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化人生 名博

超脱的三重境界:第一、无俗,超脱俗世;第二、无我,物我合一;第三、无道,甚而超越最高、绝对的理念。
博主:王绍叶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春天:一种卑微而绝望的爱

  在这阳光明媚的春天里,我的眼泪忍不住地流淌。也许有一天,我老无所依,请把我留在,在那时光里; 如果有一天,我悄然离去,请把我埋在,在这春天里。
    
  伴随着一对农民工组合,旭日阳刚的一曲《春天里》,我们走进了这个迟到的春天。正是这一对草根歌者,用暗哑而绝望的歌声,表达出一种自醒式的回顾,和对人生命运的忧虑,深深地震撼着人们的心灵;也正是这种直面的寂寥,透出了难得的真诚和勇气,让我们感受到,在渐渐转绿的大地上,还隐藏着一种无边的荒凉。
    
  歌声在料峭的寒风中响起,唱进了春晚浮华的殿堂,但是,我还是觉得,这歌声若传自于那简陋的出租屋,听来会更加真切。由此,我想起十多年前,南方周末的一篇社论中说的,当春天的阳光打在我们的脸上,温暖留在我们的心里。春天也许并不能改变一切,春天只能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痛苦和绝望,也会成为春天缭绕不绝的主旋律。
    
  那些最底层的人们,让我们感受到,春天不只是百花烂漫的节日,也不只是思绪逍遥的季候,其实,最深的绝望,也会跟春草一样,不可遏制地蔓延;那春之迟暮的泛滥,正是殉着春光化去了的。所以,美国诗人艾略特的长诗《荒原》中说,春天是最残忍的季节,让我们把回忆和欲望,参合在一起;又让那霏霏春雨,催促着那些迟钝的根芽。
    
  据说,释迦牟尼曾宣言,只有鸟和枭共栖一树、亲如骨肉时,我才圆寂;只有蛇、鼠和狼都同住一穴、情如手足时,我才涅槃。在极乐世界里,是不分高贵或低贱的。有如春天大把的生机,无穷的明媚,铺天盖地的绚丽,扑面而来的恩赐。所以,世间本无尊卑,各顺时节,各绽其芳,不为尧存,不为桀亡。硬要将万物鉴定为高低贵贱,便玷污了自然的真理。
    
  因此,人应该回归泥土,尽量保持小草的心态,让低贱的春光,照亮心的暗室,且歌且舞,亦雅亦俗,而不亦乐乎?这就好象我们,那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家,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机械的生活节奏,朴实的不能再朴实的亲朋好友,都是本色的泥土和水。只有万物的融洽相悦,便会缔造出美丽的春光;珍惜一把无声的泥土,也就多获取了许多人生的快乐。
    
  春天里,我想起小时候养春蚕的往事来。那时候,放学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看看那些蠕动的蚕儿,是否有了蚕宝宝了?心情就像初恋时满怀期待的骚动。恰巧看到一则记述养蚕的故事,感觉很是亲切。文中写道,那时男生中流行养蚕,而只有一个男生没有分到蚕种,只好在路边,找到树叶上的虫儿产下的卵子,当蚕儿来养着。那是毛毛虫,快把它扔了吧,有人告诉他。
    
  但是,他并没有把它们丢弃,于是,当其余男孩在一块商量着,养他们蚕宝宝的时候,小男生一个人默默地养着他的虫儿。只是从此,与他说话的人就更少了,尤其是那些原先还对他抱有同情的女生们,更是远远地躲开他。似乎在他的身上,就长着可怕的毒刺一般。后来,别人的蚕宝宝吐出洁白的丝来,而他的虫儿却吐出褐色的丝,结出灰不溜秋的小团团。
      
  于是,小男生和他的虫儿,成了大家的笑料,显得多么寒伧和丑陋。然而,他终于不肯丢弃虫儿和茧,因为在一贯的冷漠和歧视中,他已和它们,产生了同仇敌忾的情绪。又过了一段时间,那些被宠爱的蚕儿完成交尾、产卵后,相继死去。唯有小男生的虫儿,却悄悄地从茧中钻出,穿着一身不可思议的美妙衣裳,慢慢地张开那美丽的翅膀,向着窗外湛蓝的天空,翩翩飞去。
      
  春天是可爱的,法兰西诗人波德莱尔向魔鬼祈祷道,撒旦,春天一到,众多美女的尸骨,将重新绽开,在巴黎肥硕的胸脯上,将怒放着一簇簇恶之华。在他的眼里,巴黎毕竟没有春天,但就在对春天的期待里,最卑微的生命,也一定会觉得,它们正居住在天堂里面。在春天里,没有哪一种情感是卑下的,也没有哪一种生命是低贱的。只要是自由自在的生命,都是高贵的。
    
  郁达夫那春风沉醉的晚上,是那么阴郁凄清,是难耐的被褥里压抑的人性。那时,大约春光也已经老透了吧?黑暗的小房里腐浊的空气,同蒸笼里的蒸气一样。而屋外呢?天上罩满了灰白的薄云,同腐烂尸体似的,沉沉盖在那里。云层破处,也能看得出一两点星来,但黝黝看出的天色,好象有无限哀愁蕴藏着。我听到一个声音呐喊,祖国呀祖国,我的死是你害我的。
  
  我们生活在这个世界里,确实应该学会,更多更深刻的谦卑与感恩。钱钟书笔下的春天,便是如此低贱。到处是阳光,不像射破屋里阴深的那样明亮;到处是给太阳晒得懒洋洋的风,不像搅动屋里沉闷的那样有生气。就是鸟语,也似乎琐碎而单薄,需要屋里的寂静,来做衬托。而我们有什么理由,以喧嚣和浮华,矫情和虚伪,来打扮粉饰春天的繁华呢?
    
  不过,周作人则觉得,春天是高贵的,但它的高贵,却源于所谓的低贱,卑微的心。诗人海子心里的春天,复活的春天,也是充满着野蛮而悲伤、空虚而寒冷的。在他眼里,春天是黑夜的儿子,沉浸于冬天,倾心死亡;被劈开的疼痛,在大地弥漫。分裂而破碎的意象,缺乏连贯的臆语,传达着伤痛而荒凉的心境,带来了大地复苏之后,到处弥漫着的不祥惊恐。
    
  春天是低贱的,同时也是高贵的;我们对于春天的爱,既是卑微而绝望的,但也是充满向往的。尤其是对那些经过漫长冬天苦寒的人们,春天毕竟是运命变奏的一种音符。让我们唱着这样的歌,真实而从容地走进春天。在这阳光明媚的春天里,我的眼泪忍不住地流淌。也许有一天,我老无所依,请把我留在,在那时光里;如果有一天,我悄然离去,请把我埋在,在这春天里。
    
    
分类:随笔 | 评论:4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