佛化人生 名博

超脱的三重境界:第一、无俗,超脱俗世;第二、无我,物我合一;第三、无道,甚而超越最高、绝对的理念。
博主:王绍叶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简单生活:一种纯白描的生活场景

  星期天的午休之后,醒来家中空荡荡的,了无一人。看着窗外,闪烁在温和阳光下的满树绿叶,那么苍翠欲滴、郁郁葱葱,充满着强烈的生命力。我忽然想到,树木为什么长得如此茂盛呢?只要有阳光、土壤和水分,树木几乎可以生长在任何地域,高山或者荒原,岩石缝中,或者被污染的田地里。我明白了,就因为树木总是那样简单地,一成不变地生长着。
  
  古人言,归真返璞,则终身不辱。依我看,归真返璞,就是回归简朴的,本真的自然生活,或者说,象自然万物那样生活。自古以来,几乎所有贤哲,都主张过一种简朴的生活,以便不为物役,保持着精神的自由。事实上,一个人为维持生存和健康,所需要的物品并不多,超乎于此的便属于奢侈品。所以,让我们记住一个古老的真理,活得简单,才能活得自由。
  
  我竟突发奇想,什么时候我的生命,能象一棵树或者一棵小草那样,仅仅靠着阳光雨露,就能健康无忧地生存着,那该多好。其实,我那终生在乡下的父辈们,他们总是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让我深深懂得了,原来生活也可以这样书写,就象一撇一捺的人字那么简单,守着两三亩稻田,三分坡地,却达到了我所不能的意境,一种纯白描的生活风景。
  
  时常有这样的体验,欣赏一幅画,感动我们的并不是满纸的浓墨重彩,而恰恰是那些纯净而简洁的笔触。绘画大师能达到的艺术境界,就是因为他们真正懂得了,简单是艺术的精髓,而生活的精髓也该如此。简单地生活,就是还生活以本来面目,从根本上改变人们,对理想生活追求的出发点,努力去抛弃种种物质的包袱和枷锁,剔除其中盲目、无效的成分。
  
  确实,在现实生活中,我们总是把拥有物质的多寡,看得过于重要;总是用金钱、精力和时间,来换取一种有目共睹的优越生活,无懈可击的外表。但是,却没有察觉到我们的内心,在一天天地枯萎去。事实上,我们对物质需求得越少,得到的内心自由就越多。现代人是活得愈来愈复杂了,结果得到了许多享受,却并不感觉幸福;拥有了许多方便,却并不自由。
  
  有时候,当我们脱离了繁杂的生活环境,把手机关掉,把电脑放在家里,只带着轻松的身心,跑到没有人找到我们的地方。在山里,和山民一起采茶,一起聊家常。这样的生活,用朋友的话说,简单到只剩下自己了。我也曾在三亚的热带海滩上,看到那些西方游客们,他们只带着一本书,整天就躺在沙滩上,饿了就啃点面包,渴了就喝点水,不说话,也不走动。
  
  简单的生活,也许就这样没有目标,也没有任何功利。被称为新世纪新生活导师的珍妮特-吕尔斯,她在《简单生活》中说,我到过许多地方,发现世上有许多人的生活,比我们简单得多,然而,却能体现他们自身的价值,更平静、更悠闲。自然的生活,原本就是简单的生活,体现的自然美。无论是吃穿住行,都在追求内在的充实,心灵的自由和平静。
  
  西方正在流行新简约主义。在物质充裕的时代,这种新生活运动,不同于物质生活困顿的节俭与简单,它倡导的是一种生活态度。有钱但不奢侈,不追随时尚消费主义,新简约也不仅仅局限于外在生活的变化,它更提倡的是内心的情感,人际关系的简约。新简约主义者往往追求,在富足中享受节俭的乐趣,能够气定神闲,更理性地安排自己的生活。
    
  因此,新简约主义张扬的是,一种内在的品质特征。热爱生活,崇尚简单,忠于内心,提高幸福的感受力,强调一种纯粹的个人感受。它给我们描摹了一种幸福的蓝本,在简约质朴的生活中蕴藏着幸福,在内在宁静淡泊中蕴藏着满足;接近自然,但不要远离社会、离群索居;过自由和个性化的生活,但不要成为游手好闲的边缘人,或者愤世嫉俗的异类。
    
  简朴的生活方式,体现的是阅尽铅华之后的平淡,是人们深思熟虑后选择的生活方式,是一种表现真实自我的生活。甘愿简单,只是一种途径,而不是目的。首先,要选择或者创造生活环境的简单化,当我们不需要为外在的生活,花费更多时间和精力的时候,也就为内在的生活,提供了更大的空间与平静。享受俭朴生活的目的,就是带给我们内心世界的丰富。
  
  所以,简单的实质是一种自由,心灵上的自由。有人说,人类的需求可分为物质需求、人文需求和生态需求等三种。物质需求指人们对物质产品的占有与使用;人文需求指人们对非物质产品,如文化、艺术、教育等的精神需求,以及社会需求。而生态需求是最高的追求,指人们对人类生存环境、生态利益的关注。而简单地生活,便是这种追求的最好体现。
  
  对着午后的天地,我觉得世界从来没有今天这样,简单而宁静。云和天,花和树,站在他们的位置,从来不需要说话。而我也在默默地和自然,保持着融合的交流。周国平说,智者的共同特点是,一方面,最少的物质就能使他们满足;而另一方面,再多的物质也不能使他们满足。只要认知到,生活就是寻求自我和自然的和谐统一,那么,我们便可以降低生活的成本,而成就富有的人生。
  
  我觉得,林语堂对中庸生活的阐释,很接近简单生活的模式。他说,生活的最高类型,终究是中庸生活。其理想就是半有名半无名的人;在懒惰中用功,在用功中偷懒;穷不致穷到付不起屋租,而有钱也不致有钱到可以完全不工作,或可以随心所欲地帮助朋友;钢琴会弹,可是不十分高明,只可以弹给知己的朋友听听,而最大用处,却是做自己的消遣。
  
  而简单生活的含义,就是拥有更多的时间,更少的压力、更多的空闲;拥有更少的账单、更少的混乱、更少的清洁和维持,心灵上却保持更多的平静。简单地生活,就像一棵树的感受,世界就在这里,一直就在这里。我们是否也将不太多的日子,过得简单一些,再简单一些;让幸福琐碎一点,再琐碎一点。简单的幸福,就象美丽的涟漪,映照在平淡如水的时光里。
  
  面对繁乱多变的都市生活,有时候,真想抛却那一切,回到我的乡下去,过一种父辈们曾经或正在过的生活。我一直在反思过去的生活,把全部生命耗费在学问、名声、权力或金钱的积聚上,到临终时才悔叹,我只是使用了生命,而不曾享受过生命。这样的生活,就跟牢囚中的生活无异,而唯一的区别,牢狱是有形的高墙;而现代都市生活,面临的是无形的墙。
  
  
分类:随笔 | 评论:9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