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化人生 名博

超脱的三重境界:第一、无俗,超脱俗世;第二、无我,物我合一;第三、无道,甚而超越最高、绝对的理念。
博主:王绍叶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诗草一束:石榴还没有开花的时候

当爱情停了下来时

当爱情停了下来时

我发现,那颗心已被辗的粉碎

青春的外衣还残留履带中

当爱情疯狂的飚车停下来时

 

我曾经爱过,那颗心

甚至那么心甘情愿,那么笃诚

可是现在它已被辗的粉碎

并且无法修复,重奠也显得多余

 

我还会去爱,去享受生活

而它不会,它已因为爱情而死去

在我的意志急转弯时,它来不及躲避

 

如果彼此小心,在意

当初也许来得及

现在还说什么呢

 

我爱过的花朵不再属于我

我爱过的花朵不再属于我

她没有凋谢,在熟悉的花园里

她有富丽多彩的颜色,更有那

萦绕不绝的香气,在这个季节里

即使我今天早晨和她相遇

那又怎么样,她的娇艳只能令我

忧郁,而她的香气掺和着阳光

便成了毒药,令我不敢再沉迷

 

我多么希望她凋谢,就像我的

灵魂,那如丝如缕的气息

我多么希望看到那没有透气的

坟地,禁锢着她可怕的靡丽

让我的灵魂空壳做她的灵柩

让我的泪水象圣泉,呵护着

她的精神和躯体,不被时间腐蚀

然后我便成了守墓人,在孤寂中老去

 

可是她还是那么娇艳,在我的眼里

便注定了我的悲剧,我将把我的眼睛

剜去,让时间凝固在黑暗里

让苍天在寒风中不住地颤栗,让魔鬼

去分餐她的柔情蜜意,对于我

这一切都已经没有意义,并且

我的眼中永远只停留一幅景象

在春风得意的时节,我和她

带隐形的翅膀,飞翔在花地

 

雪是否仍在下

雪是否仍在下

在你宁静的花园

你是否看到一只乌鸦

走在雪地里

别怕,那就是我

为了证明我的存在

我不惜把自己丑化

让黑夜的黑将我描画

就是为了让你

在洁白的雪地里

一眼就看到了我

 

他爬上高高的脚手架

他爬上高高的脚手架

他在靠近云朵的地方,抽着

最经济的香烟,咳的厉害

但再高也看不到他的巴山

 

他常常看到妻子的月亮

 

他造的是摩天大楼,增添着

城市的荣耀,而他住的是临时工棚

而且三个月工资未发,他的女孩

一个三年级小学生来信说

爸,学费再不交,我就不能上学了

 

他今夜又看到妻子的月亮

在摩天大楼顶层,快封顶了

可是他的脚一滑,只咯噔一下

他的身体变成一朵云

轻轻地,在夜幕中飘落

 

这时,城市的夜

还是那么辉煌而闪烁

 

送爷爷出村的那一天,风吹着

送爷爷出村的那一天,风吹着

褐色的云,云悬在半空

好象整个人间都悬在那儿

爷爷的脸也悬在那儿

悬了好些年

 

有如那一场北方的雪

落在黄昏的村口,那棵槐树

变成一张陌生的铜版画

神秘但不吓人

 

有如那一阵南方的风

卷起满地的葱茏

受伤的树叶抱起水里的

月亮,在跳舞

并且难以遏止

 

有如那海里的暗涌

纵恿着红色的珊瑚

以及那些海葬的魂儿

讨伐天空和大地

 

就是那一天,云在悬着

爷爷的脸也在悬着

经过了这些年

我还记得,沧桑变了

可是那一天,一切

都没有褪色

 

石榴还没有开花的时候

石榴还没有开花的时候

她就进了城,寻找她的梦

 

那江南的春色润了一个城

她的脸蛋儿谁见了都拧一把

 

她被自己的梦惊醒

夜夜都是不熟悉的酱色的脸

 

父母说,过不好就回来吧

反正迟早都要找个婆家

 

她习惯了活在城市反刍的胃里

慢慢地变成了城市的残渣

 

在这个城市里

每个女人都有理由憎恶她

而她更有理由去诅咒这座城

 

我坐这在这黎明的案前

我坐在这黎明的案前

把隐晦的明亮的思想清点

不等那太阳出来我便消停

用冬日的丝线穿我的爱恨

嘻嘻,我在度着这悠闲的余生

 

我走在落日奄奄的山坡上

凭吊着我那早逝的青春

小草在憔悴中低声交语

我以黄昏的画笔挥洒写意

呵呵,真的生命不在乎短暂光阴

 

当我只能守着窗前看风景

一条厚厚的毯子盖住双腿

冬日的落叶纷纷在我的眼帘

但我更加感觉大地的温存

咿咿,让我再做回母亲的孩婴

 

我早睡于寒冷的冬夜

似已经置身宁静的伊甸园

对世间虽还有些牵念

残梦里都将一一兑现

嘿嘿,如可能还想过我这一生

 

八、冬天和我

冬天和我

还有一只鸫鸟

走在路上

 

冬天不说话

因为北风的嗓子

已经沙哑

 

我不说话

因为爱的种子

还没有发芽

 

鸫鸟不说话

因为那场风雪

夺去了它的家

 

冬天和我

还有一只鸫鸟

都藏着一些心事

但都不说话

 

九、黄昏里,草地上滚动着

黄昏里,草地上滚动着

红红的火焰,一直烧到河岸

柳丝弹奏着蓝调音乐风

花儿蝴蝶都在蹈火起舞

看夕阳垂老的欲望多么高涨

 

那赤裸的光和影在组合

犹如肉体在寻找肉体的默许

灵魂也被点燃着,泥土是

热烫的锅,一切都在快乐着

痛苦着,体验着垂死之前的疯狂

 

十、蔷薇开在教堂的背后

蔷薇开在教堂的背后

在经常焚烧圣经的地方

太阳不知什么时候照进来

 

只有主教的红衣里

藏着一个诺大的A字

婚礼的车队也无法开进来

 

修女们的孩子,只能在

带阴影的空地上游戏

声音也被围墙重重警戒

听说这一切安排

都是为了教堂的圣洁

 

主教的枕下放着线装金瓶梅

绕梁的飞蛾在侵扰他的安眠

疯女人的歌声,夜夜

打破这圣地的宁静

 

当教堂的管风琴失声时

所有祷告正在切入

上帝似乎也时常开小差

他所原谅的罪,人间都不能

饶恕,不知是否真糊涂

 

太阳看来真的无法照进来了

除非主教的红衣不见了

围墙拆掉了

修女的孩子长大了

 

十一、黎明之前,我在黑暗里

黎明之前,我在黑暗里

想你,象蝙蝠的翅翼

拍击着蚊虫们的空虚

 

黎明之前,我在感觉着

花的靡丽,象食人鱼的鳍

渴望着浮在水上的裸体

 

黎明之前,我想用我的

忧郁,将天空漂洗

然后象清道夫一般

骄傲地看着黎明降临的街区

 

黎明之前,我还想为你

准备一份早点

一个煎蛋,一杯牛奶

都盛在天空的盘子里

 

十二、一个人的桃花源

一个人的桃花源

就是纯纯地,静静地想

一个人或一种事物,在城市

喧嚣和喧嚣之间

 

在城市的祭坛,我们

焚烧岁月,开始是火

最后以水洗礼

超脱沉沦的心灵

 

明天我们开始在石头里

刻下呓语,在荒野上

建造庙宇,种上

骸骨,还有棕榈之林

 

我们在上帝的眼帘

看到了物质的深渊

 

十三、在追念太阳的日子,冬天

在追念太阳的日子,冬天

多么趾高气昂,鲑鱼的呼吸

藏在一千米冰层之下

 

花朵被冬眠的蛇吞噬

留下断颚的逃兵,在幽冥的

一角喘息,多么惨重

 

坟墓中升起的星座

妖艳的宣言,把风的潜影

传播,最后垒筑成大漠蜃楼

而蝴蝶的血溅染的皇冠

却没有人敢于加冕

 

百年之战的烽烟,沿着

曾经喧嚣的街道蔓延

堵住了所有快乐的出口

 

而太阳呢,我们追念的光和电呢

唯黑暗里的金币在愚弄我们的

眼睛

 

那种背负沉重光荣的日子

便成了我们的耻辱,历史在门外

歇斯底里,而我们的孩子呢

在母亲的双乳间被夺去

 

十四、我看到的云是我昨天看到的

我看到的云是我昨天看到的

也是我很久以前见过

比春天还早,比早晨还早

那时的瞳仁荒芜但很纯真

那时的云很舒卷,带着大地的呼吸

透过它的变幻,我倒出世界的模具

凝视它的色调,诱导我的人生

我看到的云慢慢地渗透着,丰满我的灵魂

映照我脚下那片无垠的稻田

象母爱般的碧绿而且等待着奉献

象地上那一条河流,和所有的河流

是我的血,比血更加沸响的精神

都在那片云里得到启示并且被证明

没有什么比童年更加值得怀念

 

十五、谁也不愿意看到春天的堕落

谁也不愿意看到春天的堕落

象海峡的断裂,玄武岩的悲剧上演

樱桃的羞涩抵上三月冰冷的脸

大地的寒潮颤栗着我的每一处神经

在夏天将至之前,帷幕已经发霉甚至糜烂

我无法制止一切发生,如果料峭还在

如果清明雨还下,而且天空连月未开

当爱情还没有降临,而死亡的恐惧

象冬眠的蛇从洞穴里爬出,借春天的名义

谁能够在花的惨雾里看清那张青春的脸

 

十六、一种夜行的动物在我的牢笼里嚎叫着

一种夜行的动物在我的牢笼里嚎叫着

它竟然不吃我的肉,血光迸发对它

也没有用,躺着骷髅的床上

种的是罂粟,精神迷幻着黄色的小花

祖先的谚语到处陷落,推开茑萝之门

雀鸟当是淫妇,妖媚的眼把地狱引诱

最初的温情是撒旦裤子的拉链

我无法辨认,是火焰的迷失还是疲倦的

狼眼,在上帝常常巡察的道路之间

我只记得,那一年我丢弃了命运的绳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