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化人生 名博

超脱的三重境界:第一、无俗,超脱俗世;第二、无我,物我合一;第三、无道,甚而超越最高、绝对的理念。
博主:王绍叶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吴祖光:每一个生命都生正逢时

  古人言,人生不如意者十之八九,而生不逢时的哀叹,古往今来也不绝于耳。早在《诗经》中,便有诗曰,我忧心殷殷,念我土宇;我生不辰,逢天僤怒;自西徂东,靡所定处。据说,这是周朝大夫芮良夫,面对周厉王倒行逆施、祸乱政纲的行为,而发出的慨言。意思是我心忧伤,思虑我的祖国。但我生不逢辰,正是上天震怒、民不聊生之时,而我连一个栖身的地方都没有。
  
  就连孔子这样的圣人,也不例外。孔子在生之年周游列国,到处推行他仁治天下的理论,却处处碰壁,人称丧家之犬。晚年,当他狩猎获瑞兽麒麟后,反而连编修六艺的工作也终止了。并连声哀叹,吾道穷矣,吾道穷矣。在弥留之际,他仍太息道,凤鸟不至,河不出图,吾已矣夫?在这里,孔子以凤凰不归,河图不显,来比喻天下太平清明无望,实际上也饱含了生不逢时之意。
  
  东汉哲学家王充曾记述过《周人不遇》的故事。文称,昔有周人,仕数不遇,年老白首,泣涕于涂。人或问之,何为泣乎?对曰,吾仕数不遇,自伤年老失时,是以泣也。又问,仕奈何不一遇也?对曰,吾少年之时,学为文,文德成就,始欲仕宦,人主好用老。用老主亡,后主又用武。吾更为武,武节始就,武主又亡。少主始立,好用少年,吾年又老。是以未尝一遇。
  
  这位与芮良夫同时代的人,大概是天底下怀才不遇、生不逢时的人们的缩影了。他为了能够效忠君主,竟然等候了一辈子,也没有得到天子的恩宠,最终郁郁而终老。按理,在周朝或者孔子的时代,是诸子百家争鸣,天下人才尽其所用的时代,仍有这些圣贤,士大夫或才子,感到生不逢时,当时的环境与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之后,有着天壤之别。因此,更遑论那些禁锢森严的朝代了。
  
  无独有偶,王勃的《滕王阁序》中提到的,冯唐易老、李广难封,也是生不逢时的典型。尤其是冯唐,历经三朝皇帝,活了过九旬,但还是个郎官。人问何由?他答曰,文帝好文,我却以武见长。当时,景帝爱用老成人,而我正年轻;武帝上台搞年轻化,我已经老了。由于阴差阳错,就这么蹉跎了一辈子。连苏东坡都为他抱屈,鬓微霜,又何妨?持节云中,何是遣冯唐?不过,冯唐最后还有晚达以自慰。
  
  可见,自古以来,抱怨生不逢时的人,是何其的多。不管是圣贤达儒,还是布衣草民,都陷入生不逢时的魔咒之中,把历史的天空整得如此阴惨惨的。甚至有人说,人生最大的悲哀,莫过于生不逢时。其实,这种生不逢时,往往是由于时代原因造成的,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人在社会或大自然面前,其实是很脆弱,而且被动的,包括生命的出现,或者消亡,都是一种命运的密码,无法更改。
  
  在中国历史上,还有不少人,因为和豪杰、圣贤生活在同一时代,不得不同日而语,而感到生不是时候的。周瑜有一句话,最能表达这种人生感叹,因此,常常被后人所引用。他说,既生瑜,何生亮?这是由于诸葛亮比周瑜处处计高一筹,因而让他深感生不逢时,而发出人生苦闷之叹。不过,就连诸葛亮自己也有生不逢时的时候,因此,才有三顾茅庐的故事传世。虽然他才盖天下,但最终也只能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所以,人不能选择是否出生,更不能选择生在何时、何地,这些因素也许就是命运的构成。古代无神论哲学家范缜,曾对人的命运有过这样描述,你生在富贵之家,就象落叶偶然飘到了枕席上;我出生于贫寒,不过是落叶无意掉进了河沟里了。就连盛世君王康熙皇帝,也在《题金山寺》一诗中感叹道,我生之前我是谁,我生之后谁是我?来时欢喜去时悲,枉来世间走一回。
  
  其实,每一个生命都是天时地利的产物。也就因为生命的天时、地域不同,因而构成了多彩纷呈的世界,汇聚了丰富深刻的人类历史。就象哈姆雷特说的,人的生命是一件多么了不得的杰作,是宇宙之精华,万物的灵长。虽然哈姆雷特所处的时代,是一个颠倒混乱的时代。载负万物的大地,只是一个不毛的荒岬;覆盖众生的苍穹,只是污浊瘴气的集合,但他却自觉地负起,重整乾坤的责任。
  
  俗语说得好,乱世出英雄,哈姆雷特的英雄气质,正是乱世造就的。孔子之所以成为圣人,正是他的人生际遇,造就了他的思想,成就了中国思想史上不可逾越的高峰。所以,我觉得,每一个生命在这个世界上,都是生正逢时。即使那些不如意的人生,也往往会因祸而得福。人生只有从生和时的纠结中,得到自我解脱,懂得生而有涯而不必趋时,这样才能活出自我,活出独立人格,活出精彩人生。
  
  已故戏剧家吴祖光,常把生正逢时作为人生的正解。有人说,吴祖光一生坎坷,生不逢时。确实,吴祖光和中国现代许多文化人一样,命运多舛,曾被打成右派,被流放劳改。但每当有人向他索字,他都赠与生正逢时的题词。他说,生活经历如此丰富,岂不是生正逢时么?他死后,有人送给他的挽联是,心无旁骛争民主,生正逢时忆国殇。最近,八旬高龄的诗人屠岸,也把他的回忆录题为,生正逢时。
  
  他说,时间是客观存在的,跟充满主观想象和期待的运,并没有必然的联系。时间哪怕里面充满了黑暗、愚昧和暴力,也是一种客观存在,一种可转换资源。关键是人如何去利用,或者说转换它。如果内心没有强大的转换能力,就只能消极等待时来运转,或遇到挫折,就会悲叹生不逢时;如果你内心有足够强大的转换能力,那么,就能主动想方设法,去化解困厄。即便不能,也能泰然处之。
  
  只有能落实于日常生活,和满足于创造需要的信仰,才能持续释放出,抗击与化解苦难的力量。这是屠岸对他坎坷人生的总结,也许对我们有所启迪吧。因此,我觉得,人生是不可复制,也不能置换的。每一个生命的诞生或消亡,都是上帝意志的体现,是安排好的生命盛宴。我们只能如约赴宴,而没有半点推辞或挑拣的理由。回顾这一生,如果在乱世,也许会有所凸显,但现在,我也觉得自己生正逢时。
  
  
  
分类:随笔 | 评论:7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