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化人生 名博

超脱的三重境界:第一、无俗,超脱俗世;第二、无我,物我合一;第三、无道,甚而超越最高、绝对的理念。
博主:王绍叶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鲁迅:要想在世上留名,最好是去杀人

  据报道,在美国得克萨斯州陆军基地,近日发生枪击事件,造成至少13人死亡,另有31人受伤。死者中包括一名枪手,另外还抓了第二名枪手,凶手和被杀害者都是战友。据了解,这批军人在基地中心接受最后体检,就要被派往国外的战场。这不是战场上的死亡,竟令人如此惊骇,杀人者受到了高度关注;而那些在战场上死去的人们,却被冷漠地忘却了。
      
  由此,我想起美国前总统布什,在发动伊拉克战争时的讲话,他说:我们将向敌人发起进攻,努力建成一个自由统一的伊拉克,这场正义的战争将需要更大的牺牲。正如古希腊神话中,古希腊伊塔卡国王俄底修斯,面对特洛伊战争而感慨的那样:老年人动动嘴皮,鼓吹野心,年轻人在前线流血。这,就是战争。
      
  而当时美国出兵伊拉克的理由,是因为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但他们的表述,竟是如此忽悠全世界的人们:就我们所知,有些是已知的所知。有些事我们知道自己知道。我们也知道,有些是已知的不知。这就是说,我们知道有些事,我们并不知道。但还有一些是不知的不知,那些事我们不知道。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而这又算什么辞?有一个词,是用来形容蛮不讲理的,便是强盗逻辑;其实,强盗往往是不讲逻辑,也不讲道理的,从上面的话可以看出。不但如此,世界上的所谓良知、正义,或者道德荣耻观,也都是建立在荒谬的思维逻辑之上的。
    
  八十多年前,鲁迅写过一篇短文,叫《拿破仑与隋那》。拿破仑世人皆知,是个战争狂,而隋那是谁?我想,几乎没有人知晓了。其实他是牛痘疫苗的发明者,消灭了伴随人类许多世纪的天花瘟疫,是人类伟大的救星。鲁迅写道:
      
  我认识一个医生,忙的,但也常受病家的攻击。有一回,自解自叹道:要得称赞,最好是杀人,你把拿破仑和隋那,去比比看。
      
  我想,这是真的。拿破仑的战绩,和我们什么相干呢,我们却总敬服他的英雄。甚而至于自己的祖宗做了蒙古人的奴隶,我们却还恭维成吉思汗;从现在的卐字眼睛看来,黄人已经是劣种了,我们却还夸耀希特勒。因为他们三个,都是杀人不眨眼的大灾星。
      
  但我们看看自己的臂膊,大抵总有几个疤,这就是种过牛痘的痕迹,是使我们脱离了天花的危症的。自从有这种牛痘法以来,在世界上真不知救活了多少孩子,虽然有些人大起来,也还是去给英雄们做炮灰,但我们有谁记得这发明者隋那的名字呢?
      
  杀人者在毁坏世界,救人者在修补它,而炮灰资格的诸公,却总在恭维杀人者。这看法倘不改变,我想,世界是还要毁坏,人们也还要吃苦的。
      
  自古以来,人类的英雄观,对英雄的崇拜,反映了人的一种邪恶的心理倾向。往往所谓英雄者,乃对外部世界造成巨大影响之人,甚至包括那些邪恶至极的人,并非以道德上之善恶作为判断标准。中国古人编的故事《封神榜》,其中很多邪恶之人死后,竟然也被封为神。封神榜之传世,实属对霸者、有力者的崇拜之体现。因此,人性中邪恶的存在,是显而易见的了。
      
  2005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品特,在获奖演说中曾称:美国在二战之后,曾支持许多右翼保守的军政府。在印度尼西亚、希腊、巴拉圭、巴西、海地、土耳其、菲律宾、瓜地马拉、萨尔多瓦和智利等地,这些军政府的暴行,曾经导致成千上万人的死亡。这都是实实在在发生的事情,但你们不被告知而已。所以,美国政府的罪行是系统性的,是持续不断的,是恶毒的,是残酷无情的。美国便是因为杀人最多,而成为世界霸主,令所有民族俯首称臣。
      
  但美国的历任总统,每年的感恩节来临之际,都要在白宫的草坪上放生一只火鸡,美其名曰感恩。全世界的人们,都被他们的表演所感动,有很多人还留下感恩的泪水。而世界上那么多人,死在美国残暴的战火之中,他们却从没有表示一丝悔意和怜悯。
      
  人类不但崇拜杀人如麻的刽子手,而且也崇拜那些类似疯子的思想。古希腊哲学家赫拉克利特就说过,战争是万物之父,战争是万物之王。德国哲学家尼采,便是一个近乎疯狂的人。他曾说过,我即是思想,思想即是我,神已经死了,如果有神,那也只能是我。而现代法西斯主义的理论,就是尼采思想的翻版。制造了人类惨绝人寰悲剧的魔王希特勒,他的思想体系很大程度上,是脱胎于尼采的理论。
      
  而现在,还有很多人仍是尼采思想的崇拜者,因此,战争的阴霾,灾难的预感,一刻也没有离开过人类。虽然人们也对良善苦苦相求、等待和彷徨,但最终却陷入虚无的渊薮之中,陷入自以为是、狂妄无知的贪求之中。的确,没有什么时候像现在这样,更让我们感到,真理与精神的卑微与懦弱;也没有哪个时代的人类,像现在的人们这样,卑劣渺小,暴戾恣睢,迷茫无知。
      
  有杀人者必有被杀者,这是人类的生存规律。面对无妄的死亡,我们只能说,并非死去的人不幸,只是我们侥幸地活着;因为上帝早就死了,我们只好自己照顾自己;人类的正义早就被奸污的不堪蹂躏,我们还要等待它,来拯救我们么?当然,还有不少人,心里存有这样的愿望,要想史上留名,最好去杀人,这是人类所有历史所证明了的。
      
      
分类:随笔 | 评论:18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
  • 头像
    王绍叶2009-11-14 08:00
    当然,还有不少人,心里存有这样的愿望,要想史上留名,最好去杀人,这是人类所有历史所证明了的。
  • 头像
    王绍叶2009-11-14 09:48
    题目是否太雷人,别吓着诸位,对不起
  • 头像
    olive7506182009-11-14 10:32
    难怪教科书要把鲁迅驱逐出去呢,太“暴力”了。
  • 头像
    王绍叶2009-11-14 11:42
    难怪教科书要把鲁迅驱逐出去呢,太“暴力”了。
    鲁迅也是说实话而已,呵呵
  • 头像
    i_flory2009-11-14 12:33
     杀人者在毁坏世界,救人者在修补它,而炮灰资格的诸公,却总在恭维杀人者。这看法倘不改变,我想,世界是还要毁坏,人们也还要吃苦的。
     大师的心灵是自由的,无需为现实的挖掘吧,思想可以去飞,可那不能成为行动的累赘,以朴素的行动感动、爱护周围的人吧
     我想,呐喊,犹如我辈的呐喊是没有用的
    
  • 头像
    尹一朋2009-11-14 13:10
    其实西洋帝国主义、霸权主义在历史上造成的灾难和罪孽罄竹难书.
    别人不知怎么做的,反正我并不怎么崇拜蒙元太祖铁木真和满清太祖努尔哈赤.
    《封神传》給殷商阵亡将领也封神,未必是作者崇拜战争,而是对死亡之人的一种哀悼,就像《三国志演义》的诸葛武侯在孟获之役结束后,給南征以来的敌、我方无辜而死于战火的将士们设坛祷告相似.
    其实现代史还有一个狡猾的杀人魔王,那就是康生,且不谈他直接间接害死的那些人,就说上个世纪30年代,康生曾在白区向国民党反动派告密,利用国民党军警来铲除异己,他还曾被捕而秘密叛变.
  • 头像
    美感之约2009-11-14 14:27
    问候!
  • 头像
    兰楚2009-11-14 18:19
    人类的正义早就被奸污的不堪蹂躏,我们还要等待它,来拯救我们么?
    真是这样,按自己认可的方式活着吧。
    
    问候先生。
  • 头像
    王绍叶2009-11-14 23:50
    大师的心灵是自由的,无需为现实的挖掘吧,思想可以去飞,可那不能成为行动的累赘,以朴素的行动感动、爱护周围的人吧
    然也,问候你
  • 头像
    王绍叶2009-11-14 23:51
    别人不知怎么做的,反正我并不怎么崇拜蒙元太祖铁木真和满清太祖努尔哈赤.
    我也这样认为,毕竟是外族
  • 头像
    王绍叶2009-11-14 23:52
    问候!
    问好,美感之约
  • 头像
    王绍叶2009-11-14 23:53
    人类的正义早就被奸污的不堪蹂躏,我们还要等待它,来拯救我们么?
    真是这样,按自己认可的方式活着吧。
    也只能这样啊,
    问好,兰楚
  • 头像
    淡淡的忧伤jp2009-11-15 22:51
    老师:想要出名不一定杀人呀。成名的人无非分两种, 一种是名“坏”人,一种是名“好”人。
      做一个名“坏”人,比较容易,一夜成名不是神话。只要肯拉下脸皮,并擦亮你的眼睛,瞅准最近什么人最红,然后就是把大粪倒向目标。整个过程一定要死缠烂打,不折不挠,越脏越臭,效果越佳。这种人成名迅速,并且西祠这样的名人越来越多,毕竟这是成名的捷径啊。比如陈琳前老公,借陈琳的死炒作自己出名。
      做一个名“好”人,对人的素质要很高。比较一下鲁迅和王朔,他们的名气一个是靠骂名“坏”人,一个是靠骂名“好”人。骂名“坏”人的鲁迅永留青史,而骂名“好”人的王朔,在当代就已经是臭名昭著,让人讨厌,何况后世呢,能记得他的人肯定要比记得鲁迅的人少得多。
  • 头像
    王绍叶2009-11-16 00:25
    老师:想要出名不一定杀人呀。成名的人无非分两种, 一种是名“坏”人,一种是名“好”人。
    
    确实,不一定靠杀人才出名
    而杀人肯定是其中的一种,
    而且是最普遍的一种
  • 头像
    清流浊波2009-11-17 09:22
    喜欢史怀哲的话:一个农夫芟刈了千万株草来喂牲畜,不是为恶。但倘若他在归家途中随手削下几棵草的脑袋的话,他便罪大莫极了…
  • 头像
    天涯网友2009-11-17 10:56
    喜欢史怀哲的话:一个农夫芟刈了千万株草来喂牲畜,不是为恶。但倘若他在归家途中随手削下几棵草的脑袋的话,他便罪大莫极了…
    善恶真的很难判断
  • 头像
    你you1_2009-11-18 22:21
    虚伪的人类
  • 头像
    你you1_2009-11-18 22:25
    虚伪的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