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化人生 名博

超脱的三重境界:第一、无俗,超脱俗世;第二、无我,物我合一;第三、无道,甚而超越最高、绝对的理念。
博主:王绍叶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爱情:跟植物一样幸福

  夏天的午后,往往多雨,尤其是经过亭午阳光的火燎火烤之后,骤然下一场雷阵雨,就象造物主施舍的甘霖。雨打在地上,尘土飞溅,似踢踏的舞者;树枝摇曳,成酩酊大醉之老汉,是何等的酣畅淋漓,到处洋溢着难得的幸福感。由此,我想起海子的诗,活在这珍贵的人间,泥土高溅,扑打面颊;活在这珍贵的人间,人类和植物一样幸福,爱情和雨水一样幸福。
  
  人类和植物一样生活,爱情和雨水充沛的植物一样幸福,这是海子曾经的理想。其实,越是久远的年代,便越是可以看到,爱情就象植物一样,枝繁叶茂,自由自在地生长。在最古老的爱情诗篇《诗经》里,爱情保持着原生态的存在方式。《关雎》篇中,那参差的荇菜,左右流之,正如窈窕淑女,君子寤寐求之。而求之不得,寤寐思服;优哉游哉,辗转反侧。
  
  荇菜匍匐于水流的怀抱中,左右分之,流荡自如;枝叶间流转着阴柔的香气。绵绵的荇菜,与水涡潜流共舞,发散着一种情感的质地,将爱人的心态气象吐露于小河边。在缠绵悱恻的氛围里,情思如缕,缠绕环复;在季节的水波中,翻覆、延展、清晰或模糊。在《静女》篇中,让我心驰神往的,是一种叫彤管的植物,这是一种红色的管茎草,是淑女送给君子的礼物。
  
  于是,君子怀思静女其娈,贻我彤管。在君子眼里,淑女优雅而美丽,正如彤管一般。虽然只是一棵平凡的小草,但却比之荷包、戒指、耳环、项链的价值毫不逊色,而且,更见情真意切。看着彤管,似乎看见情人的倩眼,看着它,有如相互凝神;揣摩着彼此的神态、心境,便觉得奇妙而幸福。在君子的眼里,彤管草不仅仅是一种植物,而是珍贵的人间里,最值得珍惜的情感。
  
  还有《桃夭》里写的,桃之夭妖,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在我的意象中,那是一种爱情盛放最繁华的情状,使人间徒然增色。在《诗经》里,植物与人是如此和谐,和爱情是如此情景交融。一种纯然的精神状态,妙不可言的交流,潜移默化的体认。人在植物之中,又回到了自身,情感之花次第绽放。因此,心灵的自在,与植物的自然相通时,人该是最幸福、最舒展的。
  
  爱情就象植物一样,要慢慢地生长,慢慢地等待收获。而不象现时的都市爱情,跟许多展现于我们眼前的东西一样,都是快速而短暂,直白赤裸而无内涵的。爱情不再需要漫长而美妙的等待,只要有一次夜店的邂逅,几条暧昧的短信,或者历经短暂的隔空闲聊,爱情这桩事儿,就算妥了,妥了。正因为爱情消失了美好的品质,才会有满街粗俗不堪的,到处泛滥的爱情大甩卖。
  
  我总觉得,爱情之所以美好,并不是它给我们带来多大的感官享受,其最大的魅力,是来自那令人遐想又困惑的神秘,和伴随焦虑和颤抖的期待。于是,在这信息时代,只要敲一敲键盘,就可以传达所有爱慕和思念。但是,我们却更加怀念那鸿雁传情的年代。李清照笔下的古典爱情,便是充满着这样一种神秘和期待。翘首云中,知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已是月满西楼。
  
  一种相思、两处闲愁,依靠着鸿雁传书,慢慢地经历着情感的万水千山。在迢遥里等待,爱情之诱人而愉悦的果实,照映在天空下。有一首诗写的是过去年代里,田园牧歌般的人境,弥漫着宁静悠远的情思。从前的日子很慢,车马、邮件都很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从前的锁也很好看,钥匙精美有样子,你锁了,人家就懂了。也许植物般的爱情,只有在这样的氛围之下,才能根深叶茂。
  
  植物般的爱情,也该是充满痛感的,因为只有这样,才让人刻骨铭心。玫瑰是爱情的化身,因此,它长满了刺。当我们采摘玫瑰的时候,总会不小心被刺伤,血珠渗出手指,鲜红的血,颜色和盛放的红玫瑰一模一样。不过,我们却总是痛着,并幸福着。因而,真正圆满纯粹的爱情,就象我们爱着的玫瑰花,当占有花儿美丽的同时,也应该承受它的刺,以及偶然的伤害。
  
  而现代的爱情,总是那么漫不经心,不痛不痒,缺乏应有的痛感。男男女女,似天马行空的动物,借助全部的肢体张力,为所欲为、肆意狂欢;无论在虚拟的世界里,还是在浑浊的现实中,性爱几乎成了另一种垃圾食品,纯粹的感官刺激。虽然这种爱充满了动物的疯狂,却无法在心灵上,留下任何难忘的痕迹。当爱情省略了从爱到性的酝酿过程,就连情感的表达,也变得如此苍白瘠弱。
  
  与植物爱情相对立的,便是动物性的爱情。那种爱就象一道荤腻的大餐,反而常常令人毫无胃口,而且容易腐败变质,远没有植物爱情,来得清新可口,而利于保鲜。动物性的爱情,总是那么强势,那么喜欢表现自己,暴露着无休止的贪欲。而植物的爱情却从不张扬,也不会见异思迁,它似乎永远守在上帝规定好的位置,卑微自足地待着,随着微风唱歌,或乘着月色入梦。
  
  当彼此远在天边,便是永久的凝望;当彼此近在咫尺,便是根蒂相连的厮守,这就是植物爱情的本质特征。那些经历过无数人生风霜雨雪洗礼过,能够顽强地生存下来的,都是植物般的爱情。我曾在一个偏远的小镇,感动于一对耄耋之年的老夫妻。他们天天坐在黑夜里,神态是那么平静,就跟缓流中的荇菜那般;他们的目光对视着,有如比邻的两棵树木,静谧而自在。
  
  
分类:随笔 | 评论:5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