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化人生 名博

超脱的三重境界:第一、无俗,超脱俗世;第二、无我,物我合一;第三、无道,甚而超越最高、绝对的理念。
博主:王绍叶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三角梅:花一开就让人手足无措了

  记得有本书叫《生活在别处》,大致的主题就是,人都希望生活在陌生的环境里,或许是人的天性使然,陌生代表着新奇。近日,在和友人闲聊的时候,也表露出这样一种情绪。有时候,真的希望从这繁琐而无趣的生活里,抽身而去。留下那局面,让无关的人去维持,去收拾。作为一个偏于内向的人,我时常喜欢独处,尤其是在陌生而孤寂的异乡。
  
  当有一天,离开爱和被爱的人们,去寻找一种陌生感,真的很让人放松和着迷。对生活,有一种彼岸的,遥远的感觉,就连孤独或寂寞,都显得那么隽美,而耐人寻味。尤其是在这春暖花开的时节,这种内心的冲动,几乎将变成一种毫不迟疑的行动,有如春潮扑打着心的堤岸。诗人邹静之曾写过这样的诗句,我该怎样去过这个春天,花一开就让人手足无措了。
  
  那天,在那最南方的城市里,当我漫步在它的边缘,在树木的浓荫里,悠然看着阳光下的一切。眼前是一片斜斜的草坪,绿油油的,闪着柔和的光芒。不远处,有一对新人在拍结婚照,他们在听任摄像师的摆布,做出各种亲密的姿势。在他们的背后,是一蓬顶着火红繁花的三角梅,象一团烈焰,燃烧在春天的蓝天和绿草之间。整个场景,有如一幅描绘季节盛装场景的油画。
  
  确实,也许三角梅过于多情了。它恣意地绽放在城市的每一个角落,每一朵花就是一个燃烧的灵魂。越是生冷的地方,便越显得放浪而美丽,就象喧闹的飞瀑,披挂在寂寞斑驳的石壁上。虽然它的浪漫情调,有时让我们无法去消受。不过,三角梅却坚持这样做,即使在那烁金般的落霞里,把自己烧成灰烬,也无怨无悔。它执意要以自己的生命,来保持人间的阳光温热,岁月静好。
  
  当我面对那一树树,早春里盛开的三角梅,面对着那一片令人心悸的美丽,几乎让我有一种窒息感。感受到的不是热情,而是近乎乐极生悲的哀痛。于是,我情愿远远地望着,而不想去靠近它。等到夕阳西沉,三角梅仍沉醉般盛开着,以沉湎于死亡的惶惑,迎接夜晚的到来。不过,我却自问,在那黄昏沙滩上,在那些浪漫的身影里,又有几对是白头偕老的情侣呢?
  
  以前,我一直不理解,为什么三角梅那么热烈似火的花朵,它的花语竟然是,过分热烈的美丽,最终是一种悲伤。现在我才似乎明白,对于三角梅,与其靠近赏玩,还不如远望。正如在生活里,过于热烈纠结的爱,会成为感情的滥觞;过于亲密的关系,会成为心灵的羁绊。观赏有时需要一种逃避的目光,生活和爱情也需要逃避的机会。对于爱人或者亲人,我们是否也应该如此呢?
  
  有人说,三角梅是放浪的美丽。对于三角梅,有如对着熟悉的一切,过于浓烈的感受,便使人不能不顿生出离心。也许生活、爱情也是这样,只适宜相互回忆,而不在于共享。当它们远逝,就会生出一些可爱的境相来,十分地鲜明。我曾在遥远的北回归线边上,在疲惫的旅途中,看到过三角梅。那是一种完全不同的生存状态,在十月深秋的灰漠里,稀疏地零落在路边。
  
  就象那些回忆里,飘然而至的淡红色云彩。我所看到的,是一种热情,坚韧而持久。我不禁在黄昏里,为了那些三角梅,而停车坐爱。我当时在想,如果三角梅哭泣,那也将是矜持的美丽。她总是那么寂寞,却从不缺少思情,但有谁能说出她心中的幽思呢?而我的忧怨,却是从看到它的时候开始。就象深秋暮色里的火焰,燃烧在旷野,那是多么凄美茫然的时刻。
  
  在异地与三角梅偶遇,但它却不是我的初见。认识三角梅时,我已经久违了青春,也没有了青涩的泪水。一颗世故的俗心,就象灰色的云,遇到了地上的渴望。孤独有它分享我的一半,寄托的是我的俗念,对另一种情怀的眷恋。在不属于抒情的年代,三角梅是精神胜于肉体,感触胜于芳香,甘愿被旧梦所纠缠;三角梅不哭泣,哭泣也是深邃而迢遥的美丽。
  
  也许,是我们以有限的生命,狭隘的思想,去理解三角梅无限的追求吧。不管我们将老去,甚至时间也将老去,但三角梅都始终保持着,一种矢志不改的热情和浪漫。它似乎在对每一个生命诉说,无论是天荒地老,或海枯石烂,我都在等待。如果你不来,我又怎敢老去?三角梅,生来便是为了证明爱的存在,热情之永恒不灭,即使等待它的,是绝望残败的结局。
  
  而我,将如何来面对你啊,三角梅;犹如面对那坚韧而缠绵的爱情,或者血肉相连、不可割舍的亲情呢?
  
  
分类:随笔 | 评论:4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