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化人生 名博

超脱的三重境界:第一、无俗,超脱俗世;第二、无我,物我合一;第三、无道,甚而超越最高、绝对的理念。
博主:王绍叶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插花:抓住刹那的真实,去创造生活

  我是个喜欢拈花惹草的男人,家里有限的空间,总是让我摆满了花花草草。除了长着的花草,还有几处是人工造景,插花。对于插花艺术,我虽然是门外汉,但闲来无事,有时也会摆弄一番,也会有一些令自己惊异的心得。那些毫无生命的塑料花,配上些古意玲珑的瓶子,竟然可以造化出重重境界来。这是我所始料未及的。因此我觉得,插花,是人的意念和造化结合的最佳实例。
  
  插花虽然是刹那的闪念而成,却也可以成就传奇。抓住刹那之间的虚幻,便可以创造出真实的意境,来体验生命的多变与绚烂。通过插花,传递的感情和情趣,获得的美感和愉快,是别的活动所不能比拟的。一切都在变与不变之间游离,靠我们当下的把握,随意成形,体现出一种不可言传的生命快意。当然,对于插花,我是感验比实践多,想的比做的多。
  
  我很欣赏日本现代高僧山田无文所说,在这个世界上,没有比插花艺术,更具当下性的艺术了。大凡艺术总要留下形,绘画雕刻,艺术不灭,长存于世,然而,插花却不留痕迹。花的生命短暂,无论插技多么高超,顶多有一天的薄命。把生命须臾的花,插出光彩来,这就是插花艺术。只有插花,才能对活在现在、花期不过夜的花,注入了丰富的生命,凝固它的美丽。
  
  他还觉得,插花是最诚挚、本真的艺术行为。因为它可以在刹那之间抓住真实,而创造出美丽来。这也是一种禅意的体现。据考证,插花本来就来自于佛教的供花,表达的是皈依之神圣。以花供佛、以花修道,以及对造化的崇拜。也许远古时男人在头上摆弄羽毛,女人挽发髻花,便是插花的雏形了吧。可以说,插花有着诗书一般悠久的历史,或者比诗书还要久远。
  
  后来,插花演化成文人雅士把玩的艺术。关于折花插瓶的文章,有人认为,写得最好的,当属明代袁中郎的《瓶史》,影响深远,以致现在在日本,仍然有袁氏插花的流派。袁中郎甚至把赏玩瓶花看成,人生最快心之事。在清代沈复的《浮生六记》中,也有在闲情记趣里,记述插花艺术的,并把插花和构思图画相提并论。他说,惟每年篱东菊绽,秋兴成癖,喜摘插瓶,不爱盆玩。
  
  现代人文大师林语堂,在他的《生活的艺术》一书中,便介绍了中国古老的插花艺术。据他说,插花起源很早,在唐朝就已经相当盛行,无论宫廷还是民间,都乐此不疲。至明代时,更是达到了鼎盛。插花虽然是雕虫小技,却和世道时运联系在一起,往往随盛世而生,随末世而亡。而到了现代,随着中国长期处于离乱,插花艺术便没落了。反而在东瀛日本却一枝独秀,得到广泛的发扬。
  
  就象茶道一样,插花之道也是源于中国,而兴于日本。大和民族把茶道、插花发挥到了极致,形成代表东方人文的独特文化风景。而不管是茶道,还是插花,最后的境界都归于禅道。林清玄通过对日本插花的观察,得出了这样一种感受,插花和禅一样,表面上有最严格的形式,事实上是在挖掘最大的自由。确实,有心的地方便有插花,有插花,也就有了禅道,随之风生水起。
  
  我觉得,插花最需要的,是一颗宁静无扰的心。要能够抛开繁琐世事,做到凝神专注,达到人与花浑然成为一体,才能臻于通达自由、自然和谐的境界,才能创造出好的,让人回味无穷的作品。那些毫无生命的塑料花,或者已经忍痛离枝的花朵,总是在心灵的参与下,成为生意盎然的胜景。正是古代哲学家王阳明所谓,花寂花明,都是因心而起,身外无花,而花在心内。
  
  山田无文也说,以纯粹的本我,清净无垢、镜子般的眼看一切,才能看到那里一色一香,无非中道,也就抓住了每个事物的真实相。在很多情况下,我们是凭经验,凭常识,用自己的感情在看,对事物的看法变得不纯。放弃自己的这些经验、知识和感情,使心灵腾出空间来,然后,再去看事物本身,否则看不到真实。插花的艺术,就是要做到物我合一,景随心生。
  
  在我的居间,那些没有生命的塑料花,经过不时的摆弄,便可以变化出不同的生命形态,仿佛更有盎然的生机;而生长在此间的花草,拒绝了风霜的侵袭,时季的变迁,反而显得有些泥古不化,意气索然了。也许就因为,我的心在那些没有生命的花上了,是心让它们活得如此绚烂多姿。所以,人生,往往因为终生思量、不断地感悟,才能活出禅意,活出境界来。
  
  古人言,人有一字不识而多诗意,一偈不参而多禅意。其实,我们每一个人都可以,通过对生活的感悟和体味,而获得禅意;好的世俗生活,总是离不开禅味的。禅就在生活中,禅味就在俗情里,这就是所谓的平常心是道吧?正如山田吴文说的,插花如此,人生亦然。就是前后际断,以饱满的精神面对当下。抓住每一个刹那的真实,去创造现实的生活,这就是禅。
  
  
分类:随笔 | 评论:4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