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化人生 名博

超脱的三重境界:第一、无俗,超脱俗世;第二、无我,物我合一;第三、无道,甚而超越最高、绝对的理念。
博主:王绍叶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夏日午后:时间象麻醉灵魂的毒药

  总是喜欢夏日午后的宁静,就象亢奋过后的身体,是如此懒散无力,却又那样闲适。坐在河边的绿荫里,那摆动的树枝,摇着熠熠的阳光,闪动着金色的光影。一丝丝凉爽的绿意,抚摸着我的勃颈,让我心里半醉似的,充满了狡黠的自慰和快意。那些青青的莲雾果子,隔着矮矮的篱笆,很诱惑地向我眨着眼睛,但我已经没有了那份垂涎的欲望。
  
  生命在这样的时刻,似乎完全地涣散开来。于是,我闭上眼睛,静静地享受这个寂静的午后,因为这个世界的喧嚣和繁华,常常使我感觉丢失了一些东西,当我坐在这一片宁静里,一无所欲的时候,才找到了它。此时,我更想象一条狗一般,睡意朦胧,将四肢舒展了,无聊地打着哈欠,一身慵倦躺卧在斑驳的阳光下。只有这样的时候,就不用夹着尾巴了。
  
  当然,在夏日午后,还可以有别的生活形态。村上春树曾经在他的散文《夏天》中,直接表达过对夏天的喜爱。他说,夏天最让人欢喜。在太阳热辣辣照射下来的午后,穿一条短裤,边听摇滚边喝啤酒,简直美到天上去了。因此,他很埋怨夏天的短暂,不到三个月就过去了,实在令人惋惜。生命还是从夏天开始为好,而死的时候,最好也赶在夏天。
  
  据说,村上春树是在25岁那年,在一个洒满阳光的夏日,他躺在异国的草地上,一边喝着啤酒,一边看着棒球赛,突然决定要写一部小说。之后,夏天这种意象,在他的前期小说中反复出现。在他的处女作《且听风吟》中,便有这样的描写,我沿河畔下到海边,把脚伸到河水里浸凉。看着网球场里,那两个晒得红扑扑的女孩,阳光在午后是如此灿烂。
  
  那柔和的南风,送来海水的馨香,和沥青路面的焦味,使得我想起往昔的夏日。女孩肌体的温存,过时的摇摆舞曲,刚刚洗过的无袖衫,在游泳池更衣室吸烟时的甘美,稍纵即逝的预感,一幕幕永无休止的甜蜜的夏日之梦。而在某一年的夏天,已记不清什么时候了?那梦便一去杳然,再也不曾光临。一切宛如揉过的复写纸,似无不同,却是不可挽回的改变。
  
  只是在每个夏日来临时,就抽出那张沙滩男孩《加利福尼亚少女》的唱片,打开啤酒,听了好几次。喜欢夏天,有如喜欢懦弱,喜欢痛苦和难堪。喜欢夏天的光照,风的气息,蝉的鸣叫,喜欢这些,喜欢得不得了。还有和你一起喝啤酒,在五月温存的阳光下,觉得生也罢,死也罢,都是同样闲适而平和。我仰面躺下,谛听空中云雀的吟唱,听了几个小时。
  
  在村上春树心里,甚至想到死时,最妙的感觉也是,噢,能在这夏天里,听一听沙滩男孩该有多好啊,但愿我能如此地死去。在夏日午后的阳光下,感觉时间就象麻醉灵魂的毒药,让灵魂沉醉,麻木或颓废。我显然也已经陷入了,一场妩媚的梦境而无法自拔,任凭自己的身体,一点点沦陷在芬芳的沼泽。眼睁睁看着一切转变,却不想,也不能做出任何阻滞改变的努力。
  
  在阳光下,空气总好象紧绷绷的,似乎稍微用力一踢,一切都将顿然土崩瓦解。因此,村上春树的夏日午后,其实就是青春消亡之后的伤逝。而席慕容的夏日午后,更象是一个绮丽的梦境。她写道,想你,和那一个夏日的午后;想你丛林深处缓缓走来,是我含笑的出水的莲,是我的最温柔,最易疼痛的那一部份;是我那圣洁而遥远的,最不可碰触的华年。
  
  极愿,一切如庞贝的命运;将最美丽的在瞬间烧熔,含泪成为永恒的模子;如能一次次地在千万年间,重复地,重复地,重复地嵌进你我的心中。席慕容的诗歌,极少表现得如此隐晦的。在夏季的平静中,透露着一丝丝骚乱。最易疼痛的那一部份,期待着重复地嵌进,隐射了肉欲的蠕动。这五月的午后,也许是她少女不可触碰的华年里,最初那一次温柔的伤害。
  
  美国自白派女诗人普拉斯,在《高烧103度》这首诗中写道,我想我正在上升,我想我会升腾起来,热气的水珠蒸发了,还有我的爱情;我是纯粹的乙炔,处女地,盛开着玫瑰花丛,盛开的吻和盛开的天使,无论粉红色象征着什么,既不是你也不是他;是自我在分解,老妓女的衬裙里,有通往伊甸园的路径。那卷须往茎上拉的是血块吗?不,那是夏天可以吃的红花。
  
  我觉得,席慕容和普拉斯都是在自白,一种夏日午后的亢奋和呻吟。而我这个懒散的午后,梦境里早就没有了绮丽和粉红。醒来的我,仰望着树荫,看着地上的懒狗,仍不明白,生活同梦境有着怎样的连牵呢?我几乎被宁静融化了,不知道唤醒往事,对于我将意味着什么。但此时,我强烈感觉到,这也许是一场深刻的灾难。我宁愿被时间囚闭起来,也不愿和过去相逢。
  
  夏天给予我们的,也许只是一种感觉。就象爱过之后,一种疲乏和空虚。我抚摩着大地,有虫子慢慢往地上钻,蚂蚁不停地搬家,落叶很舒坦地弥留着,河上的莲荷如踏波仙女般升起。我想起我那曾经的初恋,就发生在夏日时分。那时候,正当我享受着爱的甜蜜,却无端对于夏季产生恐惧。正如村上春树所担忧的,这个,我也莫名其妙,莫非是因为夏天快要结束了?
  
  
  
  
分类:随笔 | 评论:6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