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化人生 名博

超脱的三重境界:第一、无俗,超脱俗世;第二、无我,物我合一;第三、无道,甚而超越最高、绝对的理念。
博主:王绍叶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嗜烟男女:吸烟确是灵魂上的事

  浮云或流烟,所制造出来的虚无缥缈的感觉,都是中国人所向往的。因为在那其中,可以故作优雅,可以陶醉,可以逃避,也可以自我颓废,自成一统。不管那云烟,是自然的岚气所致,还是香烛间冉冉升起,或是于指上缭绕成景,都是灵魂的装饰和陪衬。基于这样一种认知,来看待国人吸烟的风气,我觉得,应该是很顺当的事情了。
  
  虽然吸烟文化,对于中国人是纯粹的舶来品。据考证,直到明朝时,才从境外传入,包括烟草的种植,烟具的使用,以及吸烟的习气,都是如此。但是,到了现在,中国早就是世界第一产烟、吸烟大国,也是烟民最多的国家了。在吞吐的烟雾之间,中国人的生活境地被涂染,精神被烟尘掩没。不过,我们也可以从云烟缭绕之中,窥见出民族之魂来。
  
  有人说,鲁迅是民族魂的象征,那么,鲁迅的思想和实践,几乎都和他嗜烟的习性相关联。正如许广平在回忆中记述的,凡是和鲁迅先生见面比较多的人,大约第一印象,就是他手里面总是有枚烟拿着,每每和客人谈笑,必定是烟雾弥漫。我头一次到他北京寓所访问之后,深刻的印象,也是他对烟的时刻不停,一支完了又一支,不大用着洋火的。
  
  可见,通过吸烟表现出来的,是鲁迅特有的精神气质,和哲思的形象。因此,鲁迅留给我们经典的影象,几乎让人怀疑其是为香烟代言广告的。现代中国另一个文化圣贤林语堂,虽然和鲁迅的思想大相径庭,但是,在嗜烟这一点上,却有着惊人的相似,并有过之而不及。人称,只要清醒不眠时,林语堂就抽烟不止,他甚至宣称,我的文章都是尼古丁熏出来的。
  
  林语堂嗜烟,如同事业与爱情一样重要。他多次表示,我要有一个好的图书室,几根好的雪茄烟,一个了解我,不扰乱我工作的女人,这是能使我快乐的东西,我将不再要别的什么了。他曾诙谐地表达对婚姻的期许,对妻子极其忠实,因为妻子允许他在床上抽烟。把可以在卧室里自在抽烟,作为婚姻美满的必要条件。他总是说,这是完美婚姻最普遍的特点。
  
  据说,中国男人最流行的口头禅,饭后一支烟,赛过活神仙,便是林语堂的发明。他考察了古今中国文学,便觉得提到香烟好处者甚少。只有从纪晓岚的烟斗装一二两烟,吸一二小时的痛快,才看到少许吸烟文化的痕迹。因此,他决心光大中华之吸烟文化,把吸烟视为魂灵之上的事。他宣扬不吸烟,就不能欣赏稼轩之词,摩诘之诗,贝多芬之乐,王实甫之曲。
  
  林语堂对于香烟的赞美和倾倒,几乎达到了登峰造极之地步。他写道,毫无错误、正直而无感、毫无诗意的人们,从不会领略吸烟在道德上和精神上的裨益。而口含烟斗者,便是最合我意的人,这种人比和蔼、恳切,较为坦白,又大都善于谈天。我总觉得,我和这般人能彼此结交相亲。因此,口含烟斗的人都是快乐的,而快乐终是一切道德效能中之最大者。
  
  如果说,鲁迅的嗜烟胜于生命,铸就了一个民族之魂;那么,林语堂的吸烟文化,更多的是一种生活情趣的张扬。在这两位贤者身上,我们同样可以感觉到,吸烟确实是灵魂的事,而非常人所认为,吸烟是一种恶习或者流气所致。反而,林语堂曾戒过烟,却把它视为教训,他觉得,无端的戒烟,断绝我们灵魂的清福,这是亏负自己,而无益他人道德的行为。
  
  也许有人会觉得,那些不凡的男人,吞吐的烟雾过于高深莫测,那么,名星女人和香烟又能组合成怎样的风景呢?在我的印象中,张爱玲是个嗜烟的女人,她的优雅和沧桑,总是和手中的香烟,和古典的旗袍分不开的。因此,张爱玲对吸烟的感受,更多是出于对爱情的怨叹,以及对生活的遭逢感遇上。她曾说过,一个女人如果连烟都可以咽下,就没有事是不能咽下的了。
  
  就这么淡淡的一句,就几乎道尽了所有女人,对于吸烟的感受。有人曾记述这样一个片段,当胡兰成刚刚从张爱玲那里离开,留下一堆抽烟后的烟灰。他走后一烟灰盘烟蒂,她都拣了起来,放在一支旧信封里,留做纪念。在张爱玲的眼里,男人的爱情也许就是这样,在腾云驾雾的洒脱之中,在男人的弹指之间,轻便地成了灰烬,成了女人掌心里留不住的细沙。
  
  在张爱玲的小说《沉香屑-第一炉香》中,有这样一个耐人寻味的细节。她写道,乔琪告诉她,她只能做他的情妇,这有如青天霹雳。和葛薇龙原来的期望,相差太远了,她仿佛一连向后猛跌了十来丈远。葛薇龙的青春,就像乔琪抽烟时打火机的光,火光一亮,嘴上仿佛开了一朵橙红色的花,花立即谢了,又是寒冷与黑暗。女人的寂寞,是男人留下的一地烟灰。
  
  虽然我拒绝女人身上的烟味,但不能不欣赏吸烟女人的优雅。选择了吸烟的女人,也就选择了一种凄美和孤绝。因此,吸烟的女人,更象是一朵黑夜里的曼陀罗,把她们心中的伤与痛一起绽放。在我看来,没有经过沧桑的女人,是没有理由去吸烟的。而那些吸烟的女人,也都懂得,所有销魂的东西,都是短暂的;但一切的美丽,也正是因为短暂而诞生。
  
  也许女人,只要能够咽下烟灰,忍受了男人的烟味,便可以超脱生活,驾驭住男人,就象鲁迅身边的许广平,或林语堂枕畔的廖翠凤,领略到男人高远的云烟世界。即使女人一旦离开了男人,也只有那烟草味道,才是最值得怀想的。就象那首歌中唱的,想念你的笑,想念你白色袜子和身上的味道;想念你的吻,和手指淡淡烟草味道,记忆中曾被爱的味道。
  
  
  
分类:随笔 | 评论:2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
  • 头像
    王绍叶2011-05-19 01:29
    浮云或流烟,所制造出来的虚无缥缈的感觉,都是中国人所向往的。
  • 头像
    黑森林之鹰2011-05-25 10:06
    是烟成就了鲁迅和林语堂,还是鲁迅和林语堂让烟变得更为人所熟知——还难下定论,至于吸烟对人在道德和精神上有裨益,则实难以让人信服。
    “虽然我拒绝女人身上的烟味,但不能不欣赏吸烟女人的优雅。”——这和我拒绝鱼的腥味,但不能不喜欢鱼肉的美味一样,这两者能分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