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化人生 名博

超脱的三重境界:第一、无俗,超脱俗世;第二、无我,物我合一;第三、无道,甚而超越最高、绝对的理念。
博主:王绍叶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非诗歌体:追念太阳的日子

(一)追念太阳的日子

    

  在追念太阳的日子里,冬天是多么趾高气昂;鲑鱼的呼吸,藏在一千米冰层之下。而花朵被冬眠的蛇吞噬,留下断颚的逃兵,在幽冥的一角喘息,多么惨重。

    

  坟墓中升起的星座,是一篇妖艳的宣言,把风的潜影传播,最后垒筑成大漠蜃楼;而蝴蝶的血溅染的皇冠,却没有人敢于加冕。

    

  百年之战的烽烟,沿着曾经喧嚣的街道蔓延,堵住了故都所有快乐的出口。而太阳呢,我们追念的光和电呢?唯黑暗里的金币,在愚弄我们的眼睛。

    

  那种背负沉重光荣的日子,冬天追念太阳的日子,便成了我们的耻辱;历史在门外歇斯底里,而我们的孩子呢?在母亲的双乳间刚刚被夺了去。 

    

  我看到的云是我昨天看到的,也是我很久以前见过;比春天还早,比早晨还早。那时的瞳仁有些荒芜,但很纯真;那时的云很舒卷,带着大地的呼吸。

  

  透过它的变幻,我倒出世界的模具;凝视它的色调,诱导我的人生。我看到的云慢慢地渗透着,丰满我的灵魂,映照我脚下那片无垠的稻田。

    

  象母爱般的碧绿而且等待着奉献;象地上那一条河流,和所有的河流,是我的血;比血更加沸响的精神,都在那片云里得到启示,并且被证明。

    

  世界上没有什么,比童年更加值得怀念。

    

  (二)谁也不愿意看到春天的堕落

    

  谁也不愿意看到春天的堕落,象海峡的断裂,玄武岩的悲剧上演。

    

  樱桃的羞涩抵上三月冰冷的脸,大地的寒潮颤栗着我的每一处神经在夏天将至之前,帷幕已经发霉甚至糜烂。

    

  我无法制止一切发生,如果料峭还在,如果清明雨还下,而且天空连月未开。

    

  当爱情还没有降临,而死亡的恐惧,象冬眠的蛇从洞穴里爬出,借春天的名义,谁能够在花的惨雾里看清那张青春的脸?

    

  一种夜行的动物在我的牢笼里嚎叫着,它竟然不吃我的腐肉,血光迸发对它也没有用。

    

  躺着骷髅的床上,种的是罂粟,精神迷幻着黄色的小花,祖先的谚语到处陷落,推开茑萝之门。

    

  雀鸟当是淫妇,妖媚的眼把地狱引诱,最初的温情是撒旦裤子的拉链我无法辨认,是火焰的迷失还是疲倦的狼眼。

    

  在上帝常常巡察的道路之间,我只记得,那一年我丢弃了命运的绳。

    

  岁月的船停在外婆桥边,我的女人:露着双乳站在黑暗里,一首糜烂的诗。

    

  就这样开始,用残指调制的梅子汁酣畅的酸意在五月里流露,我的女人不在我梦中出现,却装饰了别人的窗户。

    

  婚姻带来的只是舞池里的昏眩,没有人在意一种姿势的介入,在穿裙子的天空,我的背负是蜂窝的复眼。

    

  暖房里的语言已是不复收拾的僵尸,忍耐着,我的使命不再期待完成。假如爱情,不曾敲响种在肉体中的那颗钉。

    

  (三)人格的隐语藏在不能阅读之处

    

  人格的隐语藏在不能阅读之处;月光下闲荡的鹤,把宗教的徽记;放大至无限,圣母的床褥里,养着一只硕大的教堂鼠。

    

  我那痛恨的脐带,却无法割舍;在现代市井的流行窗里,腊像比真实还逼真,乌有的更有生存空间。

    

  没有人在意于物质之上的我,没有人看到杜鹃的血啼洒在清晨。岁月把霓霞当作领结,装扮成翩翩少年。

    

  谁在头颅里种上星星,便收获诗歌的莴苣,把待人解放的丝带挪开;从维纳斯的胸前,于是我便坐在下议院贵族般讨论人性,玛利亚的官能症。

    

  那是痴笑,是妖魅,是俗世的痛隐。

    

  一种声音穿过时空,迸发出绚烂的烟花,在我和她邂逅之间;一个少女走进我的花园,微轻的脚步,把心灵的魔鬼唤醒。

    

  她那没有栅栏的春,沿着长长的滑梯下探,在声音萦绕的网里攀援,不知道是崩溃,还是喜悦的句点?

    

  每一夜都有裸嬉,伴有星子的忧郁。倾斜的磁场指挥着精神的重建,我在哄她安睡,头向着南方一角。

    

  那床单上尽是猛兽与美女的图案,那声音成了欲望的调色板,变幻着传达着我的蒙太奇画面,惊悸的是她的小鸟的懦弱,身体浮在水面。

    

  水母集结的海域写着永远,永远。

    

  没有梦固然冷清;可是消失了梦,却更加凄凉,那独角兽守着的夜如此狰狞,不给意志以些许的叛逆。

    

  菩提树下的白马配上高贵的鞍,是否可以普渡众生,从此岸到彼岸,樵夫的斧能否抽断了绵绵江水。

    

  从此人间不再有断桥遗梦,狸猫躲进了季节的衣兜,夕阳在傍晚的风车上转悠,象悠闲的农夫。

    

  没有梦的日子,就像中学生没有成绩单的困扰,敢于对弈于所有社会残破的局;来换取自由国度里的忏悔,并写上我的姓名。

    

  看屋顶和星群之间,藏着扑击真理的金雕,张开翅膀遮天蔽日,翼下风猎猎地响应。

  

  一幅夕照映在天边:互相搀扶着,一对走向墓地的情人。

分类:随笔 | 评论:1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