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化人生 名博

超脱的三重境界:第一、无俗,超脱俗世;第二、无我,物我合一;第三、无道,甚而超越最高、绝对的理念。
博主:王绍叶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灵魂:能把我们引向永生的天堂么?

  小的时候,在乡下就看到招魂的仪式。有人在很远的地方死了,就请来道士,经过一番折腾,算是把人的游魂招了回来,让死去的人有了归宿。还有,每当过节时,总会看到父亲,在家园的各处,摆上不少的食物,据说,都是拿来给先人的灵魂吃的。所以,我原先很相信灵魂的存在,也觉得在现实世界之外,还有一个神界存在着。
  
  不过,就跟其他观念一样,随着生命的成长,关于灵魂的有无,不是越来越清晰,反倒越来越糊涂。我想到鲁迅小说《祝福》中,祥林嫂和鲁少爷的对话。祥林嫂问,人死后,到底有没有灵魂呢?他答,论理也该有,然而也未必;那么,便有地狱了?祥林嫂再问;其实,到底有没有灵魂,我也说不清。鲁迅也终于没能给垂死的祥林嫂,予以精神的安抚,反而增添末路人的烦恼。
  
  如果,现在有人这样问我,我也会如此搪塞的。其实这一问题,自古以来就一直在困扰着人们,也安慰着人们。有人摒弃来世,否认灵魂的存在。但大多数人却相信灵魂是存在的,因此,也大都相信报应说。以为人在世上为善或作恶,死后的灵魂,将会受到上帝或阎王的审判,或者上天堂,或者下地狱。这也是所有宗教存在的理由,宗教就是对灵魂的审判。
  
  我觉得,几乎所有人类文化,都建立在有灵的世界之上。人类的童年时代,总是有一个完美的有灵世界,也就是童话世界存在,作为那些伟大灵魂的化身,诸神在参与和决定着世上的一切。所以,有人认为,对灵魂存在的认知,奠定了人类进步的基础,并激发起人们修炼灵性品质的渴望。人在尘世中生存的目的,就是为了灵魂,在来世的生活做准备。
  
  灵魂的显现,和来世的存在,是一种必然的联系,只有来世,才能安置我们的灵魂。无论是极乐城堡,还是大同世界,或者莲花王国,还是伊甸园,都是我们的向往,精神的寄托,也是宗教给我们描绘的灵魂归宿。看来,未知的总是如此完美,以至于让我们觉得,为了能够抵达来生的世界,现实中所有苦难,所有遭逢和灵魂的历练,都是值得的,也是必须的。
  
  但是,宗教之中也有另类存在,那就是佛教。佛教认为,灵魂的存在,是一切烦恼苦难的根源,灵魂只是我们心中一个大妄想。根据佛教所说,我见,或者灵魂,都是臆造、虚妄的。相信灵魂存在,不但毫无依据,而且还会产生我执,如私欲、贪欲、执著、憎恨等,是人与人之间的争斗,民族和阶级对立的根源。总之,这种虚妄的邪见,是导致世界上一切罪恶的根本原因。
  
  为什么人们总以为,灵魂的存在是佛教思想的基础呢?因为佛教有轮回说,既然轮回存在,那么灵魂就一定存在,不然,人死之后是什么来参与轮回呢?我想应该是无我。佛陀看一切事物皆生灭无常,物质世界如此,精神世界也是如此。可见,灵魂的不变和永恒性,是不可能的。不但人死后没有永恒的灵魂,就是人活着的时候,我们的身心,也都是活在刹那的变幻之中。
  
  所以,佛曰,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何况人呢?人本无生死,因爱而有之,灵魂也就是因世上的邪见而产生。金刚经言,凡所有相,皆为虚妄。万物无邪见,所以没有灵魂,也就自生自灭、自然自在;而人有了灵魂,也就有了邪念丛生。只有消去所求之心,无明自灭,妄心即灭,真心即显。只有这样,人才能回归自性,或佛性,又叫妙明真心。
  
  因此,佛超度的只能是无我,并不是肉体,或者附于肉体之上的灵魂;如果迷信有永恒的灵魂存在,那么超凡入圣的解脱生死,也就不可能了。这就是佛教特殊优胜的地方,既消除灵魂的永久价值,却又更加肯定自性的超脱。至此,我终于明白祥林嫂的烦恼了,即使她已经将自己所有积蓄,都用来捐了门槛,让千人跨万人踩,但是,至死她的内心也不得安息。
  
  为何?就是因为她相信灵魂不灭,所以害怕到了阴间,被男人裂身瓜分。如果没有灵魂的说法,也许她就会平平静静地走了。由此我想,如果确信有灵魂存在,我们便要为灵魂寻找归宿,还要担心是进入天堂,还是堕落地狱,即使是天堂,也太虚渺了;如果我们摒弃灵魂,便要寻求无我的修炼,以达到生命的超度。试问,又有几人能达致无我之境呢?
  
  我曾和自己的老父亲,谈到过死亡及来生的问题。令我想不到的是,父亲虽然惜生怕死,但对于再生投胎之类,却没有半点期待;虽然他对祖先维恭维敬,仰拜有加,但却很主张薄奠,显然,他对于来生是不在乎的。因为他是个唯物论者,不相信鬼神,也不羡慕天堂。由父亲我想到垂暮之年的林语堂,当别人谈到死亡时,他总是泪眼婆娑,对生命充满无限的留恋。
  
  看来,有没有灵魂,甚至有没有来世,对于我们都并不重要,也不能决定我们的幸福和安宁。所以,直到现在,我也不准备皈依任何宗教,也不怎么听那些关于灵界或来世的蛊惑。活在当下,感受真实的时光,带来的快乐或者忧伤。除了此时此刻,我们能把握什么呢?我只希望自己的生命,能够象泰戈尔说的那样,生如夏花之灿烂、死如秋叶之静美,这便够了。
  
分类:随笔 | 评论:19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
  • 头像
    王绍叶2010-10-21 13:59
    生如夏花之灿烂、死如秋叶之静美,这便够了。
  • 头像
    风清雨扬2010-10-21 14:07
    不畏生 不畏死 生如夏花之灿烂 死如秋叶之静美
  • 头像
    荒漠上的风2010-10-21 15:51
    人的一生,就是逐渐走向死亡的过程,关键就是看你能否活的镇定、有勇气、有智慧。千万别信神,那是统治人的东西,自由才可贵!
  • 头像
    云边雨2010-10-21 15:58
    我倒是信自己的神,他们在我头顶的三尺之上,看护着我的灵魂。好让她妥当妥当再妥当些。
  • 头像
    闲闲一色2010-10-21 16:58
    佛的理论,你怎样想,怎样讲,不过是盲人摸象,各执一端,究竟有没有灵魂?你不能证明,但也不能证伪。
    这真是个大问题。
  • 头像
    云飞故里2010-10-21 19:12
    生如夏花之灿烂、死如秋叶之静美,这便够了
  • 头像
    玫瑰夏2010-10-21 20:04
    把这一生,该遇到的全都遇见。把这一生,该欠的全都还完。然后,永远归为尘,这就是最大的心愿。
  • 头像
    430421198205192010-10-21 22:46
    好一个看得开的人,生如夏花之灿烂、死如秋叶之静美,博主很是不错。
  • 头像
    olive7506182010-10-22 11:21




    人生
  • 头像
    王绍叶2010-10-23 13:29
    风清雨扬2010-10-21 14:07
    不畏生 不畏死 生如夏花之灿烂 死如秋叶之静美
    超越生死是人生的终极
    问好
  • 头像
    王绍叶2010-10-23 13:30
    yhqq4252010-10-21 15:04
    我觉得无论是怎样的生活、追求、信仰,不是用来骗人就是用来骗自己,生命总是狭隘的,并受着狭隘而原始的情感的控制,也许我的一生都将是不断突破“狭隘”的过程,冠以“追求”的美名而仅仅是让原始的“攀爬索取”体面一些
    也许我的一生都将是不断突破“狭隘”的过程,冠以“追求”的美名而仅仅是让原始的“攀爬索取”体面一些
    说得好,问候你
  • 头像
    王绍叶2010-10-23 13:31
    荒漠上的风2010-10-21 15:51
    人的一生,就是逐渐走向死亡的过程,关键就是看你能否活的镇定、有勇气、有智慧。千万别信神,那是统治人的东西,自由才可贵!
    怕死也许也没有什么不好,不应该受到鄙视
  • 头像
    王绍叶2010-10-23 13:32
    云边雨2010-10-21 15:58
    我倒是信自己的神,他们在我头顶的三尺之上,看护着我的灵魂。好让她妥当妥当再妥当些。
    如果这样,就没有什么惧怕,也不会陷于迷惘了
  • 头像
    王绍叶2010-10-23 13:34
    闲闲一色2010-10-21 16:58
    佛的理论,你怎样想,怎样讲,不过是盲人摸象,各执一端,究竟有没有灵魂?你不能证明,但也不能证伪。
    这真是个大问题。
    佛教是一种开放的体系
    你随意往里面装什么似乎都无妨
  • 头像
    王绍叶2010-10-23 13:36
    云飞故里2010-10-21 19:12
    生如夏花之灿烂、死如秋叶之静美,这便够了
    面朝大海,逐水而居
    生如夏花,死似秋叶。
  • 头像
    王绍叶2010-10-23 13:38
    玫瑰夏2010-10-21 20:04
    把这一生,该遇到的全都遇见。把这一生,该欠的全都还完。然后,永远归为尘,这就是最大的心愿。
    人生只求匆匆而过,惊鸿一瞥
    才是最美的
  • 头像
    王绍叶2010-10-23 13:39
    430421198205192010-10-21 22:46
    好一个看得开的人,生如夏花之灿烂、死如秋叶之静美,博主很是不错。
    镇定是无奈,看开也是无奈
    人生就是处处无奈,时时无奈
  • 头像
    王绍叶2010-10-23 13:41
    olive7506182010-10-22 11:21




    人生





    人生
    呵呵,像不像羊羔体诗歌啊
  • 头像
    流浪的海贼王2010-10-28 21:36
    我相信他的存在,是因为想念的人,虽然他们已经远去,但我愿意在某一天某一个地方和他们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