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化人生 名博

超脱的三重境界:第一、无俗,超脱俗世;第二、无我,物我合一;第三、无道,甚而超越最高、绝对的理念。
博主:王绍叶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萧红:爱打扮并非女人的天性

  自古以来,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似乎成了颠扑不破的真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这种说法几乎是专门为女人设置的。确实,人类文明史的演变历程,总是和女人装饰上的变迁,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关于女人的装饰心理,最广泛的观点是,女人爱打扮源于女人的天性。但是,最近看了萧红的一篇短文,《女人的装饰心理》,却得出不一样的结论来。
    
  她认为,爱打扮并非女人的天性。反而,这种嗜好原本是男人的天性。实际上,男人也有过为悦己者容的时代。她说,装饰本来不仅限于女子一方面的,古代氏族的社会,男子的装饰不但极讲究,且更较女子而过。古代一切狩猎氏族,他们的装饰较衣服更为华丽,他们甘愿裸体,但对于装饰不肯忽视。所以装饰之于原始人,正如现在衣服之于我们一样重要。
    
  据考证,原始人的装饰有两种,一种是固定的为黥创文身,穿耳,穿鼻,穿唇等;一种是活动的,就是连系在身体上暂时应用的,为带缨,钮子之类。他们装饰的颜色,主要的是红色,涂彩多半以赤色条绘饰,因为血是红的,红色表示热烈,具有高度的兴奋力。就是很多的动物,对于赤色,也和人类一样容易感觉,有强烈的情绪的连系。
    
  在当今非洲,原始部落的男人,也比较崇尚红色,作为装饰的基调。那么,为何远古的男人,比女人还热衷于打扮自己呢?他们用刀或铁箭,在身上刺成各种花纹;有的且刺满全身,他们竟于忍受痛苦,而作为男人勇敢毅力的表示。至于活动的装饰,如各种环缨的佩戴物,是以勇敢夺得或猎取来的。一方表示男人的勇敢善战,另一方面表示他们的富有。
    
  总之,原始男人装饰的用意,一方面是引起异性爱悦,另一方面是引起其他男人的敬畏。在原始社会中,男子的装饰较女子讲究,也是因为原始社会的男女,没有确定的婚姻制度,无恒久的配偶,而女子在任何情形中,都有结婚的机会。而男子要得到伴侣,比较困难,故必须用种种手段以满足其欲望。而这种情形,在远古时期的母系社会中,是极为普遍的现象。
    
  为了证明爱打扮是男人的天性,有人还以动物的实例,来加以佐证。在动物世界里,大多数的雄性动物,比雌性更加善于装饰,这也是动物进化的结果。比如雄狮,毛长体壮,显得威猛无比。比如公鸡,冠挺羽亮,更是笑傲江湖,还有孔雀、狗、鹅等等。相比之下,母狮体单毛稀,可怜兮兮;母鸡更是夹个尾巴,缩头缩脑。所以,男人之爱美,更符合动物的本性。
    
  但是,随着母系社会的瓦解,女人和男人的社会地位,发生了根本的转变。所以,萧红说,在文明社会中,男女关系与此完全相反,男子处处站在优越地位,社会上一切法律权利都握在男子手中,女子全居于被动地位。因此,男子可以行动自由,女子要受相当的约制。女子为达到其获得伴侣的欲望,因此,要借种种手段以取悦异性,而主要的手段,便是装饰。
    
  看来,女人爱打扮并非天性所致,而是由于社会地位变迁造成的。文明社会的女人,她们的装饰心理,和母系社会的男人的装饰心理,几乎没有两致。所以,女人装饰主要的用意,一方以取悦于男性,一方以表示自己的高贵。远古男人装饰心理,大概也是受到当时女人的审美眼光左右的;就象文明社会里,女人的装饰心理,都是受男人的目光所牵引。
    
  女人装饰的变迁,并不是女人的时尚追求所决定,而完全是为了满足男人的审美要求而已。正如林语堂所说,服装可以变迁,只要穿在妇女身上,男人便会有美感而爱悦的可能;而女人呢,只要男人觉得这个式样美,她便会穿着在身上。只消穿到女人身上,在男人们的目光中,永远是仙子般的锦绣。女人衣装变迁的惟一效果,不过使男子产生一颗满足的心而已。 
    
  女人装饰变化之多端,并不比历史本身的丰富性逊色。所以,林语堂称,从维多利亚时代钢箍扩开之裙变迁,而为二十世纪初期纤长的孩童样的装束,再变至上世纪三十年代的梅蕙丝摹仿热,其间变化相差之大,令人咋舌。二十年前,中国妇女满街走着的,都是短袄长脚裤,现在都穿了颀长的旗袍,把脚踝骨都掩没了。而指引这种时尚变化的,便是男人善变的喜好。
    
  在这个意义上说,女人装饰的目的,除了满足男人的欣赏之外,几乎没有任何其他意义。而且,有时候,女人的装饰,纯粹为了满足男人的畸形心理。就连女人本身,也变成男人的玩物,甚至不惜摧残女人的肌体。如中国古代,女子以缠足为美,谓之三寸金莲。女人的小脚,不但让男人得到视觉的享用,而且玩弄起来,让他们销魂千古,香艳欲绝,更是为了病异欲望的满足。
    
  只要男人觉得好看,女人便送上卿卿性命,也是值得的。有典故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便是记载这样一种惨痛的风尚。据说历史上有个风流倜傥的楚王,喜欢婀娜多姿的细腰美女,于是楚宫开始流行节食减肥。有的戒荤,有的绝食,最后就有不少宫女,死于细腰的梦想。赵飞燕便是历史上有名的束腰美人,她被描述为一身轻若燕、能作掌上舞,故名飞燕。
    
  而在历史上,西方也有过女人以束腰为美的风俗。在小说《飘》或电影《铁达尼号》里,我们都能看到女人束腰的场景,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西方女人好细腰,再配上古典的裙子,更显得优雅华贵。但是,据医学上讲,束腰往往会给女性带来很多疾病,甚至有丧命的危险。据说,这样一种风尚,首先是从欧洲宫廷里传出来的,也是为了满足那些帝王将相们的感官需要的。
    
  因此,林语堂曾风趣地调侃,外国女人的帽子,可以是一根鹅毛,可以是半只铁锅,或是一个畚箕。中国女人的袍子,变化也就够多。领子高的时候,可以使她像一只长颈鹿;袖子短的时候,恨不得使两腋生风,至于钮扣盘花,滚边镶锈,则更是变幻莫测。俗语道,女人是水做的,这水是流动的活水,不是止水。总之,上帝给女人一张脸,女人便能造出千万张脸来。  
    
  女人的装饰越华丽,便越显得地位的低下,这是被过往的历史所证明了的。现在,仍有不少女人认为,爱打扮是女人的天性,和女人的母爱一样,天经地义。女人的装饰,既是为了悦人,也是为了悦己。给自己带来自信,带来被别人承认的价值,带来幸福感和满足感。但是,须不知,这也许是男人给女人布下的最大迷阵。在男人眼里,女人的时尚装饰,无一不是缠足、束腰的变种罢了。
    
    
    
分类:随笔 | 评论:4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