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化人生 名博

超脱的三重境界:第一、无俗,超脱俗世;第二、无我,物我合一;第三、无道,甚而超越最高、绝对的理念。
博主:王绍叶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苏童:描写那么多性勃起,其实很幼稚

  最近,中国著名作家苏童凭着他近年来,在文学上的突出成就,获得了第八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苏童在获奖感言中说,今天这个时间风吹流沙,被覆盖的一小片草地,面对着人们的目光,一小片绿色,获得了尊重,还有爱。看来他对获奖很喜悦,但他只想用不适,来表达他的谦逊,他说,《河岸》完成了一个写作愿望,但还远远不是梦想。所谓的梦想之作,现在还在梦想之中。
    
  在这之前,读了一下小说原著,也看了一些评论,几乎都得到一致的好评,暂时还没有看到负面的评论。不过,我以为,要说中国当代文学创作,好的作品屈指可数,那么,文学评论更是可怜。中国只有教授、博士及硕士的职称论文,而没有真正的文学评论。应该说,小说描写那个荒谬的年代,那种对人性的压抑,作品作了深刻的描述。主要讲述烈士的后代库文轩,因其烈属的头衔,尤其是作风问题遭到质疑后,剪了自己的阴茎,最后受尽侮辱,投河自尽。
    
  有人曾问苏童,在写作过程中,你觉得遇到的最大困境是什么?他说,最大的困境,在于描写库家父子的性问题上。我想把性惩罚和性压抑,作为父子俩的一个重要的生命印记来描写,性在这个故事里,是必须要涉及的。一方面要强烈地表达性,另一方面又不能以性问题绑架读者。如何平衡,这里有潜在的冲突,造成了表达的困境。当然,这也许不算困境,而是难度。我为自己设置了难度,企图超越难度,但我不知道自己最终是否解决了问题。
    
  确实,性描写对于《河岸》来说,至关重要。作者把人物受性惩罚,看成是小说叙事的主要目标。关于库文轩的自残,作者认为,自残这个情节设置,也许有点扎眼,但必须这么写,库文轩的人物命运才能完整。虽然这种性惩罚、性压抑和性创伤,有点像乌云笼罩在小说中,极端处可能令人不悦。但无论读者是否乐意接受,都只能这么写,这本身是作者的一个叙事目标,也是作者所希望达到的社会意义所在。
    
  对于河岸的性描写,不但表现在库文轩的自残上,也表现在他儿子库东亮身上。库东亮对慧仙的情感,是一种单相思,慧仙对库东亮的爱没有呼应,也不该呼应。库东亮不仅被他父亲禁锢,他自己也禁锢了自己。如果写了这对少男少女之间,存在了恋爱关系,那完全是作者想和他们谈恋爱了。性压抑是那个时代的主要特征之一,这在思想解放的初期,所产生的伤痕文学里面,就已经有了很多描写,也许苏童的人性挖掘,已经不是伤痕文学所能比拟的了。
      
  但是,在苏童这部小说,在国内得到一片喝彩的时候,在英美那里,却受到了冷遇。其实,苏童的名字之所以被西方人所关注,让他的小说,很快便有了外文版,主要因为张艺谋的缘故。英国的《泰晤士报》《独立报》和《卫报》,是英国最有影响力的传统媒体,对《河岸》这部赢得亚洲文学奖的小说,反应却十分冷淡,境遇相当凄凉。甚至出现异常尖刻的评语,当评论到小说的性描写时,甚至有评论说,写了那么多性勃起,其实很幼稚。
    
  《星期日泰晤士报》刊出的书评,绝大部分介绍情节,仅在最后一段指出,小说在写到慧仙的新生活时,出现了很长的第三人称叙述,打破了基本的叙事准则,说明叙述技巧还很欠缺。此外,也有人认为,可能是因为翻译的不太好,尽管翻译者的再加工还不错,企图创造出拉什迪似的效果。然而,令人失望的是,这部赢得去年亚洲文学奖的小说,其主题和其中的讽喻过于本地化,却让世界难以理解。看来,也许是文化的差异,让西方人看着懵懂了。但是,为什么我们在接触西方文学作品时,就不会出现这种文化障碍呢?
    
  不是说,越是民族的,便越是世界的么?英国《独立报》刊发的文章也指出,苏童作为最知名中国作家的可疑名望,并非来自他自己的作品,而是电影《大红灯笼高高挂》。他关心人物胜过政治,其笔下库东亮的世界也是如此。库东亮只在意父母失败的婚姻,和自己勃发的性欲,全然不管身边席卷一切的时代大事。他那滑稽的,和不那么滑稽的一次次勃起,逐渐成了全书的中心。在西方读者看来,写那么多勃起,既没有必要也很幼稚。
    
  性描写,对于西方读者来说,应该不是少见多怪,为什么却令他们反感呢?因为在他们看来,这种描写是多余而幼稚的。旅美中国女作家李翊云的评论,也许不仅仅是代表西方的,也是有东方色彩的。她认为,苏童或为中国先锋文学运动杰出的文体家,他使用了极具当年特色的政治化语言,来捕捉时代的悲喜。但她也指出,苏童无力开掘人物深度,这使他难以将一个政治寓言,结合于更为现实的叙述。多余的大量性暴力场面,和大段大段的争吵,徒然造成虚假的兴奋和戏剧冲突。
    
  李翊云还认为,《河岸》艺术性也不够好,主要表现在结构生硬、结尾突兀。在情节上,也屡有取巧之处,走了许多不该走的捷径。每当兴奋点用光,便有平庸的荒诞虚构,前来拯救叙事。此外,似曾相识的语言和故事,也了无新意。虽然这些问题,或许已有部分在翻译中得到了解决,因为翻译过程允许熟悉变得陌生,陌生变得熟悉,而这正是原始文本中不幸缺失的特色。
    
  相比中国的那些评论家,这些评论一点也不玄乎,不精妙。中国的评论家总是喜欢搬弄概念,来使评论变得神乎其神,变得能够吓唬人,才是好的评论。但是,我觉得,以上的评论很平易,很实在,也很一针见血,很中肯,不会让我们觉得有什么理解的障碍。在我们的评论家那里,就看不到这样的评论。因此,对于读者,或者作者,都没有应有的提醒和批判的助力。
    
  诚然,不管怎么说,苏童和他的创作,对于当代中国文学,都具有标杆的作用,这是毋庸质疑的。这次苏童能够获得第八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我觉得也是众望所归。但我认为,这并不能让我们对中国文学乐观起来,因为就算是苏童的作品,包括那些公认的其他作家的作品,几乎在世界文坛上,都是默默无闻的无名之作。还没有一部作品,能够足够引起特别关注的,实在令我们汗颜。
    
  反之,我们所不以为然的韩寒、郭敬明们,却得到普遍的国际关注。韩寒甚至被美国时代周刊,作为影响时代的人选。其实,一点也不奇怪,他们的影响力摆在那里,不得不承认。是中国人让世界迷惑,还是世界让中国人不解呢?实在不得而知。但是,我琢磨一下,自己觉得有点明白了,那就是中国人娱乐自己的同时,也在娱乐世界,而主角就是韩寒、郭敬明,还有李宇春等。
  
  所以,中国人是靠娱乐精神,来影响和征服世界的。相比美国的好莱坞和迪斯尼,大有后来者居上的趋势。娱乐让中国在勃起,就象《河岸》中库东亮那不厌其烦的勃起一样。因为中国,我不禁高呼,娱乐主义万岁。
    
分类:随笔 | 评论:11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
  • 头像
    王绍叶2010-04-10 07:37
    我琢磨一下,自己觉得有点明白了,那就是中国人娱乐自己的同时,也在娱乐世界,而主角就是韩寒、郭敬明,还有李宇春等。
    
  • 头像
    美姬儿2010-04-10 10:04
    小沙发,问好,先生,现在85后90后都很迷韩寒郭敬明等,真是难以理解啊
  • 头像
    威尼斯的面具2010-04-10 13:29
    就像80年初的人,喜欢村上春树和安妮宝贝一样,时代印记罢了。
  • 头像
    弹指一挥手2010-04-10 16:43
    有人光听个人名就瞎议论,把别人随意归类,去看看韩寒的博客吧,比你们这些所谓的前辈深刻不知多少倍。
  • 头像
    漾漾回声2010-04-10 22:19
    有人光听个人名就瞎议论,把别人随意归类,去看看韩寒的博客吧,比你们这些所谓的前辈深刻不知多少倍。
    
    同意
  • 头像
    王绍叶2010-04-10 23:59
    只要是平和地议论都是欢迎的,请勿过激,毕竟这里是私人的空间,和论坛不同。
  • 头像
    王绍叶2010-04-11 16:39
    小沙发,问好,先生,现在85后90后都很迷韩寒郭敬明等,真是难以理解啊
    是的,最为担忧的是,自以为是的情绪,是他们共同的特征。
    
    
  • 头像
    王绍叶2010-04-11 16:40
    就像80年初的人,喜欢村上春树和安妮宝贝一样,时代印记罢了。
    可以理解,每个时代都有不同的印记
  • 头像
    王绍叶2010-04-11 16:44
    有人光听个人名就瞎议论,把别人随意归类,去看看韩寒的博客吧,比你们这些所谓的前辈深刻不知多少倍
    我特地去看了一下韩寒的奇文,最近的一篇,写他的本家韩峰是个好干部一文,竟然那么火,有一百多万人看过,
    不可理解,我看了一下,其实该文了无新意,
    在他之前,已经有不少的文章,有过相近的题意
    就是因为他是韩寒,所以就有那么多人盲从,太不可思议了
  • 头像
    王绍叶2010-04-11 16:46
    我走过四月的河边
    河水清冽
    微寒的河水
    轻轻流过
    
    我走过四月的河边
    河水温柔
    透明的河水
    幽幽抚摸
    
    我站在它身边
    等待
    等待
    荇草边的水月
    
    我站在它身边
    等待
    等待
    琴瑟后的云水
    
    一只蝴蝶好像是从遥远的天边飞来
    来到这四月的河边
    翅膀好似霞光炫目
    于是
    这四月的河水
    醉如吾梦
    最美不过人间四月天,写得好
  • 头像
    王绍叶2010-04-11 16:50
    文学是一种精神
    曾几何时,
    文学是一种信仰
    可如今,
    文学居然变成了一种娱乐
    不知是幸还是一种不幸
    或许,
    我们的人生态度可以是自娱或娱他
    但,
    神圣的文字
    至少于我而言,
    是不可以的。
    精神的家园还是需要我们去捍卫的,
    因为
    那是我们最后的一片净土。
    文学是一种精神,一种信仰
    也是民族的灵魂
    说得对,问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