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化人生 名博

超脱的三重境界:第一、无俗,超脱俗世;第二、无我,物我合一;第三、无道,甚而超越最高、绝对的理念。
博主:王绍叶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夏天:不幸的是季节,但世界是有幸的

      夏天是一种独特的感受,将颜色、气味、声音都混淆在一起,分不清哪是感觉,哪是触觉或者听觉。夏天又总是混沌的,分不清是激越还是懒散,意志昏庸而躁动不宁;而夜晚和黎明也是粘连在一起,分不清是在残梦中,还是梦醒时分。混红的灯笼还在檐下点着,而露点却没有闪亮的余地。有了夏天的感受,其他的季节都显得肤浅而多余了。

 

       张爱玲感受的夏天,是光与影的混合体,是情和色的颠倒摆设。她说,夏天房里下着帘子,龙须草席上,堆着一叠旧睡衣,折得很齐整;翠蓝夏布衫,青绸裤,那翠蓝与青在一起,有一种森森细细的美,并不一定使人发生什么联想。只是在房间的薄暗里,挖空了一块,悄没声地留出这块地方,来给喜悦。我坐在一边,无心中看到了,也高兴了好一会儿。

 

       在大都市的夜晚,丝绒败了色的边缘,被灯光喷上灰扑扑的淡金色。帘子在大风里蓬飘,街上急急驶过一辆奇异的车,不知是不是捉强盗的,哗,哗地锐叫?在这凶残的,大而破的夜晚,给它到处开起蔷薇花来,是不能想象的事。然而这女人,还是细声细气而带着快乐的腔调说,是开着的。不过是绸绢的蔷薇,缀在灯罩、鞋尖或阳伞上,那幼小的圆满,也还是蛮有它可爱可亲的。

 

       夏夜总是漫长的,我横竖睡不着,翻开《卡夫卡文集》,看到了一张典型的犹太人面孔。多年以前,我曾被它所感动,就象面对夏夜的不伦。瘦削的脸庞,两只扇形的耳朵有些夸张,紧闭的嘴唇,象刀子划出的一道直线,尖长的鼻梁分开两道眉毛;重要的是眼睛,尖锐、锋利、忧郁而空洞。有如夏天的午夜,斑驳的虚光扫过城市的眉际,留下醉生梦死的幻觉,还有满地诡异的阴影。

 

       希望在某种意义上说,是绝望的另一种更真实的表现。一个大魔鬼附上了身,就有无数小魔鬼纷纷涌来,为大魔鬼效劳。在他空洞的眼睛里,我似乎看到了无数的魔鬼,闪动着希望的翅膀,在四周盘旋。当卡夫卡刚生下,他母亲便说,这孩子眼睛里,隐藏着世上所有的苦痛和不幸。但是,我们却偏偏从他的绝望里,看到了人类解脱的途径,看到了希望的所在,正如魂灵们对绝望的趋之若鹜。

 

       卡夫卡在描绘自己的生活状态时说,我的生活中,有某种来自精神病院的成份,我是无辜的,当然也是有罪的。我没有被囚入牢房,却关进了一座城市里。我呼喊着亲爱的姑娘,希望平静而幸福地获得她。但事实上,我呼喊的,仅仅是城墙和纸而已。然而,他在给女友的信中又说,故事总是悲伤、痛苦的,但人们却不能理解,我在朗读它们的时候,为何总是春风拂面,笑意盈盈呢?

 

       夏夜一般来说,是喧闹而躁动的,但也有人深陷于孤独之中。这种孤独,往往可以代表了整个人类的孤独。如果有一个人,一年四季或者一生中,从来没有一次对一个人或一种事物,投去轻蔑的目光。那么,每个事物在他看来,必定处于更珍贵的孤独中。这种孤独不是指悲惨的情境,而是隐秘的主宰力量、深刻的不可交流性,对一种无懈可击的独特性,深刻而朦胧的认识。

 

       在我的眼里,那些存在着的一切仿佛都在说,我是孤独的,因而被动地带入一种必然性,一种代表世界万物秩序的惯性 。如果谁想反抗,或者逆动这种惯性,就什么也做不了,乃至放弃自己的存在。如果我只是我,抱着一份恒久的孤独,而我将变得坚不可摧。而我的孤独,就能指认出世上所有一切,包括亘古的孤寂和荒芜。

 

       其实,夏天也曾在我脑海里,被抽象为一片无法描绘的快乐的金色。那是在我少年时代,充满阳光的田野,流光溢彩的绿荫之下,那是一种如此轻盈的美。感谢所有夏天里陪伴我的事物,还有生活的片段,在那里,阳光穿透岁月,那一道道尖尖的枝叶,因黄色盖过绿色,仿佛有一团闪闪发光的金子,悬挂在道路上空,以及树林的梢头。

 

       我曾经对着夏天,追着夏天,不断地对它说,你真美,真美。像我这种感情充满神经质的人,在面对这个世界时,美感总是伴随着情感体验的暴力,一起涌出来。哪怕是大千世界的一草一木,对我来说,冲击力都显得太大,而无法招架。我忽然理解了,为什么我从不爱旅行,那是因为我无法去承受充满新奇的世界,带给我每分每秒的感动,令人晕眩的感觉。而当我独自面对这些美的暴力时,孤独便是灵魂的铠甲,给我最后的保护。

 

       自从我感受了夏夜一场死亡,那是一个美丽慈悲的女子,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在众人的目光下,消失在月色迷茫的海边。自那以后,我几乎没有一刻钟,不生活在对死亡存在的强烈感知中。在我看来,夏天是性欲和死亡最接近的时季,越是欲望亢奋之时,就越是想着死亡降临,死亡便成了心中的爱实现的途径。于是,我终于明白,为何夏天总是让我们处在漫长的煎熬中?突然想起一句话,不幸的是季节,但夏天的世界是有幸的。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