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化人生 名博

超脱的三重境界:第一、无俗,超脱俗世;第二、无我,物我合一;第三、无道,甚而超越最高、绝对的理念。
博主:王绍叶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黄昏:遗落的恋歌

  
  我知道你喜欢周传雄的《黄昏》,你也常常让我给你唱这首歌。我也真的因为你而渐渐喜欢上它了,甚至连歌词也背得滚瓜烂熟。
  但自从你离开,就再也没有人听过我唱这首歌,因为我真的没唱过。要唱,也只是在心里哼着,哼着,泪已经下来,也就没有一次完整地重复过。
  今天傍晚,出差从外地回来,刚好也是开车在无边无际的公路上,刚好也有那种接近黄昏的疲惫感,刚好也有想离开自己的想法。看着天边的凝云,黛色的山廓,还有苍茫的地平线,突然想起那首《黄昏》,突然有想唱出这首歌的欲望,因为有同伴在身旁,只好在心里哼唱。顿时,感觉你的影象就在这黄昏的天地间,无处不在。你是否在这昏晚时光里,等着我归去,归去。
  黄昏的残红,就象心中那道永不愈合的伤痕。因为爱,你离开我流落在异地;夕阳,就是你转身而去,留给我最后的背影,黄昏变成了我们痛爱的见证。黄昏的地平线,割断了幸福和喜悦,也割断了我们相望的视线。我在想,其实在你的心里,早就有这种预感:黄昏,是我们爱情宿命的写照,也是回荡心头的爱的挽歌。你把几乎把一切都一人承担了,包括爱情不幸的结局。这也许就是你喜欢《黄昏》的原因啊。
  多想就在这时候,在这黄昏的原野上,让你头倚在我肩膀上,听我再唱一回《黄昏》,然后在歌声中,让黑暗慢慢地吞没我们,把我们带入那永恒的宁静之中。
  过完整个夏天/忧伤并没有好一些/开车行驶在公路无际无边/有离开自己的感觉/唱不完一首歌/疲倦还剩下黑眼圈/感情的世界伤害在所难免/黄昏再美终要黑夜/依然记得从你口中说出再见坚决如铁/昏暗中有种烈日灼身的错觉/黄昏的地平线/划出一句离别/爱情进入永夜/依然记得从你眼中滑落的泪伤心欲绝/混乱中有种热泪烧伤的错觉/黄昏的地平线/割断幸福喜悦/相爱已经幻灭。
  
  (一)
  天渐渐晴了
  时间里仍有俪影
  深海的珠贝
  还在闪光,模糊的
  是眼,暗淡的
  是执着的心
  黄昏,涟漪慢慢碎去
  
  暗青色的水
  把一切淹没
  孤岛,仅仅是象征
  浮荡意志的标
  期翼靠岸,兀岩
  温存地,挽留
  喘息的空气里
  助长着思念
  蛇般攀援心壁
  月光的碎片
  跌落在幽幽池水
  
  也许会有渔火
  映在遗忘的航道,白豚
  出没,欺骗
  一千双眼睛
  透明而畏缩的闱帐
  挂在龙宫西厢
  谨慎的脚步移过
  惊醒入眠的兰芷
  
  潮水时而汹涌
  时而平静
  银色划过水道时
  我在眼中,却不是你的眼
  
  夜承受着颤抖
  期待的躁动,似伤寒
  惊怵每一处神经
  潮在涨延,心被
  冲上涂滩,煎熬着
  渴望,有摇摆的尾
  却是宿命的征兆
  欢跃之声于腹中
  慢慢,传播到黑色的岸
  
  你是潮
  沉溺的是我
  征服的也是我
  我是你的潮
  
  (二)
  有一片海在告别黄昏之后
  仍惴惴不安,星星撒下无数花瓣
  均匀地铺满梦的荒原
  睡眠却破碎如残云
  有一片海在红帆消失之前
  已经干涸,露出满目苍白的盐
  它把盐撒向天穹,撒向天穹之外
  唯那些浪漫的沙滩,那些龟和鱼们
  无处去归附,嗫嚅的天空
  辗转反侧着,因为无梦可做
  
  (三)
  时光是傍晚河边的流云
  有人裸泳从水中走来
  漂泊的心灵
  哪里才是停靠的岸
  
  黄昏降临
  柳烟贴水面浮起,快乐的
  是蜉蝣,而悲伤的总是我们
  以及与我们有关的事物
  以及联系我们的原因
  
  不论如何,和平总有些颓废
  硝烟想起来太迷人
  原野上的雕像群静静地站着
  是一排沉默的历史
  引人入眠
  
  我们只是黄昏的泡沫
  哔剥一声,便消失在那
  幽冥的天地之间
  
  
分类:诗歌 | 评论:7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