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化人生 名博

超脱的三重境界:第一、无俗,超脱俗世;第二、无我,物我合一;第三、无道,甚而超越最高、绝对的理念。
博主:王绍叶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通过爱:人类才能真正懂得比自身更伟大

  泰戈尔是现代真正称得上圣人的先贤之一,他的诗在印度享有史诗的地位。正如印度人认为的那样,他是我们圣人中的第一人,不拒绝生命,而能说出生命之本身的,这就是我们所以爱他的原因了。对于泰戈尔,他的思想就是奉献给神的礼物,而他本人是神的求婚者。也有人称,泰戈尔更是一个孩子的天使。他的诗正如天真烂漫的天使脸庞;读他的诗,就能知道一切事物的意义,就感得和平,感得安慰,并真正懂得了爱。
    
  在他看来,只有通过爱,人类才能真正懂得比自身更伟大。人类突破自我狭小范围时,灵魂就有了欢乐。人在本质上既不是他自己的,也不是世界的奴隶,而是爱者。人类的自由和人性的完成,都在于爱。而爱是什么?爱就是给予,是包容。爱让生命具有渗透力,让人类所有灵魂融合起来,让灵魂与万物的精神结合起来。人类永久的幸福,不在于获得什么,而在于把自己献给比自己更伟大的神,献给比生命更崇高的观念,即祖国的观念、人类的观念、神的观念。
    
  我想,我们之中很多人,也许都是通过阅读泰戈尔的散文诗,来认识这位伟大诗人的;而我很早就读过他的《飞鸟集》,第一次体会到诗的神圣和美好。感觉到他所有思想感情,都沉浸在无边的爱之中,对自然,对人类,对一切存在。但是,要想更深刻了解泰戈尔,不得不去拜读他的《人生的亲证》。我觉得,那是他思想的集大成者;而要真正解读泰戈尔,又不能不了解他对于梵的理解。梵在我们的文化中,就是代表佛,以及和佛有关的事物。
    
  但是,在印度传统文化中,梵就是最高真理,有如我们所说的道。世界万物都包括在伟大的梵之中,沐浴在梵的光辉之下。而泰戈尔对于梵理解,更有人生实践的意义。他认为,人生的价值和意义,不在于向外界索取,而在于验证梵,领略最高真理的奥秘。而亲证梵的唯一途径,是使我们的生命融汇于一切对象之中,使自己的心灵与周围的事物形成默契。这种对梵的亲证,不是简单的哲学思辨,而靠的是冥想和祭祀,靠的是对生活方式的调节。
    
  因此,印度才会出现世界上最多的苦行僧,这个民族对于精神的追求,几乎达到了一种极致。他们信奉这样的真理,当人类通过把个体融合于普遍,而获得最高目标时,人类才能从痛苦中解脱出来。正如泰戈尔所说,低级的洞察力,是关于科学等知识,它们对于人类有用,但仅仅使物质力量得到增加;而高级的洞察力,则是冥想和祭祀,热爱和信仰,那是灵魂对灵魂的感知;它带给人们的,不是物质力量的增加,而是内心无限幸福与欢乐。
    
  泰戈尔希望人们相信,人类的本质是精神,生命是一种灵性的存在。由于人类的属性是精神,所以可以探索到这个世界的奥秘,可以拥有丰富多彩的精神生活,感受到生而为人的尊严和幸福。由于人生的本质是精神,所以,要热爱美德和信仰;当人们的精神受到束缚,或者遭到伤害时,就要以精神的力量,去冲破束缚,抵御伤害,保持精神的自由和茁壮。为了保持精神的尊严,还要牺牲自我,甚至抛弃自我。
    
  和西方文明来自都市不同,中华文明和印度文明都来自于丛林,崇仰自然万物是它们的共同特征。西方近代文明的一个突出特点,是培养出身体、智力、意志更加出色的人,以向外界索取更多的事物。而具有梵的意识的人,对于宇宙,对于大地上的一切,不是索取,而是膜拜。他们总是有着无限的崇拜,向流水崇拜,向果实累累的大地崇拜,使心灵得到彻底的净化。他们的理想,就是在人和自然之间,建立起一种自觉的关系,平等和谐的关系。
    
  因此,泰戈尔劝诫人们,要以一种无差别、无憎恨、无敌意的精神,以无限的慈悲对待众生,当立、行、卧,直到睡眠时,都要保持既定的慈悲精神,这就是宗教虔诚的行为。如果生命的欢乐,没有充满整个无限的空间,那么单一渺小的人,对生命的渴望能有什么保证呢?而只要在人类之中,还存在着任何苦难和凌辱,就没有一个人能永远得到逃脱。泰戈尔之所以成为圣人,就因为他领悟了梵的真谛,并具有了一颗,对天下众生悲悯的博爱之心。
    
  基于这样一种泰戈尔哲学,所以他反复强调,应该激励人们去做正直善良的人,去关注自己的心灵世界;激励人们更多地关注社会的道德和信仰,而不是关注物质文明。他认为,人的真实性,不在于占据更大的空间,而获得权力;不在于通过外在的行为活动,而获得权力。人的真实性,是由他的内在世界来评定的,是由他的心灵范围来衡量的。人们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不能靠不义的手段,来达到自己的目的,来换取自己的成功。
    
  在泰戈尔看来,只有爱,才能把人的灵魂统一起来,才能把人和自然万物统一起来。通过爱,人们在自己周围的事物中证悟了他自己;通过爱,人们超越自己的局限而进入无限;通过爱,人类的灵魂充满完美的意愿。这一切,都使人们的灵魂,感到无限快乐。因此,爱是人类能够得到的最高幸福,因为只有通过爱,人类才能懂得比自身更伟大;才能真正懂得他的生命,存在于与万物的统一之中。
    
  而且,也只有爱,才能让人们的灵魂,有了更深远的向度。因为热爱灵魂,而爱某一个人;因为热爱真理和美德,而爱某一个人,这样的爱才是最深刻、最感人的,也是最有生命力的。所以,我们要说,我爱你,因为你的灵魂中有我的灵魂,你的命运中有我的命运,你的理想中有我的理想。而不是说,我爱你,因为你是我的亲人,你是我祖国,你是我的朋友。这样,我们在爱的道路上,就不至于迷失;在我们的爱之中,就能得到灵魂的快乐。
    
  人类的爱,不但体现在对待同类上,更多时候,体现在对待自然万物上。当我们读泰戈尔的诗,感觉在他笔下,无论是小草,还是河流,黄昏还是旭日,自然界万事万物,无不美好可爱,无不充满魅力。泰戈尔正是这样一个朝拜者,他以朝拜者的心灵对待神,以朝拜者的心灵对待人生,也以朝拜者的心灵,对待自然界的万事万物。他的伟大之处,正在于他的灵魂能容纳一切,有博大而深沉的爱,使灵魂的气息,与弥漫于万物的宇宙精神,亲密无间地结合在一起。
    
  泰戈尔把人类的历史,看成是灵魂异动的历史。他说,灵魂比人类积累的许多事物,比人们完成的种种行为,建立的各种理论,创造的所有物质财富,都更加伟大。因而,道德和信仰的标准,精神生活的标准,才是判断文明发展或倒退的根本标准。而在人类灵魂历史中,唯一能够把人类文明史连贯起来的,就是一种充满天地、绵延千古的博爱精神。泰戈尔说,人总是不断地在行为中,释放出他的动力,他的美,他的爱,这才是他真正的灵魂。
    
    
分类:随笔 | 评论:9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