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化人生 名博

超脱的三重境界:第一、无俗,超脱俗世;第二、无我,物我合一;第三、无道,甚而超越最高、绝对的理念。
博主:王绍叶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哲学:迷乱性爱和理性思考的完美结合

  有一种说法,战争让女人走开;确实,在很多时候,战争仅仅是男人的游戏,与女人无关。还有另一种说法是,哲学让女人走开;女人天生不具备理性的思考,和女人讨论理性论题,几乎和对牛弹琴无异。备受女人喜欢的哲学学者周国平也说过,女人若搞哲学,对女人和哲学都是损害。但是,考察了世界哲学史之后才发现,女人从来就没有从哲学那里走开过。
    
  或者说,没有女人,就不可能产生杰出的哲学家,也就没有那些伟大的哲学思想诞生。我们知道,如果没有美丽温柔的燕妮,就没有马克思的伟大。而且,在这份功劳簿上,还应该加上一个保姆的名字,因为当女主人不在的时候,是这位保姆,给了马克思最多的灵感。尼采和叔本华,都非常痛恨女人,就因为他们和女人之间,有着扯不清的爱恨情仇。
    
  哲学家萨特有着数不清的情人,对女人和性爱充满着痴迷。他说,这是一种软弱和顺从的行为,潮湿的和女性的吮吸,悄悄地生活在我们的手指之下,在黏糊中有一种说不出的痴迷。当我们不再需要的时候,她们仍然象狗一样的忠诚。而且,考察了那些杰出的哲学家私生活之后,我们发现,最有理性的思考,是可以和最迷乱不伦的性爱,完美地结合在一起的。
    
  这一点,也许在英国伟大的哲学家罗素身上,表现最为鲜明。而且,只有罗素,才把性爱提高到生活哲学的高度。他说过,性爱能使生命更新,正如大旱后,甘霖之于植物一样。有人问罗素,在哲学研究和女人之间该如何选择?他回答道,我发现我更喜欢和女人做爱。在罗素漫长的生涯中,有过数不清的女人;单就婚姻就有四次,最后一次是在耄耋之年。
    
  他在总结自己的一生时说过,三种简单而又极度强烈的情感,支配着我的一生,对爱情的渴望、对知识的追求和对人类苦难的深切同情。但只有一种情感,即对爱情的渴望,得到了完全的满足。确实,他这样说是无悔于一生的,因为他曾毫无顾忌地引诱每一个女人上钩,几乎所有在他生活里出现的,年轻漂亮的女性,他都没有放过,包括他的学生,朋友的妻子。
    
  甚至有人证明,他干这种事可谓臭名远扬,甚于当着妻子和客人的面,与年轻的女仆调情。罗素还乘人之危,经济上救济诗人艾略特,但又勾引上诗人的妻子。本来,罗素其貌不扬,矮小精瘦,宽而短的双脚向外拐,象患有水俣病。但女人还是喜欢他那浓密的灰发,大而挺的鼻子,还有尖尖的下巴,长长的嘴唇。说实在的,女人喜欢的,是他那一颗天才的哲学头脑。
    
  罗素在美国讲学时,曾住在一位著名医学家家中,而他的家里有四位女儿。罗素写道,我在她父母家住了两个晚上,与她单独待了一个晚上。她的三个姐妹为我们轮流站岗,她们的父母有谁走过来,她们就会向我们发出警报。后来,罗素又把她带回伦敦,不时与她发生关系。但是,罗素又说,是突如其来的战争,扼杀了我对她的激情,我伤了她的心,最后她精神失常了。
    
  当然,女人给罗素带来的,不仅仅是情欲的满足,更重要的是激发了他的哲学才思。他对初恋带来的快乐,是这样表述的,这种快乐是如此伟大而神圣,以至我至今还纳闷,在这个被人污秽的世界上,这种欢乐还能存在。谈到第一次的婚姻,他说,我从妻子身上得到了足够的快乐,以致别无所求。让我进入非常幸福的时期,也是我一生中,精神上最富有成果的时期。
    
  罗素的哲学收获,就在这个时候达到顶峰,他写出代表他一生最高成就的哲学著作《数学原理》。在罗素那里,精神的追求和对性爱的迷恋,总是有机地结合在一起。他的神思总是徘徊在,虚无理性和感性的女人之间。他说,我每天用数小时读雪莱的诗,而且产生浪漫的向往,就象飞蛾对星光的渴望,黑夜对黎明的幻想。但接着,我会突然离开这种崇高的情感,想去偷窥那正在脱衣的女仆。
    
  当他对女人做出很多不伦的事情,甚至伤害了她们的自尊和人格,却又高谈阔论哲学论辩,堂而皇之地奢谈爱情婚姻道德。他先后写了《婚姻与道德》《我们的性道德》等著作,探讨了人类爱情婚姻、性权利以及卖淫等一系列问题。他认为,应该建立更仁慈、更人道的性道德规范,男女之间要有严肃认真的爱情,达致更丰富、更高层次的,感情和精神的结合。
    
  尤其是,罗素认为,男女性关系唯一的先决条件,就是忠诚和相互吸引。良好婚姻的要点,在于彼此尊重对方的人格,加之身体、心智、精神深切的亲密,使真正的爱情,成为人类一切经验中最丰富的。而他自己的很多感情外遇,几乎都是在偷偷摸摸的境况下做出的,而且都违背了他提出的婚姻原则。以致让人困惑,当他陷于通奸或者外遇的泥淖时,理性又跑到哪里去了呢?
    
  不过,他同时认为,如果男女将自己的心灵,拘押在婚姻中,而排斥所有其他来源的爱情,那么他们的认知、同情以及可贵的交往,也就不复存在。罗素还根据自己的实践,提出了切合实际的性道德规范。他极力主张试婚制,以及不生育的性结合完全自由等观点,并对娼妓行为极力辩护。他认为,娼妓真正有罪的地方,是完全暴露了道德家们说教的空洞无力。
    
  他觉得,对女性来说,婚姻是生活的最普遍方式,但在婚姻中,女人所承受的非自愿性生活,可能远远大于卖淫所受到的伤害。在人类婚姻中,普遍存在一种买卖的意念,要求为妇女提供一定标准的,舒适物质生活条件。长此以往,结婚就很难同当妓女相区别。这些邪恶的全部根基,都在于经济,使婚姻成为讨价还价的交易,而爱情,却降低到可有可无的位置。
    
  但后来,当罗素发现自己的老婆,也都报应地给他戴绿帽子了,他才觉得,是我给她们的自由过了火。即使如此,应该说,如果罗素没有性乱的行为,也就不可能产生这些具有时代意义的伦理观;如果没有对性爱的疯狂追求,也就不会让他对人类的性道德问题,对女人的爱情问题,倾注了如此多的思考。因此,在罗素生活中出现过的女人,都对此有过不小的贡献。  
    
  哲学如同太阳一样,照射着大地,也照着沼泽、处女地和魔鬼的角落。罗素的哲学,是一种建构中的哲学,总是处于自我否定的状态。而他自己的生活,尤其是婚姻爱情生活,也是一直处在矛盾和反逆之中。也就因为如此,才能让女人得以有机会,和哲学如此亲密地接触,并几乎成了哲学家灵魂的主宰。所以,我说,女人才是哲学王国未加冕的女王。
    
    
分类:随笔 | 评论:6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