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化人生 名博

超脱的三重境界:第一、无俗,超脱俗世;第二、无我,物我合一;第三、无道,甚而超越最高、绝对的理念。
博主:王绍叶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荒原狼:在文明时代流浪的人类

  文明究竟给人类带来什么,又将把人类引向何方?这是人类面临最困惑的问题。有如人文鼎盛时期的诗人莎士比亚,笔下的人物哈姆雷特,所提出的疑问一样,死去,还是活下去,这是一个问题。如果说哈姆雷特时代,人类还是如此自信,充满着对生命的向往和期待。而工业化时代之后,人类的精神生活便陷入万劫难复的境地,人性也遭到了灭顶的摧毁,人类从没有象今天这样绝望过。
  
  伴随工业革命的进展,从十九世纪开始,人类的精神轨迹便显示了堕落的征象。陀思妥耶夫斯基对人类肉体与精神痛苦的,震撼人心的描写,作为人类灵魂的探索者,表现了人类绝望的处境,和极端矛盾的追问。他的地下室思想,是工业革命初期人的精神的象征。因此,他被认为是表现现代人类精神堕落的始作俑者。而到了二十世纪初,卡夫卡继承了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文学使命。
  
  在卡夫卡的作品中,这充满矛盾、扭曲变形的世界里,人类显得如此惶恐不安,孤独而迷惘。遭受压迫而不敢反抗,也无力反抗,向往明天,却又看不到出路。卡夫卡深刻地表现了人类现实生活中的困境,以及不可解脱的困惑感。文明越昌盛,人类的精神却更加沦落。继而,文学的颓废感也蔓延至哲学的层面,叔本华和尼采的出现,宣告了古典哲学的彻底破产,人类信仰的最终破灭。
  
  正如尼采说的,上帝死了。而到了上世纪中期,福柯的《疯癫与文明》问世,他更宣告称,人也死了。福柯的思想,象一把尖刀插向现代社会的心脏,使得现代社会的文化认同危机四伏,反映出现代社会的重重危机。在此之前,对于人类精神病状的分析,就已经生动地出现在文学作品里了。赫尔曼-黑塞的《荒原狼》便是其中之一,可以作为那个时代的精神象征。
  
  《荒原狼》通过对个人精神疾病的讲述,展示出现代社会中,人性遭到分裂的恶果。无家可归的哈勒尔,象一只荒原狼一样,被无情地追猎,被精神疾病所折磨。哈勒尔在与赫尔米娜、帕布洛、玛丽亚等几个人物的交往中,反而更走向了人性的两难,也陷入了生命的绝境。最终,他又从歌德、莫扎特等不朽者的崇高思想中,得到了启发,摆脱了绝望,又重新回到了现实生活。
  
  其实,哈勒尔的回归,只是一种精神的错觉。因为现代生活越是把你唤醒,越是回复自己的本性,让你和低俗、平庸的事物分道扬镳,你的苦恼就越大,就越来越陷入不安和郁闷之中。直到它象一个硕大的面团,塞进了你的喉咙,让你难以咽下。人在世界中生存,就象大海里的鱼群,遇到了巨浪的冲击,经历着颠簸不安和痛苦不堪,始终无法摆脱一种对现实世界的晕眩感。
  
  哈勒尔有着丰富细腻的内心世界,他很孤独,很少向别人敞开心扉。对人世间的虚荣、做作及追名逐利,和自私浅薄,都极其厌恶。但与此同时,他又发现,这种厌恶感更多的,是指向自我。正因为如此,哈勒尔时时刻刻都处于一种,巨大的分裂和痛苦之中。用他的话来说,就是他身上,有着两种截然相反的东西在斗争着,狼性和人性,难以调和地并存着,纠结着。
  
  在他身上,人性和狼性互不协调。当人性沉睡而狼性苏醒的时候,哈勒就走向堕落;当人性苏醒而狼性沉睡的时候,哈勒就会对自己的堕落和罪恶,充满了厌恶感。正是人性和狼性的严重敌对,使哈勒尔产生了强烈的孤独感和自戕倾向。那么,拯救之路在哪里呢?他企图用身上的人性,去压制狼性,结果却陷入更大的苦闷;同样,他想用狼性来取代人性,则更加行不通。
  
  所以,无论是回归人性,还是回归狼性,都是枉然。回头根本没有路,人既回不到狼群那里,也回不到人类的童真时代。面对这个世界,所有的背谬和荒诞,只有用笑和幽默来对付。当人踏入这个魔幻的世界,从那时候起,不管是所看到的、听到的,还是呼吸到的,不管它是肮脏、血腥的,还是丑陋不堪的,它们都成了人的影子,或者说是心灵的影子,在周边回翔反复,象蝙蝠黑色的翅膀。
  
  哈勒尔向往着崇高,追逐着永恒。但是,那些鄙陋低俗的恶魔,则不时地向他招手,连拉带扯地把他扔向恶魔的掌心。他需要升华,他期盼着歌德、莫扎特,这些永恒精灵的拯救。在一个漆黑的夜晚,天上闪耀着群星,哈勒尔象荒原狼一样,发现远处泛着火光,火的影子迅速地向他的身体移动着。他看到了,这是歌德的笑、莫扎特的笑,这是不朽者们的笑。
  
  然而,《荒原狼》留下的,仍是关于人类生存和向往,一个形而上困惑而深刻的命题,不是莫扎特或者歌德的不朽能够实现的。正如黑塞自己所说,不知这一切的意义何在,却只能如此地走下去;你的心灵就是整个世界,然而真正的自我,究竟又在哪里?这是黑塞另一部小说《悉达多》,所揭示的人类信仰的困惑。悉达多就是佛在俗世的化身,连佛都那么困惑,何况人呢?
  
  悉达多希望毁灭自己,离弃自己,在深深的心底,找到一切事情的核心,自我、生命、神圣和绝对。然而,在这样做的时候,他便更失落了自我。他从先知那里学到了一切,但他们不能教,也教不到的是什么?是自我。他明白了,人活着并不能象苦行僧那样,通过虐待自己,以达到自我升华、无欲无求的境界,而是要走进最真实的世界中,去探究生活,追求生命的意义。
  
  他遇到了伽摩拉,一位美丽的妓女,在她那儿,他学会了享受爱情的欢乐;在商人那儿,学会了做生意,他以为自己高人一等、玩世不恭,但还是深深陷入邪恶的欲望里。他赌博、酗酒,不得不这样浪掷光阴,为了消磨掉他的才智、思想的能力,忘记这世上种种事物的原始。他到底为了什么,竟过上这样荒唐颓落的岁月?也许只有这样,悉达多才找到了真正的自我。
  
  或许,佛也是一只狼,在黑塞那里,悉达多和哈勒尔一样,迷惘而惶惑,一直走在荒原上,没有人能够拯救我们,因为我们是荒原狼,我们唯一的使命,就是流浪,流浪。正如那首歌里唱的,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走在无垠的旷野中,凄厉的北风吹过,漫漫的黄沙掠过,我只有咬着冷冷的牙,报以两声长啸,不为别的,只为那传说中美丽的草原。
  
  田园牧歌式的诗意栖居地,历来是人类作为荒原狼的回归,传说中的美丽草原。但是,我们不但回不去,而且与之相距越来越遥远。
  
分类:随笔 | 评论:5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
  • 头像
    王绍叶2011-06-18 01:19
    因为我们是荒原狼,我们唯一的使命,就是流浪,流浪。
  • 头像
    西沟散人2011-06-18 06:12
    回头根本没有路,既回不到狼那里,也回不到儿童时代。面对这个世界,所有的背谬和荒诞,只有用笑和幽默来对付。
  • 头像
    莲子的吟唱2011-06-18 11:12
    田园牧歌式的诗意栖居地,历来是人类作为荒原狼的回归,传说中的美丽草原。但是,我们不但回不去,而且与之相距越来越遥远。
    也许,这就是现代文明带给我们的悲哀。
  • 头像
    找不到情商2011-06-18 14:35
    据说,我们的祖先都是从非洲草原流浪出来的,结果走遍了全世界。现在全世界都是我们了。。。可心儿还在流浪,该去哪儿呢?
  • 头像
    malariamdk2011-06-18 20:07
    来访了,祝好!欢迎去我那里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