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化人生 名博

超脱的三重境界:第一、无俗,超脱俗世;第二、无我,物我合一;第三、无道,甚而超越最高、绝对的理念。
博主:王绍叶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侠女秋瑾:为何要让鲁迅挨刀子,判他死刑?

  秋瑾和鲁迅,同是浙江绍兴人,又同为现代中国历史上杰出的人物,因此,有人常常把他们作比较。虽然他们同样东渡日本留学,同样参加了早期的反清活动,但毕竟志不同,而道不合。最后,他们选择的人生道路也截然不同。一个成了中国妇女界为革命牺牲的第一人,被称为鉴湖女侠;一个则成为以笔作为武器,来揭露民族劣根性,唤醒国民的文化旗手。也因为如此,他们之间并没有什么乡情或友情,反而却互相心存疑窦,甚至结仇反目。
    
  据日本学者考证,早在日本留学期间,留日英豪陈天华,因抗议日本政府颁布取缔清国留学生规则,而蹈海自杀。留学生们公推秋瑾为召集人,在留学生会馆召开陈天华追悼会。会上,秋瑾当众宣布,判处反对集体回国的鲁迅和许寿裳等人死刑,还拔出随身携带的日本刀大声喝道:投降满虏,卖友求荣;欺压汉人,吃我一刀。那么,为什么秋瑾会当众判处鲁迅等人死刑呢?因为在如何抗议日本政府的问题上,留学生内部发生了剧烈的冲突。
    
  作为自费留学的秋瑾,主张集体回国,以示抗议;而官派留学的鲁迅、许寿裳等人,却极力反对。可见,秋瑾和鲁迅的关系,从一开始就是对立形态的。秋瑾和鲁迅,虽是同乡,但秋瑾长期随其父宦游湘楚之地,固然她的性格中,已经注入了太多湘人血性的成分,形成柔媚侠骨的个性,也就不同于在温文醇厚的绍兴,土生土长的鲁迅。秋瑾对于鲁迅的判决,也就是对鲁迅人格的否定。当她就义之前,一一念别的同志中,自然也就少了鲁迅这位乡党。
    
  秋瑾无疑是现代中国第一侠女,她从一个家庭妇女,成长为一位视死如归的革命志士,至今仍然是我们景仰的民族革命先驱之一。孙中山曾评述说,光复以前,浙人之首先入同盟会者秋女士也。今秋女士不再生,而秋风秋雨愁煞人之句,则传诵不忘。她慷慨就义的悲壮之举,曾令多少男儿折腰;而她的一曲《对酒》诗,又该让多少男人汗颜。诗曰,不惜千金买宝刀,貂裘换酒也堪豪;一腔热血勤珍重,洒去犹能化碧涛。  
    
  读了秋瑾的诗,便觉得辛弃疾或文天祥的爱国诗词,也不过尔尔。她写道,危局如斯敢惜身?愿将生命作牺牲;拚将十万头颅血,须把乾坤力挽回。而面对秋瑾的诘问,又该让多少男人羞愧难当。她说,肮脏尘寰,问几个男儿英哲?算只有,蛾眉时闻杰出。不知道这样的话,是否是对鲁迅这等男人说的。不过,却让当时浙江江山县令李钟岳这个男人,面对秋瑾的大义凛然,而受到良心谴责,最后选择自尽,这是对秋瑾壮烈捐躯的最好反衬。
    
  但是,对于秋瑾的道义之死,鲁迅却始终不以为然。在秋瑾英勇就义十多年后,鲁迅在他的小说《药》中,塑造了革命者夏瑜的形象,以暗喻秋瑾式的革命。革命者夏瑜的血,却被华老栓等愚弱者,当成了医治痨病的稀奇药引,这是怎样一种悲哀。秋瑾式的革命志士,试图以牺牲生命来缩短革命的时日,却不知,活的躯体里的沸腾热血,却被一大群愚弱痴钝的人引颈觊觎着。这样的革命,只能是悲剧结局,而他们的血也就算白白流掉。
    
  这也就说明,秋瑾和鲁迅,确实是道不同,而不相为谋。鲁迅曾在学生集会上说,我只好咬着牙关,背了战士的招牌走进房里去,想到敝同乡秋瑾姑娘,就是被这种劈劈拍拍的拍手拍死的。我莫非也非阵亡不可么?在他看来,秋瑾的死,是被她的同志捧杀的,而秋瑾的死也只是满足被捧的虚荣罢了。他还说,叫喊几声的人独要硬负片面的责任,如孩子脱衣以入虎穴,岂非大愚么?鲁迅直把自己,当成跳出大愚圈子的幸运儿。
    
  也许,在他的理念中,艰难地活着,显然比慷慨赴死,能做更多有意义的实事。但他没有看到,秋瑾的死,已经远远超出个体死亡本身的意义。秋瑾的血,牵动着古老民族的神经末梢;秋瑾之死,引起了公愤民怨;秋瑾的秋风秋雨,检验了中国人的良知底线。在万马齐喑的旧中国,秋瑾以殷红的血,触痛了麻木的国人,让最无情的人也恻隐,让有良知的人愤慨。所以我们说,秋瑾的血没有白流,即使它曾作为人血馒头,去作为治病的药引。
    
  鲁迅是惯于挑剔的,就算是对另一个古代同乡陆游,鲁迅也有复杂的评价。他对陆游,固然欣赏其文采和爱国主义,但也将他的喜欢夸张,好做豪语归入慷慨党之流,认为要打过折扣,才能见出真价值。因此,鲁迅自己对于战士,或者革命家的虚荣,却有着清醒的认识。他曾开宗明义地说,我绝不是一个振臂一呼应者云集的英雄,但我可以呐喊,呐喊是助阵,助威或帮忙,不是冲锋。确实如此,鲁迅曾在革命需要他冲锋的时候,临阵脱逃了。
    
  据了解,鲁迅留学日本时,曾参加过光复会,这是一个以组织暗杀,和会党起义为主的反清组织。年轻的鲁迅,曾以其激烈的救国热情,成为这个组织的积极分子。当时的光复会骨干徐锡麟刺杀安徽巡抚恩铭,结果被恩铭的亲兵剖腹挖心。消息传到日本东京,鲁迅在集会上义愤填膺、慷慨陈辞,大有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意思。但是,不久另一个刺杀任务,被派到他头上。鲁迅起初是答应了的,但临行之前又退缩,理由是他有母亲需要奉养。
    
  鲁迅的举动,不由让人想起他的亲弟弟周作人,当时没有离开北京,也是以上有老、下有小、家累重为由,而最后投入日本人的怀抱。看来周家的家传遗风,是把民族大义或者革命气节,置于孝敬慈母的孝道之下的。因此,鲁迅在世时,便有人讥嘲鲁迅贪生怕死,说树人颓废,不适于奋斗,是个世故老人。不过,也有不少人却认为,这是鲁迅的智慧所在。他清醒地看到,自己不是革命领袖,只是文化助阵者,这不是胆怯,而是高度的清醒。
    
  确实,无论周家兄弟如何志趣相异,如何反目,但在某些方面,却又显示出血缘的相近。他们都有着浓重的日本情结,都有超人的生活智慧,以至于让人觉得颇有投机心智,过于世故,甚至缺乏应有的气节。他们都很懂得如何保护自己,不赞成作无谓的牺牲,或者陷入格斗。对于秋瑾和鲁迅的恩怨,也是因为人格上的迥异,而至于决裂,相互成为革命路途上的异己者。秋瑾对于鲁迅,是公开的判决;而鲁迅之于秋瑾,却是暗讽和贬毁。
    
  当然,这并不影响他们在历史上的位置。秋瑾尚武,有决绝的行动力,是行动上的猛士,在她身后,也不都是鲁迅所认为的苍凉,而是一座令人仰止的人格丰碑;而鲁迅崇文,是思想上的智士,自然也不是秋瑾所说的投降满虏、欺压汉人的汉奸,鲁迅自有他的历史功用。所以有人说,他们是文死谏、武死战,都是那个时代不可或缺的。拥有秋瑾和鲁迅,不仅让绍兴何其有幸,也让民族增光生辉。如果他们再世,则天下定能久治矣。
    
    
    
  
  
分类:随笔 | 评论:11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
  • 头像
    王绍叶2010-10-20 07:19
    秋瑾:投降满虏,卖友求荣;欺压汉人,吃我一刀。鲁迅惨了
  • 头像
    olive7506182010-10-20 08:36
    问好先生,受教。
  • 头像
    风清雨扬2010-10-20 08:57
    现在鲁迅果然惨了,他的文章被赶出语文课本,越来越脆弱的意识形态承载不了那么一点历史感,鲁迅自诩为历史的中间物,迟早是要被过渡掉的。但只要国民劣根性、做戏的虚无党们继续存在,鲁迅是永不过时的。
  • 头像
    三味集2010-10-20 19:55
    鲁迅是永不过时的
  • 头像
    梅雨夜荷2010-10-20 20:02
    教材的变更,只是为了响应课程改革的号召。或许多年以后,他们才会知道,没有鲁迅,一个时代都黯然失色!不是个人崇拜,是历史!
  • 头像
    王绍叶2010-10-21 17:25
    olive7506182010-10-20 08:36
    问好先生,受教。
    谢谢访问,问好
  • 头像
    王绍叶2010-10-21 17:28
    风清雨扬2010-10-20 08:57
    现在鲁迅果然惨了,他的文章被赶出语文课本,越来越脆弱的意识形态承载不了那么一点历史感,鲁迅自诩为历史的中间物,迟早是要被过渡掉的。但只要国民劣根性、做戏的虚无党们继续存在,鲁迅是永不过时的。
    对于鲁迅,也许我们先前景仰太多
    所以,现在在其神圣之上,涂鸦几笔,也是应该的
  • 头像
    王绍叶2010-10-21 17:29
    三味集2010-10-20 19:55
    鲁迅是永不过时的
    确实如此,鲁迅也是中华文化的老字号了
  • 头像
    王绍叶2010-10-21 17:31
    梅雨夜荷2010-10-20 20:02
    教材的变更,只是为了响应课程改革的号召。或许多年以后,他们才会知道,没有鲁迅,一个时代都黯然失色!不是个人崇拜,是历史!
    应该说,没有鲁迅,所有时代也会黯然失色的
    鲁迅属于所有时代,正如那些圣贤一样
  • 头像
    梅梦的日子a2010-10-21 20:58
    内涵如海,文题似舟.
  • 头像
    啥时候能对2010-10-23 08:06
    秋瑾舍生取义,却是大勇气,极令人敬佩。可悲的是,其所关心之国家人民,却未必值得其关心。不知秋瑾有无父母亲人,自己牺牲,已是最大的损失,亲人悲痛,更增荒凉。而目的却是为鄙薄小人争权益,实是可悲。忍不住为秋瑾一叹。
    或者鲁迅自有其缺点。可是莫以善小而不为。鲁迅虽无绝大牺牲精神,但是已强于世上无数人。世人如都如鲁迅,今日世界必是一片祥和清明。以我等品行学识,实应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