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化人生 名博

超脱的三重境界:第一、无俗,超脱俗世;第二、无我,物我合一;第三、无道,甚而超越最高、绝对的理念。
博主:王绍叶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九九重阳:人生不过两三事

  重阳节,去拜访了一位老者。他清癯而朗然的脸上,写着岁月的沧桑,又表现出难得的睿智和淡定。对他早就久闻其名,因为他既是一位经过战火锤炼的勇士,又是弃戎而执笔的文人;也曾被打成右派,以致妻离子散,然后又逢着改革开放,而成为一位深孚众望的地方官。照例有人请他回忆往事,而他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人生不过两三事而已。
    
  对于别人,也许是几天几夜都讲不完的故事,而对于他,却只不过两三事。我记起一本书上的人物说的,我不觉得人的心智成熟,是越来越宽容涵盖,似乎什么都可以接受。相反,人生应是逐渐剔除的过程。懂得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不重要的又是什么。而后,做一个纯简的人。我觉得,纯简的人,就是保持内心简单的人,对于世间人事,对于感情,皆然。
    
  我一直欣赏沈从文的那一句话。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当沈从文已到了古稀之年,当他要下放到农村改造时,还从鼓鼓囊囊的口袋里,掏出一封皱头皱脑的信来。他把信举过头顶,面色羞涩而温柔地对二姐张允和说,这是三姐给我的第一封信。接着,吸溜吸溜地哭了起来。
    
  在沈从文逝世之后,张兆和说,从文同我相处这一生,究竟是幸福还是不幸?得不到回答。我不理解他,不完全理解。后来逐渐有了些理解,但是,真正懂得他的为人,懂得他一生承受的重压,是整理编选他遗稿的现在。过去不知道的,现在知道了;过去不明白的,现在明白了。他不是完人,却是个稀有善良的人。而沈从文的人生,也是稀有的简括的人生。
    
  在沈从文一生中,虽然也有过短暂的婚外情,但是,他心里始终装着的爱人,无疑只有张兆和,那个永远是正当最好年龄的人。所以,到了垂老之时,才有那种纯简的爱心。我一直相信,人生的阅历太复杂了,未必是件好事;美好的事物见多了,便不显得珍贵,尤其是感情。当一切都成为过眼云烟,留在心底的,往往只有一个昵称;至死喊着的,往往只有一个名字。
    
  在我的眼里,男人大都是感情的浪子,而女人却专情的多。一个女人,往往为了一种情绪,有如一枚种子,为了一颗露珠,可以感动一辈子;因此,那些动人的诗歌,总是写给女人,不管她是在花季,还是凋零如黄珠。水只有稀少,才弥显珍贵;感情在女人的心头,总是愈少愈知足。女人就象清泉中的鱼,情事多了,反而水会变得浑浊,就会造成缺氧而窒息。
    
  而与沈从文的感情人生相对照的,我想到了现代的另一个文人胡兰成。胡兰成平生爱桃花,果真是情事亦如桃花,开到荼靡。在每一场的花事中,他都倾尽爱意,浓得化不开;在他的情浓意满的笔下,个个女子都是好的,都是他极喜欢的;他爱过的女子无数,却每一段感情都是真的。他甚至对每个亲近的女子,都喜欢许诺以婚姻,以终生的幸福。
    
  于是,在他的自传《今生今世》中,所表现出来的,仍然是一种浪子的情怀。就象他自己说的,我不但对于故乡是荡子,对于岁月亦是荡子,而对于女人则更甚。那个被他称为小周,一度是张爱玲心头痣的周训德,曾在胡兰成的留念照后面,题上打油诗,春江水沉沉,上有双竹林;竹叶坏水色,郎亦坏心人。几乎和胡兰成有染的女人,都有过这样的幽怨。
    
  因为他,只知道随性而动,全不考虑责任,想爱便爱。正如他自己所言,我于女人,与其说是爱,毋宁说是知。于女人,他必然是有些手腕的,不露声色,给人安安静静的好;对女人从不隐瞒情史,每段感情都有惑人的真实度。只是胡兰成的爱毕竟是易逝的,他绝不缠结,因为他懂得,幻惑必将幻灭,故有无皆可,离合不惊,这也正印合了他的人性。
    
  只是到头来,春已尽,花事了了,欠命的命已还,欠泪的泪已干;爱就是爱,恨必是恨,一切尘事必有个凡俗的结终。以我的感受,爱多一个人,心里就多一份负担,一份未了的孽情。当一场情事之后,伴随的往往是一生的负疚,一世的牵挂。胡兰成的人生,想来必是多事的人生。即使他是如何的超脱,但却无法逃脱命运的追踪,以致客死他乡,魂魄飘零。
  
  而那些他爱过的女人,也几乎没有好的人生,那也是蒙他爱的滥觞所赐吧。不过,人世间的轮回,总是从无知到有知,然后再回归无知;从虚无到绽放,然后再还复沉寂,有谁又能够逃得脱呢?因而庄子说,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相濡以沫不是生活的常态,而是非常时刻的非常之态,倒真不如相忘于江湖,来得逍遥自在些。要想人生不多事,也许只有如此了。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当我们倏忽过完大半生,却忽然觉得人生其实不过如此。我们的生活,只不过是前人生活的重复,了无新意;人生如同世间流转起伏的情缘意志,并没有什么不同,都是旧事重提罢了。就算有过生离死别无数,就算曾爱得死去活来,最终只不过是幻梦一场。人生之终极,总给人巨大的苍茫感,由远及近,把我们密密地笼罩起来。
    
  我想起那位老者说的话,他说,我这个人有个特点,就是对于过去的事,尽量不放在心上,这样好空出位置来,装下新鲜的事。也许能够放弃,能够遗忘,也是一种幸运和福分。也许到了最后,到了九九重阳日,我们每个人心里,都会有人生的精华版。就是把繁芜都去掉,把恩怨都泯灭,只留下平平淡淡两三事,慰着心底,然后去看天高云淡,细水流长。
    
  所以,佛说,一花一世界,一木一浮生,一草一天堂。诗人布莱克也说,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无限掌中置,刹那成永恒。在我看来,繁华的尽头不是荒芜,而是纯简归一;生命的终极不是拥有,而是舍弃。华丽的世界里,布满时间的漏斗,我们的内心,在不知不觉中,一点点被掏空。当我们回首人世间,不免感叹道,人生不过两三事而已。
    
分类:随笔 | 评论:22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