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化人生 名博

超脱的三重境界:第一、无俗,超脱俗世;第二、无我,物我合一;第三、无道,甚而超越最高、绝对的理念。
博主:王绍叶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中国:不可思议的中国,杯弓蛇影的中国?

  当中国在经济上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国力不断增强之时,被异域蛮夷称之为不可思议。按理,中国社会应该进入一个文明昌盛、和谐稳定的时代。但是现在,我们所看到的社会现状,却是另外一种形态。物质上的富足,并没有带来社会的和谐稳定,人民的幸福。反而随着社会经济发展,民众的幸福感越来越低,社会的和谐度越来越下降,道德危机越来越深重。那么,中国到底是,不可思议的、奇迹般的中国,还是杯弓蛇影、惶恐不安的中国呢?
  
  近日,有媒体报道,中国内地六省市,包括广东在内,发现了一种被称为阴性艾滋病的神秘病毒。所谓阴性艾滋病毒,是指自称染上这种病毒的人,普遍都会出现,与艾滋病感染极为相似的症状。但经过多次HIV检查,却仍显示阴性。而临床报告显示,他们并无明显的器质性病变。因此,他们自称是艾滋病阴性感染者,还出现了淋巴肿胀、皮下出血、舌苔生绒毛等症状,而且认为无法根治。据称,目前各地有几千人,不同程度地出现了类似的症状。据说,这种病理症状,只有在中国大陆才有。
  
  经调查发现,很多医院都曾接触过这种病例,而患者大多数是曾有过高危性行为的人。而且,据说这种病毒,还可以通过血液和口水传染。消息见报后,引起部分民众恐慌,还在网上迅速蔓延。为此,广东省还成立专家组展开调查工作。昨天,卫生部新闻发言人透露,所谓阴性艾滋病,只是恐艾症的常见症状,是一种对艾滋病的强烈恐惧,并伴随焦虑、抑郁、强迫等,多种心理症状和行为异常的心理障碍。不存在所谓未知病毒,卫生部还将就此事,发布相关的调查结果。
  
  其实,中国的艾滋恐慌现象,已经存在了好些年了,并不奇怪。从1999年开始,接连三个夏天里,在河南、湖北等地,先后出现了艾滋西瓜的谣言,因而导致西瓜滞销,农民损失惨重。2001年圣诞前后,天津爆发艾滋针谣言,一时间引发恐慌,人人自危。此后,几乎中国所有大中城市,都曾出现过关于艾滋的谣言。如2007年的艾滋牙签谣言,2008年的艾滋烧烤谣言。早期的艾滋谣言,是基于民众对艾滋病的不了解,加上一些人为因素所致。而现在的艾滋恐慌,却是来自艾滋嫌疑患者。
  
  准确地说,这种艾滋恐慌,并不是谣言所致,而是艾滋嫌疑患者自己的心理反应造成的。因此,更让人毛骨悚然,而陷入人人自危的境地。好在卫生部权威发布会,让人及时消除了这种心理危机。然而,当我们回过头看看,中国今年以来,已经发生了多起谣言事件。2011年春节刚过,欢乐的气氛还荡漾在料峭的空气中。在江苏省响水县就传出,化工厂将要爆炸的谣言,由此导致方圆十多公里以内,上万名群众纷纷惊慌出逃,并引发了多起车祸,造成了一些人员的死伤。
  
  而最让中国人贻笑天下的,莫过于刚刚平息的,波及全国的抢盐风波了。日本东北部地区发生9级地震后,福岛核电站发生爆炸,并出现核泄漏。由于盛传服用碘盐可以抵抗核辐射,从而引发中国内地民众大量抢购、囤积碘盐,以抵抗核辐射。据说,这种风潮还从国内,蔓延至所有华人居住的地方。为什么地震海啸发生在日本,而惊慌恐惧的气氛,却在中国人心头弥漫开来呢?其实,这正暴露了中国社会的普遍特征,社会公信力严重缺失,人心浮躁不安,人们宁愿相信谣言,也不愿意相信政府。
  
  这种风潮的产生,投射了大众对社会问题的集体记忆。虽然中国人现在远离战乱,以及社会动乱的环境。但是,一般人的心理上,却普遍缺乏安全感。食盐可能遭受的污染,让民众联想到问题奶粉,地沟油、瘦肉精等,一系列食品安全问题;还有越来越恶化的环境污染问题;越来越负重的生活压力,高房价、高物价等,让一般民众喘不过起来。幸福感对于他们来说,已经变得越来越遥远。而且,更为严重的是,在中国,政府威信正在严重下降,政府的社会管理控制能力不断在虚化,弱化。
  
  政府官员也不再是,民众可以相信和依赖的对象,他们已经几乎丧失了公信力。在民众眼里,他们除了贪官,还是贪官。公共权力也已经成了,少数人谋取非法利益的工具。所以,有人说,中国社会最大的差别,是贫富差距;而最大的矛盾,就是官与民的矛盾,我对此很赞同。由于现今中国社会,矛盾错综复杂,而且日益突出,因此,社会成员之间隔阂加深,心理趋于浮躁不安。而谣言,这种魔盒里放出来的妖物,作为一种缓解大众焦虑情绪的精神魔幻术,便应运而生了。
  
  如果要形容中国人的心理,我觉得用一个古老的典故,杯弓蛇影,是最恰当不过了。这差不多属于一种癔症,说明中国人绝大多数心里都有病。确实,对于现在的中国人来说,不管是看到听到的,还是吃的喝的,都是不能让人放心的。恐慌已经成了民众的心理常态,便出现许多悖谬而非理性的事情。地震海啸发生在日本,日本人不恐慌,反而处于灾难之外的十几亿中国人,都象赶着世界末日似的,去抢购盐巴,以此来避灾。真亏了还是个泱泱大国,难怪人说,中国人不是炎黄子孙,而是盐慌子孙。
  
  有人认为,这次抢盐风波,让一些外国势力心中暗喜。其中不排除某些外国势力,尤其是反华势力,借机来制造中国的社会热点,以达到颠覆中国的目的。但我觉得,中国人的乱是心乱,只有自己才能击败或毁掉自己。在中国,不但平民布衣心理惶恐不安,而且,那些商贾巨富,高高在上的官员、精英,无一不表现出这种心理。尤其那些对社会有示范作用的官员,他们的心理是如此外强中干,如此惴惴不宁,为什么?因为他们做的亏心事最多,所以,他们最怕鬼敲门。
  
  请看看下面的例子,就知道中国官员内心惊慌不安,是很有缘由的。即使有人说过,在中国当官,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最近,在网络上流传,原广东茂名市委书记罗荫国,经初步查实,涉及贪腐款项达16亿之多,当然,他还不是最多的。他在接受调查时说,要说我是贪官,说明官场都是贪官。凭什么专整我?真让我交代,我能交代三天三夜,把茂名官场翻个底朝天。中国不就是腐败分子提拔腐败分子,腐败分子反腐败吗?象我这样级别的官,谁不能供出来百十个人呢?
  
  就是这番下三滥的话语,却被网民称为中国贪官,最真诚的内心告白。我相信罗荫国所说的话,确实是他最想说的;更相信他所说的都是真的。在中国几乎是无官不贪,没有权力不是跟金钱联系在一起的。不过,从中也暴露出了,中国贪官普遍存在的心理特征。他们虽然高高在上,把握着无所不能的权力,攫取了数不尽的金钱财富,占有玩弄了数不清的美女。但是,他们的内心是惊恐不安的,怕被查出来还不算,而他们最怕的,恐怕还是老百姓有一天要找他们算账。
  
  因此,包括罗荫国在内,几乎都是裸身做官,然后把妻子儿女送出国外,或者在境外置业,但等退了下来,就可以金蝉脱壳,到外面逍遥自在去。最近,网上也爆出薄瓜瓜,爷爷为国家已故领导人薄一波,父亲为现任重庆市委书记;牛律大学毕业,现就读哈佛大学。还有陈晓丹,爷爷为已故党和国家领导人陈云,父亲为国家开发银行行长陈元;美国宾州大学毕业,现在哈佛大学攻读MBA。他们都持有美国绿卡,但他们却又是地地道道的红色中国的官三代。
  
  总之,我觉得,如果说中国是不可思议的中国,那也是事实。因为现今中国的许多社会现象,许多社会存在,都是匪夷所思,令人难以置信的,或者说,是世界上别的地方找不到的。而且,中国也是杯弓蛇影的中国。整个社会从上到下,从东到西,从南到北,从里到外,无处不弥漫着一种虚浮狂躁、惶恐不安的空气。社会上,或自然界稍有风吹草动,便谣言四起,甚至到了无风也起浪的地步。在那貌似繁华盛世之中,总觉得有一股阴风在四处游荡,在伺机钩摄着中国人的魂灵。
  
  最后,我想起华裔美国历史学家黄仁宇的《万历十五年》,一部研究明朝衰败历史的著作。书中说,那些为历史学家所易于忽视的事件,表面看来虽似末端小节,但实质上却是以前发生大事的症结,也是将在以后掀起波澜的机缘。其间的关系因果,恰为历史的重点。我想,如果我们的社会发生了意想不到的演变,当人们回头看看,现在的社会看似末端小节的种种,那些不经意之间发生的谣言,是否也隐藏了走向式微的必然呢?
  
  
分类:随笔 | 评论:5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