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化人生 名博

超脱的三重境界:第一、无俗,超脱俗世;第二、无我,物我合一;第三、无道,甚而超越最高、绝对的理念。
博主:王绍叶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璇玑图》:怨妇战胜二奶的神秘法宝

  二奶问题,早就提升到社会层面,成为危及家庭妇女生态安全的问题,甚至危及某些政党生死存亡的政治问题,因此,引起社会各界的普遍关注。虽然也采取了不少措施,来加以整治,但效果不佳。不过,在几千年前,有一个叫苏蕙的女人,因为爱情的背叛,她织就出千古第一回文诗《璇玑图》,竟奇迹般地挽回了丈夫的心,与自己和好如初,令古今闺怨们艳羡不已。
  
  据记载,苏蕙是生活于晋朝的大才女,与蔡文姬齐名。从小天资聪慧,五岁学诗,七岁学画,九岁学绣,十二岁学织锦,及笄之年,已是姿容美艳的书香闺秀。苏蕙十六岁那年,跟随父亲游览名刹阿育王寺,在寺西池畔看到一位英俊少年,名叫窦滔,只见其搭弓射箭,飞鸟应声落地,水面飘出带矢游鱼,箭不虚发。于是,才子佳人一见钟情,经双方父母作主,结为美满伉俪。
  
  但是,毕竟他们生活在离乱的时代,以至于没有一处安宁的净土,安放他们的幸福。而男人也因为志在四方,而往往选择功名利禄,而视个人感情为玩物丧志。于是,窦滔离乡背井镇守边疆,而留芳龄娇妻独守空房。即使他们的婚姻爱情,是始于一见钟情,而非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苏惠年十六,归于窦氏,滔甚敬之,两人过着相敬如宾、举案齐眉的生活。但当男人离开女人身边,一切的变数,老天都无法承诺。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便传回窦滔有宠姬赵阳台,歌舞之妙,无出其右,滔置之别所。而苏氏知之,求而获焉,苦加捶辱,滔深以为憾。阳台又专苏氏之短,谗毁交至,益恨焉。苏氏时年二十一,滔将镇襄阳,邀苏同往,苏氏忿之,不与偕行。滔携阳台之任,绝苏音问,苏氏悔恨自伤。看来,婚姻就象平静迷人的金色池塘,经不起二奶纤足的搅和,而变得浑浊不堪。
  
  有人从红楼梦十二金钗之中,总结了女人应对二奶的策略,往往有三种:要么象黛玉那样,黯然神伤、自我折腾;要么象宝钗那样,把那个女人请到自己家里来,给自己男人难堪;或者象凤姐那样,跟二奶斗个你死我活、鱼死网破。但是,这些方法,往往效果都不会令人满意。而苏蕙开始也是选择了最后一种,最终导致了丈夫与自己断绝音信,有如隔世。
  
  于是,苏惠只好和所有被离弃的女才子一样,把思念与痛苦化作文字,倾泄在漫漫长夜里。用她的生命,她的才学,编成了织锦《璇玑图》。其中的回文诗,差不多每一个字都要在顺念、倒念中能合于句子,在纵横交叉点上或转折处,都要能谐调顺当,还要考虑句子长短及押韵,这当中的难度,实无法估计。不过,也许只有这样,才能让她渡过无数个不眠的寂寞之夜。
  
  据说,古今仍无人完全读懂《璇玑图》,也成为世界诗歌史上的奇迹。其中只有八百四十字,却含有七千九百多首律诗,每首都对仗工整,韵律和谐,如诉如怨,情真意切。其中一首为:嗟叹怀所离径,遐旷路伤中情;家无君房帏清,华饰容朗镜明。葩纷光珠耀英,多思感谁为荣?周风兴自后妃,楚樊厉节中闲。长叹不能奋飞,双发歌我衮衣;华观冶容为谁?宫羽同声相追。
  
  自从《璇玑图》问世后,无论是皇家之女,还是平民怨妇,皆视为如获至宝。就连女皇帝武则天,也感其绝妙,亲自为之作序,赞其才情之妙,超古迈今。而锦字回文盛见传写,是近代闺怨之宗旨。联听政之暇,留心坟典,散帐之次,偶见斯图。把《璇玑图》崇为闺怨之宗旨,为它达到爱不释手、坐卧观瞻的地步。
  
  而南宋女诗人朱淑贞也写了《璇玑图记》,记述她对《璇玑图》也是坐卧观究,毫无怠意。悟因璇玑之理,试以经纬求之,文果流畅。盖璇玑者天盘也,经纬者星辰所行之道也,中留一眼者天心也,极星不动盖运转不离一度之中。赞扬《璇玑图》,五采相宣,莹心眩目,亘古以来所未有也。
  
  以武则天的理解,《璇玑图》可以作为闺怨的宗旨,护身法宝;而以朱淑贞的感受,《璇玑图》则可以作为女性的心灵星云图,或者心灵密码。确实也是如此,当苏惠的爱情婚姻,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只有这一张以生命写就的《璇玑图》,才能拯救她的婚姻,于绝地得以回生。于是,在万念俱灰的情势下,苏惠只好孤注一掷,托人将图转托,送达已经属于别的女人的夫君手中。
  
  奇迹终于发生了。窦滔省览锦字,感其妙绝,因送阳台之关中;而具车徒盛礼邀迎苏氏,归于汉南,恩好愈重。窦滔感动于苏蕙的才华与苦心,于是把二奶赵阳台遣走,用车子把苏蕙接了过来,最后恩爱如初。当有人对《璇玑图》的含义,以及窦滔的遽然变化,表示不解,她说,徘徊宛转,自为语言;非我佳人,莫之能解。也就是说,除了她最亲近的人,和与她心灵相通的人,谁也解惑不了。
  
  所以,我认为,《璇玑图》不但是文学史上的瑰宝,而且也是怨妇与二奶斗法的护身符,或者法宝。也许它还有不少未解之谜,等待我们去揭开。所有深受二奶之苦的闺怨们,应该好好地去研读它,从中找出应付二奶,和背叛自己的男人的咒语,或者箴言,让男人重新回到自己的身边,让二奶们在《璇玑图》面前,象生活在黑暗里的动物一样,免不了见光死。
  
  
分类:随笔 | 评论:17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