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化人生 名博

超脱的三重境界:第一、无俗,超脱俗世;第二、无我,物我合一;第三、无道,甚而超越最高、绝对的理念。
博主:王绍叶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曼殊菲尔:徐志摩唯一的红颜知己

  在男人眼里,怎样的女人才算红颜知己?一直就没有定论。我觉得,所谓红颜知己,应该是可以当成精神寄托,在灵魂上能够达成深刻共鸣的女性。而且,更多是精神层面的交流,一旦发生了爱情或性行为,这种关系也就随之瓦解了。但是,红颜知己应该不排斥暧昧的精神交流,也不拒绝两人之间卿卿我我的倾诉,甚至情欲上的相互吸引。
    
  对于现代情圣及诗人徐志摩,他的红颜知己到底是谁?一直以来众说纷纭。普遍认为,徐志摩的红颜知己是林徽因,其实,对于徐志摩,林徽因只是他追慕的爱恋对象,并不能达致精神的共鸣;有人则认为是凌叔华,一个曾经和徐志摩走得很近的才女。但凌叔华曾对胡适说,徐志摩只是我的一个文友,自今也只当我是一个,容受并了解他苦闷的一个朋友。
    
  直到垂暮之年,凌叔华仍然这样说,说真话,我对徐志摩向来没有动过感情,我的原因很简单,我已计划同陈西滢结婚,小曼又是我的知己朋友,况且,当年我自视甚高。徐志摩和凌叔华的交往,主要是在和林徽因分手之后,和陆小曼恋爱之前。但徐志摩只是把她,当成是理想的通信员。即使徐志摩对凌叔华,曾有过真诚的倾诉,那也只是为了填补,感情一时的真空罢了。
    
  或者,徐志摩只是把凌叔华当成一个替代的影子。而这个影子的实体,就是真正让徐志摩魂牵梦绕的英伦女作家,曼殊菲尔。所以,徐志摩称凌叔华是中国的曼殊菲尔。相对于曼殊菲尔,凌叔华在徐志摩心中的印象,几乎可以化为虚无。在没有见过曼殊菲尔之前,徐志摩早就对她心往神驰,并曾在心里无数次地揣摩,而徐志摩和曼殊菲尔的见面,仅仅只有二十分钟而已。
    
  但是,在徐志摩的心里,这是不死的二十分钟,永恒的二十分钟。所以,我认为,徐志摩的真正红颜知己,是曼殊菲尔。正如徐志摩说的,在感美感恋最纯粹的一刹那间,不能不承认是极乐天国的消息,不能不承认是生命中最宝贵的经验。所以,我每次无聊到极点的时候,在层冰般严封的心河底里,就会突然涌起一股消融一切的热流。而这种热流,只有曼殊菲尔才能给他带来的。
    
  顷刻间,消融了厌世的结晶,消融了烦闷的苦冻。那热流,便是感美感恋最纯粹的一俄顷之回忆。我觉得,这才是男人心底永远的红颜知己。在男人的心灵深处,在他的记忆神殿之中,永远供奉着的女神。正如徐志摩自己所说,美感的记忆,是人生最可珍的产业,认识美的本能,是上帝给我们进入天堂的一把密钥。任由天堂沉沦,或地狱开放,也毁不了他内府的宝藏。
    
  在他们见面半年之后,曼殊菲尔便不幸辞世了。徐志摩的祭文《哀曼殊菲尔》,可以说是世上最哀美的文字。他写道,她,是上帝给我那管进天堂的密钥;她,使我的灵魂内府里又增加一部宝藏。至于她眉目口鼻之清之秀之明净,我其实不能传神于万一。仿佛对着自然界的杰作,秋月洗净的湖山,霞彩纷披的夕照,南洋里莹澈的星空,或是艺术界的杰作,难以复制的杰作。
    
  你只觉得她整体的美,纯粹的美,完全的美,不能分析的美,可感不可说的美;你仿佛直接无碍的领会了,造作最高明的意志,你在最伟大深刻的戟刺中,经验了无限的欢喜,在更大的人格中,解化了你的性灵。我看曼殊菲尔,象印度最纯澈的碧玉似的容貌,受着她充满了灵魂电流的凝视,感着她最和软的春风似的神态。
    
  她仿佛是个透明体,你只感讶于她粹极的灵澈性,却看不见一些杂质。就是她一身的艳服,如其别人穿着,也许会引起琐碎的批评;但在她身上,你只是觉得妥贴,像牡丹的绿叶,只是不可少的衬托。曼殊斐尔以美称,脱尽尘寰气,一若高山琼雪,清澈重霄;其美可惊,艳阳被雪,幻成异彩,亦明明可识;然亦似神境在远,不隶人间。
    
  还有曼殊斐尔音声之美,在他习于尘俗的耳中,启示着一种神奇的意境。仿佛蔚蓝的天空中一颗一颗的明星,先后涌现。象听音乐似的,虽则明明一生从不曾听过,但却总觉得,好象曾经闻到过的;也许在梦里,也许在前生。竟似直达心灵底里,抚摩你蕴而不宣的苦痛,温和你半僵的希望,洗涤你窒碍性灵的俗累,是所冥想不得的仙界消息。
    
  我几乎想不出来,还有什么样的赞美之词,可以和它们媲美。徐志摩的文字之美,是世人所公认的,而这些赞美曼殊斐尔的文字,应该是徐志摩文字中的珠玑精品了,何况还有他那寄托哀思的诗歌呢?他在哀诗中写道,我昨夜梦入幽谷,听子规在百合丛中泣血;我昨夜梦登高峰,见一颗光明泪自天坠落;说造化是真善美之创现,为什么七彩虹不常住天边?
    
  我哀思焉能电花似的飞聘,感动你在天日遥远的灵魂?我洒泪向风中遥送,问何时能戡破生死之门?这是一种怎样锥心的疼痛,一种怎样刻骨铭心的相思?在徐志摩的心里,曼殊斐尔就象夏夜榆林中的鹃鸟,呕出缕缕的心血制成无双的情曲;即便唱到血枯音嘶,也不忘了她的责任,是牺牲自己有限的精力,替自然界多增几分的美;给苦闷的人间,带来几分艺术化精神的安慰。
    
  徐志摩曾坦诚地说,对女人,我的爱慕有着情欲的成分,这个我承认;但更重要的是,那美丽女人的身上,寄托着我那爱、自由和美的理想。对于曼殊斐尔的倾慕,正是寄托着徐志摩的这种欲念及理想。三年之后,徐志摩给新婚妻子陆小曼,送去一份特殊的新年礼物,就是一本《曼殊菲尔日记》。并加上题记称,这是一本纯粹性灵所产生,亦是为了纯粹性灵而产生的书。
  
  在徐志摩的灵魂深处,曼殊斐尔的音容是绝美的化身;而她的性灵,更是为美和爱而诞生,为美和爱而永存的,这也正是徐志摩一生的写照。因而,让徐志摩把曼殊斐尔引为红颜知己的,不但是她如若天仙,令人惊鸿一瞥的美貌;而且更主要的,是他们在精神上形成的默契。徐志摩一生中遭遇的女人很多,但称得上红颜知己的,唯有曼殊斐尔一个,除了她,有谁能让他的心灵如此反动而深切呢?
    
  徐志摩和曼殊斐尔的生命轨迹,也是如此相似。据称,曼殊斐尔是在34岁时,被肺病夺去了生命,却因此让她的美丽,得以在永恒里常驻;而徐志摩也是在英年之时,因为不测的灾变,而让生命刹然而止,却因此留住了永远的风流倜傥。也许这是他们前世许下的约言,在地无缘成为连理枝,只有在天愿作比翼鸟;因为他们死生契阔的灵魂,便是上帝准许进入天堂的密钥。
    
    
    
分类:随笔 | 评论:6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