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化人生 名博

超脱的三重境界:第一、无俗,超脱俗世;第二、无我,物我合一;第三、无道,甚而超越最高、绝对的理念。
博主:王绍叶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朱光潜:在静寂中寻找生活的真谛

      除夕的夜晚,照例老屋的长明灯是要点上的,八仙桌上一对红烛在烧着,发出橘红的光芒。守岁时还不能让这烛火灭掉,要记得续上。父亲不在了,作为长子的我,便继承了这一圣职。在红烛的光晕里,我似乎看到了时间深处的幽寂,也在红烛燃烧之后的灰烬里,寻到了生命最终的真谛。我甚至觉得,在时空的长廊尽头,必定是无边的洪荒,永恒的虚无。

 

      由于心境枯涩已久,自从父母去世之后,尤其是过年时,一种了无生趣的感觉总是萦绕心头,总觉得世间空荡荡的,再也心无所寄了。

 

     我便是常常在别人喧闹嬉戏的时候,去寻找清净的境地的。当除夕夜至午时,被远近的爆竹声所侵扰,而无法入睡。一个人在院子里踱步,眼见荒废的老屋上爬满了蔓草的影子,而院子里蓬草又长长地丛生。屋内的明烛光亮渗漏出来,似月华荡漾,隐隐约约,影影绰绰的,把整个院子都铺上了。仰头看星空寥廓无底,似乎心里的那份静默,是跟宇宙连在了一起,在黑暗中无限延伸。

 

      孤静,应该是我生命中最明显持久的标识了。犹如川端康成自我的写照,我心似此虚空,纵然风情万种,却是了无痕迹。

 

      在他的作品中,我感受到了日本文化特有的美学特征,物哀。不管是虚幻而没有结果的爱情,还是充满无常意味的人生世事,在人的种种感情经历中,只有孤独、忧愁、悲哀或不幸,也就是世间诸多不如意的事,才是使人触动最深的。那自然的繁华落尽,而尽显衰败,正与人的心境的孤寂落寞,是如此和谐地融合在一起,浮现出一种淡淡的虚无,似长明灯散发的烟雾,在夜里袅袅升起,我觉得那就是物哀的境界了。

 

      有了一颗向静的心,看世间万物也就等闲视之。正是人们常说的,万物静观皆自得,四时佳兴与人同。有如清少纳言笔下的四季,静的让人着迷,美的让人心疼。

 

      即使面对浩瀚无边的大海,我也独爱它安静的一面。前不久一个夜晚,我一个人走向海边,那时的海上一片静寂。在我的脚下,波浪轻轻吻着岩石,像朦胧欲睡似的。在平静深黯的海面上,月光辟开一款狭长的明亮的云汀,闪闪地颤动着,银鳞一般。远处灯塔上的红光镶在黑暗的空间,像是一颗红玉。它和那海面的银光在我们面前揭开了海的神秘,那不是狂暴不驯,可怕的叵测,而是幽静和平,愉悦的神秘。

 

      记得朱光潜在《给青年的十二封信》中,提到所谓的静,也是我心中的静。便是指心界的空灵,不是指物界的沉寂,物界永远不沉寂的。你的心境愈空灵,你愈不觉得物界沉寂,或者我还可以进一步说,你的心界愈空灵,你也愈不觉得物界喧嘈。世间如此浮躁喧嚣,但只要我们有一份静的心,世界也会变得空灵沉寂起来。我常常有独对大千世界的感受,因为我始终静心以对。

 

      不仅仅如此,也只有在寂静的时候,回味人生才是最有趣味的。常常于日常生活中,总觉得,一整天的奔波劳碌,都是盲目的,唯一的目标只有待消停下来,享受夜晚默默地待着的闲适,孤寂中把心扉静静地打开。

 

     有如席慕蓉说的,是完全的寂静了,昨日遂纷至沓来,去噤声不语,那泪水的迟迟出席,多年前写下的诗句,如今都成了隐晦的梦境,恍如梦中的深海,细雨里的连绵山脉。只记得几句,即使是再怎样悠长的一生啊,其实也只能容下,非常非常有限的爱。在寂静中回忆往事,有如女人温柔体贴的手,抚摸着我的额头,我郁结沉闷的胸口。

 

     世上那些独立伟大的心灵,都有闹中取静的特殊本领,如朱光潜说的,古今许多伟大人物常能在仓皇扰乱中雍容应付事变,丝毫不觉张皇,就因为心灵保持能独静。其实,我就想在音乐风暴中,在别人的狂欢中,去寻找孤独寡欢的乐趣;即便在与挚友面对时,只要默然相对,便可求得心旷神怡,领略心灵相融交契,而产生的无上至乐。

 

分类:随笔 | 评论:1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
  • 头像
    只取一瓢也不取2020-02-02 19:39
    即使是再怎样悠长的一生啊,其实也只能容下,非常非常有限的爱。
    没有经历,如何懂得,世间如此纷杂,人心如此宽广而狭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