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化人生 名博

超脱的三重境界:第一、无俗,超脱俗世;第二、无我,物我合一;第三、无道,甚而超越最高、绝对的理念。
博主:王绍叶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拷问灵魂:学会自己与自己对话

  现在,经常听人们说的一句话,神马都是浮云。而浮云的功用,不仅能遮住星光日月,甚至能掩蔽人们最不愿承受,也不愿自己面对的灵魂。当代中国人为了应付,这个浮躁而多变的时代,往往把什么都看成过往浮云,把注意力集中在人与外部世界的关系上,却很少去关注人与心灵的纠葛,去审视自己的灵魂。因此,中国人大都活得很恍惚,很迷惘。
  
  但也有一些人,自始至终都在拷问生命,与自己对话着,企图从灵魂里找到精神的出路。我想,史铁生便是这种人吧。史铁生说,人最需要,也是最重要的,就是自己跟自己来进行对话练习,跟自己的灵魂来一次对话。灵魂问题,人们会不自觉地绕过去。有时候我也回避,真的将内心完全敞开,自己会害怕。真正的开放,不应该停留在外部,而是内心的。
  
  因此,史铁生常常站在自己之外看自己。在《病隙碎笔》里,他将我和史铁生有效地分开,他甚至觉得,即使是史铁生死了,我还会存在。确实,每个人都有一体两面,都有某种程度的分裂体验,只有通过与灵魂对话,审视内心的对立统一性,让自我得到涵扩,展示出生命内在的巨大空间。由此观之,他的随笔《务虚笔记》,便是他的一部独一无二的心灵史。
  
  有人说,史铁生之后,谈生是奢侈,谈死是矫情。常常与自己保持对话,从灵魂深处说起。这是史铁生用他残缺的生命,完美的灵魂,给彷徨迷惘的中国人留下的重要启示。当分析到当代文学的缺陷时,他说,文学很大的问题,就是逃避灵魂,这恐怕也是当前写作致命的缺陷。然而,这又何止是中国文学存在的缺陷呢?依我看,这也是中国人普遍存在的精神缺陷。
  
  他认为,活的真实,还不是最高的品格,比这个更高层次的是真诚,因为只有真诚,才可以超越外在纷乱的世界。要达到这种生命境界,就要求我们直接面对自己的内心,查看自己的心魂。确实,我觉得,史铁生对于灵性的探索,代表着当代中国人对于生命思考的深度;有如陀思妥耶夫斯基,曾经代表俄罗斯人,或者说整个人类,对于灵魂罪与罚的思考深度一样。
  
  鲁迅在思考如何革命国民性时,曾对陀思妥耶夫斯基大加褒扬,称之为残酷的天才。认为他是在高的意义上的写实主义者,即是将人的灵魂的深,显示于人的。人的灵魂深处并不平安,敢于正视的本来就不多,更何况写出来?因此,陀思妥耶夫斯基不但是自己灵魂的拷问者,而且也是人类灵魂的审问者。他作为罪孽深重的罪人,同时也是残酷的拷问官而出现了。
  
  他把世间的男男女女,放在万劫难复的境遇里,来历炼他们,不但剥去了表面的洁白,拷问出藏在底下的罪恶。而且,还要拷问出藏在那罪恶之下,真正的洁白来。因为陀思妥耶夫斯基深知,人们之所以如此生活,乃是因为他们如此思想,同时深知除非他们陷入穷途末路,否则,他们是不会改变思想的。因此,他狠辣辣地问道,你们知道你们自己是谁吗?
  
  鲁迅指出,凡是人类灵魂伟大的审问者,同时也一定是个伟大的犯人。审问者在堂上举劾着他的恶,犯人在阶下陈述他自己的善;审问者在灵魂中揭发污秽,犯人在所揭发的污秽中阐明那埋藏的光耀。这样,就显示出灵魂的深。在甚深的灵魂中,无所谓残酷,更无所谓慈悲;又因为显示着灵魂的深,所以一读他们的作品,便令人发生精神上的变化。
  
  也许能够与自己对话的人,总是活得很苦恼,也会带来物质的匮乏。但是,当人们回过头来看,正是这样的人,才具有真正的智慧,代表着生命真正的价值,因为思想有着至高无上的意义。思想总要在隐蔽孤独的状态中成长,尽管不可避免要走向诉说,但必须先在孤独中孕育。而这种孕育的过程中,首先是学会与自己的心灵对话,学会去拷问自己的生命。
  
  卡夫卡作为现代人类心灵启示者,在他曾经的生命中,几乎无时不在于自己对话着。他有一篇短文《与自己对话》,写的便是这种生活的片段。从中,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异化的灵魂,在自我折磨中成长的历程。他写了自己内心的苦恼,他说,五个月来,我便是这么一个稻草堆,其命运似乎应该是,在夏天被点燃,旁观者还来不及眨一眨眼,便已化为灰烬。
  
  我真的好像,踏着我的梯子的最上面一级了。但我的梯子是平稳地支在地上,靠在墙上的。可是,那是什么样的地,什么样的墙。然而,这架梯子却倒不了。它便被我的脚踏着往地上压,于是它托起我的脚朝墙上升。因此,我要么期待自己从地球上消亡,要么必须象一个孩子那样从头开始。看来,我必须用一把火来烧掉这个空间,这把火便是我想要找的。
  
  现在,我才明白,为什么在卡夫卡的笔下,人为何会变成具有意识的甲虫,而不愿意作为一个人存在;人为什么竟把绝路作为出路,以绝食表演作为谋生手段?正是因为他自己把自己的生活,当成一种荒谬的存在;自己在与自己的对话中,让人物跟着自己的灵魂一起成长,并成为不朽。就象他自己说的,总有东西,可以从我这个稻草堆中被拍打出来。
  
  所以说,那些伟大的灵魂,都是在与自己对话中成长起来的。最近,看了曼德拉的自传《与自己对话》,感受曼德拉坦诚面对人生的无穷魅力。他经历过漫长的监狱生活,但他把监狱视为认识自我的,也是从现实的角度,探寻个人的思想和情感的理想场所。他的人生说明,我们在评判一个人成长的过程,往往以外部因素为标准,其实内部的因素更为重要。
  
  但是,如果没有认真地进行自我反思,没有认识到自我的缺点及错误,内在的特质就不可能形成。村上春树说得好,人们总要进入自己一个人的世界,在进得最深的地方,就会产生连带感。或者说,人们总要深深挖洞,只要一直挖下去,就会在某处同别人连在一起。与自己对话,就是在挖掘灵魂的洞穴。通过这个洞穴,连接上外在的世界,和更多人们的灵魂。
  
  
分类:随笔 | 评论:6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