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化人生 名博

超脱的三重境界:第一、无俗,超脱俗世;第二、无我,物我合一;第三、无道,甚而超越最高、绝对的理念。
博主:王绍叶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黎明:男人是晨曦中开放的花朵

  早晨淋浴,这是我坚持多年的习惯。总觉得,淋浴之后,以一个净身来迎接黎明,就象圣徒面对至高无上的神。记得有一次,在北方腊月时节,我以冰冷的水滴,洒在身体之上,皮肤便显现出一片新鲜的透红,就象婴儿的肤质,整个人也有了重生的感觉。对于我,面对每一个黎明,都有一种朝圣的心情;每一缕晨光,都是编织生命锦绣的金丝线。
  
  小时候,总是母亲把我引向黎明。当我还在梦乡中,母亲早就闻鸡而兴,为我们准备早餐,准备一天的活力。在我心里,那些早起的人们,都是勤劳善良的人们;而在黎明时分还在懒床的人,错过黎明的人,往往是身心龌龊的人。印度婆罗门教的经书《吠陀经》中也说,一切知者,俱于黎明中醒来。所以,人类最美好,最值得纪念的举动,都发生于黎明的这一时刻。
  
  当我在早晨的空气中入浴,清凉沁入肺腑;似乎把不惑的年龄,岁月的瘢痕全都洗去,留一份晶莹剔透,相对黎明。也许天真的代价太高,我们要以全部的现实,才能赎换童年的一年,一个月,一天,不,仅仅一分钟。只要把晨光啜饮,浏览人生之美景,任生涯似黄花凋零,或者,索性闭上眼,构思乾坤一片澄清,洗浴让我寻回了生命的真况。
  
  我一直以为,在早晨沐浴的男人,是最有魅力的;而在黄昏里出浴的女人,也是最妖媚的。那些沐浴之后的男人,和那些睡眼惺忪的男人,从家里走出来的形容姿态,毕竟不一样,从异性的眼光中,便可看出。后来,看了一些医学书籍,竟然找出了男人晨浴的好处,在于增强性功能。这是我始料不及的,但也只好默认,也许吧,起码不是以讹传讹就好。
  
  在黎明时分,涌进我们头脑中的思想,总是那么纯净而绮丽,就象染上了曦光的花朵一样,灿烂而明媚。当洗浴之后,坐在窗前,对着清朗寥廓的人世间,迎接天边第一缕晨光的降临。我吟咏着艾略特的诗句,灰色的云,红色的云,编织在东方;窗台上的花朵呵,转身迎向黎明;一瓣接一瓣,等待着阳光,新鲜的花,枯萎的花,花朵开在黎明。
  
  面对黎明,我是否也成了一朵花?这很可能,在这种心情之下,任何事物都会与美好关联的。而晨浴之后,我便成了带露开放的花朵。就象川端康成所感受的,我仿佛是黎明时分,残月映照着的花儿。男人是晨曦下的花朵,女人是黄昏里的花朵,原来女人装饰着夜晚,而早晨则是由男人来打扮;男人的朝气,也是由早晨的露气滋养着的。
  
  自古以来,早晨淋浴都是一种迎新的仪式。据说,商朝的开国君主成汤王,曾在自己浴盆上,镌刻了这样的铭:苟日新,日日心,又日新。通过晨浴来去除污垢,保持自身的洁净,也是思想洗礼的前提。而精神上的洗澡,就象庄子所说,澡雪而精神;以雪来浴身,喻清除意念中的污垢;或者象《礼记》中所明示的,澡身而浴德,这是儒者修身养性的最佳途径。
  
  崇尚自然的心灵,总是对黎明充满向往。就象古希腊人一样,虔诚地向着曙光女神祭拜。正如梭罗所说,我清早起床,然后下湖去沐浴。对于我来说,这是一种具有宗教意味的修炼,也是所办到的最好的一件事情。每一个清晨,都是令人欣喜的邀请,令我的生活与大自然同样朴实。也许我能说,我自己就象大自然本身一样,那么纯真无瑕,晶莹剔透。
  
  在印度,自古以来都认为,恒河是洗涤罪孽、免除轮回之苦,升入梵界、与梵合一的最直接途径。在恒河中晨浴,便可以洗去俗世的铅华,成就精神的皈依。当太阳升起之前,几乎所有的人都将跳进河水中。无论是双手合十祈祷的,涂满肥皂搓洗头发的,直接用手指或小木棍刷牙的,游泳的,洗衣服洗床单的,每个人的脸上,都有一种忘我的安宁和满足。
  
  面对黎明,梭罗的窗户飞进了一只蚊子,但在他听来,却是一曲英明的乐章。他说,那微弱的嗡嗡声打动了我的心,我好像听到有支号角在奏响,赞美英明的乐章。这乐章便是《荷马史诗》中的安魂曲,在天地之间回荡着。它包含着宇宙本体的质感,不断宣泄着世界的无穷经历,和生生不息的回应。
  
  确实,黎明时分,是一天值得回味的时刻,是觉醒的时候。然而,假若我们并非被自己的天赋所唤醒,而是被谁用手肘生硬地推醒;假若不是由身心的渴求,来将自己唤醒,而是被人间的喧嚣所唤醒,便痛失了悠扬回荡的天籁之音,还有那弥漫于空中沁人心脾的芳香。即使苏醒过来,却并没有抵达比深眠中更加崇高的境界。这样的白昼,也是毫无期盼可言的。
  
  而对于思维活跃、精力旺盛,而紧紧追随太阳脚步的人,白昼便是他永远的清晨。这一切,与时钟的鸣响报时,或与人们从事何种劳动或持何种态度,毫无关联。假如一个人不愿相信,每一天都拥有一个更早、更为神圣的黎明时分,反而去玷污它,那他对生命已失望之极,正踏上一条堕落而黯淡无光的不归之路。
  
  内心感受黎明的时刻,就是修身养性的最好时刻,就是为了抛弃深沉的睡眠而做出努力。因此,我们必须学会重新苏醒,学会保持清醒,但不要借助机械的力量,而应将无尽的期待寄托于黎明,即使在最深沉的睡眠之中,黎明对我们也始终是不离不弃的。
  
  
  
  
  
分类:随笔 | 评论:5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