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化人生 名博

超脱的三重境界:第一、无俗,超脱俗世;第二、无我,物我合一;第三、无道,甚而超越最高、绝对的理念。
博主:王绍叶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托尔斯泰:没有孔子和老子,《圣经》就不完全了

  当中华民族处在衰败没落的时候,有一个思想者却对之大加赞美。他说,中国人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民族;中国人是世界上最大的民族,他们有四亿五千万,几乎是俄国人、德国人、法国人、意大利人、英国人的总数的一倍以上;中国人是世界上最爱好和平的民族。他们不想占有别人的东西,他们也不好战。中国人都是庄稼汉,他们的皇帝自己也种田,因此中国人是世界上最爱好和平的民族。这个人就是俄罗斯文学大师托尔斯泰。
  
  这是托尔斯泰晚年,1844年间,在他的随笔《中国的贤哲》中,所下的结论。在我的见识中,很少见过一个外国贤者,对于中国如此没有保留的赞许。托尔斯泰还认为,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民族,在劳动中比得过中国人:吃得那么少,干得那么多。而且世界上没有一个民族能比得过中国人,那样善于耕种土地,并靠土地养活自己。如果一亩地能养活一个俄国人,两个德国人,而这同一面积的土地,却能养活十个中国人。
  
  除了他说的,中国的皇帝自己也种田,这一点不符合事实外,其他几乎都是中国人的优良品质。尤其是他对于中国的贤哲,如老子、孔子等,绝对是敬仰有加。而托尔斯泰之所以如此赞美中国人,和孔子、老子对他的巨大影响是分不开的。他自己越读孔子,越来越深刻,越来越好。甚至觉得,如果没有孔子和老子,《圣经》就不完全了。他将孔子、老子与西方古典哲学家亚里斯多德、柏拉图,以及爱比克泰德、马克•奥勒留及著作相提并论。
  
  他在日记中写道,什么也没写,专心研究孔子,感到很好,吸取精神方面的力量。很想写出我现在所理解的《大学》和《中庸》。他对孔子的研究甚至入了迷,他曾以孔子的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为主题,写了题为《川逝》的小说。他欣喜地说,孔子的中庸之道妙极了,同老子一样。顺应自然法则,即智慧,即力量,即生命。我的良好的精神状态,也要归功于阅读孔子,而主要是老子。因此,当他处在思想迷茫之中,是孔子和老子为他指点了迷津。
  
  当托尔斯泰感到, 在探索生命问题的答案过程中,和一个在森林中迷路的人的感觉完全相同。在这一时期,托尔斯泰为了解决我为什么要活着,为什么要有愿望,为什么做事?这些从无知的婴儿,到大智大慧的老人心里,都有的最简单的问题,托尔斯泰因此阅读了大量东西方的宗教、哲学著作。从他的《忏悔录》中,我们可以知道,包括《圣经》,古典的苏格拉底、柏拉图,近代的黑格尔、叔本华,以及东方的佛教经典,但是,人生的困惑,仍然不时在纠缠着他。
  
  直到《忏悔录》完成后,托尔斯泰仍没能从困惑中走出来,人生的迷茫和探求仍在继续。这时候,是中国的贤哲给他指出了生命的归宿,是孔子让托尔斯泰主义的思想内容更有深刻性和丰富性,让他认识到人性的美好和良善。是孔子让他明白,没有一个人心中不是蕴藏着爱、善、美、礼仪和智慧。虽然都有与生俱来的天赋和善,却只有很少的人能够使这种善在自己身上培养成熟。所以往往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在自身发现这种善并加以哺育。
  
  因而,只有具备巨大的理性、聪明和天赋的智者才能培植起心灵的善,他们是人群中的杰出者。于是天父委命他们当领路人、为人师表,为此一代代委命他们管理并教导人们,为使所有的人返回到自己固有的纯朴中去。这就是孔子给予托尔斯泰的,最突出的思想启示,为托尔斯泰主义最后的形成,奠定了很好的基础。而老子的思想,对于晚年的托尔斯泰,更无异于不可或缺的精神寄托。直到托尔斯泰逝世的前一年,他还为张扬老子的学说而不懈努力。
  
  托尔斯泰是这样来认识老子的,他认为老子最大的启示,就是教导人们从肉体的生活转化为灵魂的生活。老子的全部学说,就在于指出这一转化的道路。也正因为如此,老子的全部学说叫做《道德经》。托尔斯泰甚至把老子学说的基础,说成是一切伟大的、真正的宗教教义的同一个基础。因为在老子看来,人不但是只为自己谋幸福的有形体的人,而且,人还另有一个无形体的灵魂,存在于一切生物之中,并赋予这个世界以生命和幸福。
  
  托尔斯泰还将老子的学说,与基督教的思想作了比较。他认为,老子的思想,和基督教教义的基本思想完全一致。根据老子的学说,人与上帝藉以沟通的唯一途径就是道。而道,只有通过弃绝一切个人肉体的东西,才能获得。道既是与天沟通的道路,又是天本身。要想达到精神的神圣境界,唯有道。所以,老子的真髓,也就是基督教的真髓。二者的实质,都在于弃绝一切肉体的东西,表现出构成人的生命基础的,精神的、神圣的本源。
  
  当然,老子还对托尔斯泰的处世形态,他的一言一行产生了影响。托尔斯泰曾在日记里写道,一早起身,收拾了房间。安德留沙打翻了墨水瓶。我责备了他,脸上的表情一定是恶狠狠的。做人应该是老子所说的,象流水一般。没有障碍,它向前流去;遇到堤坝,就停下来;堤坝出了缺口,再向前流去。容器是方的,它成方形;容器是圆的,它成圆形。因此,它比一切都重要,比一切都要强大。从中看出,托尔斯泰理解上善若水的思想,是很精确的。
  
  可以说,对于孔子、老子的阅读及热衷,几乎贯穿了托尔斯泰的后半生,直到他的生命最后一刻。1905年,中国留俄学生张庆桐曾寄给托尔斯泰一封信,托尔斯泰回信说,很久以来,我就很熟悉中国的宗教学说和哲学,更不用说关于孔子、老子和他们的著作了。在与晚清学者辜鸿铭的通信中,托尔斯泰写道,中国人的生活引起我极大的兴趣,我曾竭力要知道那一切,尤其是关于中国人宗教的智慧的宝藏,孔子、老子、孟子的著作。
    
  因此,我们看托尔斯泰主义,它的精髓就是,道德的自我完善,不以暴力抗恶以及宣扬博爱。这些思想中,无不闪烁着孔子、老子思想的光辉,同时,也是所有人类圣贤所具备的思想。托尔斯泰说,如果想做一个道德完善的人,需要经受很多考验,因为在人心中那个兽性的人会不断站出来试图掩盖每个人温良的本质,诱惑人要及时享乐。所以,当我们认识到自己内心的这种二重性,就不得不经常要进行道德的自我完善。
  
  我认为,道德的自我完善,保持对生命检视的态度,始终是人类自我拯救的唯一途径。孔子说,吾日三省吾身,就是道德自我完善的经常性手段。而西方思想先祖苏格拉底说,一个没有检视的生命,是不值得活的,内省不仅是了解自己做了什么,最重要的是透过它了解了自己真正的意图。另一个西方先行者柏拉图也说,内省是做人的责任,没有内省能力的人不配做人;人只有透过自我的内省,才能获得良知和崇高的道德感。
  
  我一直以为,中国人的思想发展,几乎止于先秦。在这之后,中国人的思想,大都是在浑浑噩噩之中度过的。古人有一句话,天不生仲尼、万世如长夜,这话也许有虚夸之嫌。但是,当我们回首中国思想发展历史,孔子、老子等先秦诸子,至今仍然是中国思想发展历史上,不可逾越的高峰。我想,是什么让托尔斯泰对中国人如此赞许呢?就是因为有孔子、老子这样的圣贤;为什么现代中国人被人视为病夫和弱小呢?就是因为缺少能够支撑起民族精神脊梁的圣贤。
  
  
分类:随笔 | 评论:5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