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化人生 名博

超脱的三重境界:第一、无俗,超脱俗世;第二、无我,物我合一;第三、无道,甚而超越最高、绝对的理念。
博主:王绍叶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心灵的故乡:在那遥远、陌生的地方

  我所认识的一位才俊,年纪轻轻,却得了不治之症。在告别这个世界之前,他并不是因为死亡的恐惧,而陷入深深的忧苦;而是因为没有地方,可以作为他灵魂的归宿。在他心里,父母的乡下已然不是他的故乡。所以,在他还能够走动的时候,他独自到了一个僻远的山区,在林木蔚然、风清水秀的所在,选择了他生命最后的归宿。古人云,反认他乡作故乡,此之谓也。
  
  也许只有在那遥远而陌生的地方,才能寻找到真正的精神家园,就象那位临终的少年,把荒凉偏远的地方,作为灵魂的归宿。自古至今,那些有精神追求的灵魂,都在寻找着自己的心灵故乡,寻找着作为一个真正的人,在这个世界上最适合的位置。至此,我才明白,为什么自古以来,那么多骚人墨客、行者隐士,都把遥远幽僻的终南山,作为他们最后的精神家园。
  
  近看《空谷幽兰》这本书才知道,几千年来,中国的隐士传统尚在延续,终南山还有另一个世界存在。那里的人什么都不想要,只想过一种简单的生活,在云中,在松下,在尘嚣外,靠着月光、芋头过活。除了山之外,他们所需不多,一些泥土,几把茅草,一块瓜田,数株茶树,一篱菊花,风雨晦冥时片刻的小憩。他们都很清贫,但他们是我们这个时代,最幸福、最有智慧的人。
  
  由此,我想到现代人普遍的处境,我们越来越失去精神的家园,都市化的生活,让我们失去了真正意义上的家园,我们已经没有故乡了。在我们所栖身的城廓里,又是怎样的一种状态呢?人性沦落在那一片虚假的繁华之间,生命陷入毫无休止的奔波劳碌之中,灵魂却找不到归宿。就象那些故去的老者感叹的,他们的子孙都背弃了故乡的土地,宁愿象狗一样,在城市里流浪,或乞食。
  
  确实,从地域上看,我的故乡虽然并不遥远,但在心灵上却是如此陌生;在我的心里,故乡象一个蓑衣独钓的老者,在那烟雨朦胧中,有着一片忧伤作为底色的诗意。因此,我不敢接受故乡的任何变化。我知道这一切都无法挽留了,我知道人类文明的变迁,已经荡去了故乡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温情与悠闲。故乡,就让我把对你的爱藏在心里,而从更远的意义上,去靠近你,想念你。
  
  当我默念着古人的诗句,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忽然明白了古人,那些幽冥而不可洞见之憾恨,也明白了望断乡关的惆怅。乡关,或许不是出于对故乡的思念;乡愁,也未必尽出于回家的渴望,而是一种对生命、对心灵故乡的呐喊,一种回归自我的追求。原来潜存于诗人内心深处的乡愁,是一种生命的惆怅,一种因面对宇宙浩瀚,而产生对生命不确定感的无奈。
  
  我也明白了,那些到过西藏的旅者,为何都怀有一种朝圣的心境?因为那里有一片最洁净、最靠近天空的雪域高原。在西藏神秘的土地上,自然是具有神性,可以和灵魂对话的永恒存在。当旅者行走在渺无人烟、旷达无垠的高原上,看见旷野中偶尔闪现的绿树和灌木,到处猎猎飘扬的五色经幡,都会感到神圣而遥远,熟悉而又亲切,都自然会把那一片神秘的雪域高原,作为灵魂的故乡。
  
  日本画家东山魁夷,从北欧归来时,画了许多风景画。这些画表面上似乎没有什么特别,但人们一眼就可以看出,它们都是东山魁夷所作,也读出了一种纯粹的日本文化韵味。东山魁夷在与异国的大自然邂逅中,在那片异邦的土地上,产生了一种如归故乡的感觉,因此,他找到了一片可以与之对话的风景。从画中感受到,他对那片异国风景,倾注了浓重的故乡情感。
  
  还有法兰西画家高更,有一天醒来,突然发觉厌恶了繁华的都市。于是,他抛弃了妻子儿女,漂泊到遥远而原始的塔希提岛,找到了他所向往的精神家园。他写道,一股稳定祥和的力量,已逐渐侵入我的身体,巴黎的紧张生活早已远去,明天、后天乃至永远,这儿都会永恒地存在。虽然他最后贫病交加、客死他乡,但是,人们发现他的小屋门口木牌上,分明标榜着,快乐之家。
  
  千百年来,多少文人墨客笔下的故乡,在深层意义上指的,并不是指某一个地点,某一片土地,而是心灵上的故乡。想到这里,在我的心境上,也自是宽容了许多。人无法选择地域上的故乡,但可以选择心灵的故乡,与大自然为伴,让心灵在一次次的洗礼中得以升华。很多年之后,就会发现,心灵的故乡是那么熟悉和亲切,人生将是那么地美好和纯洁。
  
  柏拉图认为,人的灵魂来自那完美的家园,那里没有任何的污秽和丑陋,只有纯净美丽的一切理想。故乡便是这样一个美丽的家园。当灵魂离开了家园,来到这个世界,漂泊了很久,寄居在一个躯壳里面,它忘记了自己是从哪里来的,也忘记了家乡的一切。但每当它看到、听到或感受到,这世界上一切美好的事物时,就会不由自主地感动,就觉得非常地舒畅和亲切。
  
  人的灵魂知道,那些美好的东西来自它的故园,那似曾相识的纯净,和美好唤醒了它的记忆。于是人的一生,他的灵魂都极力地,追寻着那种回忆的感觉,不断地朝着自己的故乡跋涉。确实,我们所向往的灵魂家园,往往不在我们所处的环境中,而在于遥远,可望不可即的地方。它就在生命的尽头,需要我们终其一生去追索。而追索的历程,也就是返乡的路程。
  
  奥地利诗人兼作家,赫而曼-黑塞也曾经说过,乡土、血统和祖先的语言,并非一切的一切,在这世界上,还有超出这一切的东西,那就是人类的精神追求。在这世间,有一种使我们一再惊奇,而且让我们感到幸福的可能性。那就是在最遥远、最陌生的地方,发现了一个熟悉的故乡,并对那些似乎极隐秘和最难接近的东西,产生了无限的热爱。
  
  在那最遥远、最陌生的地方,往往能发现灵魂的故乡,那是我们真正的精神家园,或者生命最终的归宿。
  
  
  
分类:随笔 | 评论:7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
  • 头像
    王绍叶2011-05-31 04:09
    在那最遥远、最陌生的地方,发现了一个故乡,那是我们真正的精神家园,或者生命最终的归宿。
  • 头像
    本地风光20092011-05-31 10:13
      当我默念着古人的诗句,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忽然明白了古人,那些幽冥而不可洞见之憾恨,也明白了望断乡关的惆怅。乡关,或许不是出于对故乡的思念;乡愁,也未必尽出于回家的渴望,而是一种对生命、对心灵故乡的呐喊,一种回归自我的追求。原来潜存于诗人内心深处的乡愁,是一种生命的惆怅,一种因面对宇宙浩瀚,而产生对生命不确定感的无奈。

    心有慼慼
  • 头像
    千江雪月2011-06-01 13:01
    这个时代,多少人迷失在都市水泥森林里,彷徨四顾。
  • 头像
    迟暮美人20092011-06-01 20:24
    自古至今,那些有精神追求的灵魂,都在寻找着自己的心灵故乡,寻找着作为一个真正的人,在这个世界上最适合的位置。
    ———
    可忙碌一生,“彷徨四顾”,哪里又是一个孤独的“生命最后的归宿”?
  • 头像
    Cynthia_X2011-06-04 09:03
    现在人缺少的就是精神家园,有一次我看了一朋友的文章,他在西湖的环湖路上一个人走了一夜,我当时想他这是否是有病,后来我想了后才明白,他是在和夜色对话,在和西湖交友,在和星星作伴,是我没有理解他,他是寻找他心灵的家园,如果我再碰见他,我要向他致欠。
  • 头像
    恬淡书风2011-06-04 09:29
    “我知道人类文明的变迁,已经荡去了故乡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温情与悠闲。”

    ---其实,让我们产生故乡非故乡的感觉,并不是文明变迁的缘故。在中国,任何地方的城乡都被变得面目全非,这不是文明的错,是人祸!
  • 头像
    西沟散人2011-06-07 14:20
    人无法选择地域上的故乡,但可以选择心灵的故乡,与大自然为伴,让心灵在一次次的洗礼中得以升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