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化人生 名博

超脱的三重境界:第一、无俗,超脱俗世;第二、无我,物我合一;第三、无道,甚而超越最高、绝对的理念。
博主:王绍叶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黄昏之恋:一种超越生命的纯爱

  在上世纪末这个世纪初,中国有两种情书可堪称经典。一种是王小波、李银河的《爱你象热爱生命》,抒写的是那个时代的青春之恋,爱情如何冲破世俗道德,以及社会观念的藩篱,而结下甜美的果实;还有另外一种,就是冯亦代和黄宗英的《纯爱》,记录的是他们晚年悠悠的恋曲,和丰富的文化情思。但有一点是它们共有的,那就是他们都是用生命写成的爱情绝唱。
  
  《纯爱》收录了冯亦代和黄宗英,从上世纪九十年代至本世纪初的往来书信。当他们的恋情发生时,冯亦代已是80岁高龄,而黄宗英也已经68岁。在此之前,他们都有过绝版的青春之恋,相濡以沫的婚姻,尤其是黄宗英和赵丹的爱情婚姻,更是现代中国影坛的佳话。对于他们,应该说早就曾经沧海,心如止水,静静地等待着生命的落日。然而,他们却在生命将近圆满的时候,谱写了一曲黄昏爱恋的绝唱,给生命画上美丽绝伦的结局。
  
  在300余封往来情笺、40万字的书信中,感情和知识是其中两个重要内容。他们除了交流浓浓的文化情思外,就是诉说对彼此的思念,文字间的激情和浪漫,炽热、纯真的感情流露,甚至比年轻人还要来得热烈而出彩。在这里,我们感受的,不是那种病树的腐朽气息,而是万木争春的蓬勃和繁荣。就象现时的说法,死了也要爱。当冯亦代刚刚离世,黄宗英仍写信给天上的二哥说,亲爱的,我们将在印刷机、装订机、封包机里,在爱我们的读者群中、亲友们面前紧紧地拥抱在一起了,你高兴吗?吻你。
  
  而冯亦代在一封信里,也这样形容他的感受:一连3天收到你的4封信,真使我快活。还有什么比读你的信更美妙的事呢?在他们相恋相爱的十多年里,总是以亲亲爱爱的二哥,或甜甜的小妹相称。一个说,我一定要吻遍你的全身;一个称,惟一懂得怎么疼爱我的人儿。当冯亦代在病榻上,用了一整天功夫,写出他们爱情的最后绝响。他说:现在我这个人,说穿了,是为你而生存,因你而生存,再没有别的了。
  
  在他们的情书里,有无尽的浪漫情愫,也有对爱情不可抑制的渴求,弥漫着情色性爱。冯亦代对黄宗英说,你那张照片,天呀,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美丽的胴体,那样的光泽四射,我真想一口水给你吞了;我一定要吻遍你的全身,想你,每一秒都是对你的思念。我的好宝贝,我的可人,抱抱你,亲亲你,吻吻你;再也睡不着了,就想你,这无可奈何的相思哟,又少了一天,我们可以见面了。反正,在年轻恋人的情话里所能读的,或者不能读到的,在这里都表露无遗,是一种真纯的、彻底而无条件的爱。
  
  而黄宗英对冯亦代,也报以十二分的真切,她说:你可真是个活宝,怎么可以如此这般迷一个女人呢;你以前曾这样爱过吗,我的宝贝?告诉我,这是你有生以来第一次这般成熟而年轻的爱,不是吗?但我害怕你爱的是幻想中的我,梦中的我。而实际中,我又极一般,和所有曾经美过的女人一样就特显得老,但也幸亏老了,不是吗?只有到了这般年纪,年龄的差距才不成为天然的障碍。而她对冯亦代也是思情绵绵,她说,不想了,不想了,不想了;又想了,又想了,又想了,胜似少女的情怀。
  
  不过,他们的爱情,更多是一种静静的思念,不断的挂牵,因为他们离多聚少,而且往往都在医院度过。正如黄宗英写的,我今天一整天坐在阳台竹椅上做针线,从阳台上可以看到邮递员骑车进胡同挨门送信。没有你的信,还是没有你的信。我只担心你病了。我不该这么痴,我又不要求什么。如果,你说你只能一个月半个月或半年给我写封信,就跟我直说,我也用不着天天往那,忽晴忽雨忽冷忽热的阳台上傻坐着了。
  
  纯真的爱情,让他们回复天真。因此,在他们的爱情里,充满谐趣和幽默。也许这种老来的天真,往往会被人目为疯狂,而疯狂在情人眼里就成为天才。正如冯亦代在那封最后的情书中所说:有人说你处世疯狂,而我看来却是你的本色,天才就是这样的。世上能有几个天才的人,能有几个疯狂的人,我得了你,用我的余年来爱你,那是我的幸福,能有几个人得到这幸福?我得到了,这是我的慧眼,也是我的幸福。
  
  他们的黄昏之爱,是生命之间一种高度的融合,正如古人说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黄宗英写道,我一直相信,李商隐的心有灵犀一点通。这不,我刚在清晨写信告诉你,我抱着你入睡,那透透的一觉,比真见面时也不会差多少。而到十一时你的信就来了,你告诉我在巫山的梦魂,这不是证明吗?以前我怀疑人们说的是幻听,但我还是感到你叫我的声音,有时为你叫醒了。又幸福又惆怅,幸福的是有这种感觉,惆怅的却是只有心里的感觉。
  
  我认为,这才是真正的纯爱。读这本情书,我的眼前显现了这样的情景:当他们经过人生的风风雨雨,最后回归平静的人生港湾,回归人的本真,对着一轮暖暖的夕阳,两人坐在沙滩上,带着童真,带着没有杂质的感情,去享受黄昏的爱情,品味真正的浪漫。这样的爱情境界,并不是每个生命都可以达到,只有那些真正懂得爱的真谛,对生命有超然感悟,并具有一颗真纯童心的人,才能够最后抵达。
  
  因此,这本情书,让我改变了对人的感情世界的看法。衰朽的生命体内,依然隐藏着灼热的火焰,只是我们的观念、我们的固有习惯,把它扼杀了,熄灭了。就象冯亦代说的,有人会羡慕,有人会妒忌,有人会骂我们矫情,我们不管他们。生活是我们自己的,谁也改变不了。我们要有个捱骂的准备,遇到了,可以等闲视之,不必动气。对吗?亲爱的小妹妹。一个人能不顾他人的眼色,也是一种超脱,非在太上老君炉火锻炼,不能必得,我就喜欢这种超脱。
  
  而我们在冯亦代和黄宗英身上,看到的便是这样一种扑不灭的生命之火。其实,我们在那些伟大的灵魂里,同样看到这种火焰的存在。对于科学巨子杨振宁,演绎的八旬老翁迎娶二八淑女,人们早就不以为奇。所以,有人说,婚姻好比一杯牛奶,喝到肚里由嗓子到胃口的温润;而黄昏恋好比一杯红酒,喝下去甘甜的是嘴巴,点燃的是内心。黄昏恋是一种金不换的,至真的人间纯爱。
  
  以前,人们总是把生命不息、学习不止作为人生的座右铭,而现在,我觉得更要把生命不息、爱情不止作为我们的时代口号。只有这样,才能完全体现生命的价值,人生的完美。
  
分类:随笔 | 评论:20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