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化人生 名博

超脱的三重境界:第一、无俗,超脱俗世;第二、无我,物我合一;第三、无道,甚而超越最高、绝对的理念。
博主:王绍叶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玩文字:中国文人的心灵游戏

  中国的文字,绝对是人类文明史上的奇葩。世上还没有哪一种现存的文字,象汉文字一样是从远古时代,一脉相承发展演化而来的。我们都把三皇五帝作为民族的始祖,须不知,真正把我们从昏昧的时代,带往文明境界的,应该是造字的仓颉。当然,这个人物多半是不存在的,因为在史前的传说之中,并没有关于这个最大的圣贤的蛛丝马迹。
  
  所以,鲁迅指出,要之文字成就,所当绵历岁时,且由众手,全羣共喻,乃得流行,谁为作者,殊难确指,归功一圣,亦凭臆之说也。但是,我还是欣赏《淮南子》上描述的,昔日仓颉作书而天雨粟,鬼夜哭。大意是说,仓颉造字的时候,天空下起了谷子,鬼神也在夜里哭泣。说明文字的诞生,和圣人的横空出世一样,都是惊天地、泣鬼神的事件。
  
  我曾想着要摒弃中国文字,但是,现在改变了主意,我越来越被汉字的魅力所折服。由于中国文字是象形文字,所以,中国人的语言是具象性的,中国的汉字,也是最丰富多彩的文字。在这种文字里,一切显得那么灵动,又那么谐和。就算是一个文盲,只要面对这些富于生命力的文字,同样可以感觉出它的内蕴,就象史前的先民,感悟八卦示意图一样。
  
  世上最好玩的文字,当属汉字。也不知从何时开始,中国古代读书人都喜欢玩文字。汉代的许慎应该是玩文字的第一人,他写出了历史上第一部解析文字的著作,《说文解字》。他说,盖依类象形,故谓之文;其後形声相益,即谓之字,这便是关于文字的最初表述。而到了唐朝,骚人墨客玩文字的雅好,已经蔚然成风,并将这种风气美其名曰,炼字,或者炼词。
  
  因此,炼字,便成了汉语特有的修辞方法,也是衡量文人素养和境界高低的一种标准。而关于炼字的人和事,几乎都成了美谈。诗圣杜甫有诗曰,为人性僻耽佳句、语不惊人死不休,便是这种美学追求的典型写照。诗人贾岛也自称夜学晓不休、苦吟鬼神愁,甚至有人把炼字用功,比喻为天底下最苦的人,杜荀鹤有诗曰,江湖苦吟士、天地最穷人。
  
  文字玩到了一定的地步,就叫苦吟。只要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也是值得的。炼字偶得,所带来的精神愉悦,是无可模拟的。因此,才有了贾岛推敲的典故发生。有书记载,贾岛初赴举京师,一日,于驴上得诗句云,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始欲着推字,又欲着敲字,炼之未定,遂时时引手作推敲之势。时韩愈吏部权京兆尹,岛具对所得诗句,韩立马良久,曰作敲字佳。
  
  还有,就是红杏枝头春意闹的佳句,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对这个闹字的评价是,着一闹字,境界全出。又或者春风又绿江南岸,其中的绿字,据说,大儒王安石当时挑选了十几个字,最后才想出这个绿字的。也正是有了这样的炼字风气,才有那些流传千古的佳构妙辞,故前人有百年炼字,千年炼句之说。所以,才会有唐诗空前绝后的辉煌。
  
  我甚至想,现代人写诗,就是因为没有好好继承炼字的传统,所以,也就不再有好诗问世。可见,玩文字不仅仅是文人的雅好,而更是一种文学传统。小时候,就是因为听着老师讲这些炼字的故事,才使我对写诗的人,有了神圣的景仰,也就学着去附庸风雅,涂鸦着写起诗来。至今每每拿起诗歌文本,都会想起小时候,听着国文老师读诗时,那抑扬顿挫的情调。
  
  在古代,玩文字的花样,可谓层出不穷。诸如回文诗、图形诗、文字塔、拆字、藏头诗、妙语联等等,璇玑妙语尽现于此也。而且,玩文字也不单是士大夫们的专利,古代小女子玩文字的境界,一点也不在须眉之下。唐朝才女苏蕙的璇玑图,共计八百四十一字,循环往复皆成诗、上下左右合为韵,有人竟从中读出诗歌,共四千二百零六首,堪称世界文字奇观。
  
  不过,玩文字后来被皇帝老子或老娘们效仿,把玩天下象玩方块字一样,易如反掌。作为中国唯一一个女皇帝,武则天从小熟读文史,是一个爱玩文字的人。她一直笃信,文字有着一种特殊的魔力,可以辅助她完成母仪天下的基业。因此,她给自己的儿子取名李弘,这本是道教的一个谶语;显然,武则天企图借着为儿子命名,来昭示她最终统治天下的奢望。
  
  谁都知道,武则天姓武,但很少有人了解,为何武则天把国号唐改为周呢?因为武姓出自姬姓。据传,周平王的少子姬武,从娘胎里手掌上,便纹路形状象武字,周平王便赐其为武氏。后来他的子孙以武为姓,这便是武则天改唐为周的原因。而我觉得,武则天玩文字最出色的一招,就是死后为自己立了个无字碑,此处无字胜有字,达到了玩文字的最高境界。
  
  总之,玩文字往往是历朝统治者的伎俩之一。而让文人始料未及的,是他们所擅长的玩文字之雕虫小技,竟然被统治者所利用,来做天下文章,加害于始作俑者。演变成中国特有的政治游戏,文字狱。于是,有人竟然因为写了风花雪月的文字,如清风不识字,何事乱翻书;明月有情还顾我,清风无意不留人这样的诗句,被视为存心诽谤皇帝,而照大不敬律斩立决。
  
  由此,玩文字真正变成了玩文字的游戏,这便是文人的堕落,也是社会的堕落。有人认为,在人文思想上,中国人也有四大发明,奠定了中国文明历史的基础。分别就是太监政治、小脚文化、造假艺术及文字游戏。其中,真正伟大的发明,列四个发明之首的,就是文字游戏。已故著名语言学家王力也曾说过,拼音文字是法治的语言,而象形文字是人治的语言。
  
  中国式的文字游戏,如同玩弄巫术一样,是愚弄人民,并导致民众之间,无法相互信任的鬼把戏。所以,玩起来不是一般的残酷,而是整个社会的荒诞不经和道德沦丧。实际上,这不应该怪罪文字本身,而在于社会体制多弊,社会道德沦丧,以及政治对社会生活的消极影响。是病态的社会,导致文字成了腐朽,语言成了愚弄欺诈同类的手段,也严重违背了玩文字的初衷。
  
  玩文字本是一种风雅,而把文字当游戏,却是一种地地道道的堕落,包括人格的贬值。鲁迅笔下的孔乙己,应该是玩文字游戏时代的产物。我到现在还不知祥,孔乙己所说的,茴香豆茴字的四种写法,到底哪四种?不甚了了。而对于人们热衷的,福、寿两字的一百种写法,也很不以为然。我始终认为,玩文字是高尚的,玩文字游戏却是卑劣的,起码是无聊的。
  
分类:随笔 | 评论:3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