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化人生 名博

超脱的三重境界:第一、无俗,超脱俗世;第二、无我,物我合一;第三、无道,甚而超越最高、绝对的理念。
博主:王绍叶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你的忧郁:啜饮了霜华冰凉

一、梦的霓裳披挂在你身上

梦的霓裳披挂在你身上

于是便有了天使般的翅膀

银色月光照上你的窗台

让你的思念流水般悠长

 

你的忧郁啜饮了霜华冰凉

于是情思更加晶莹透亮

你的心胸沐浴着苍穹的天风

便有了嫦娥奔月的向往

 

你的幻影停留在梦里水乡

便是那浮现于静水间的睡莲

你的美颜搽上黎明的曙光

于是便成了上帝宠幸的宫嫱

 

二、为什么想你的时候总想哭

为什么想念你的时候总想哭

是因为我爱你爱得深爱得苦          

为什么追求总是越失望越执着

是因为我义无反顾地选择孤独

 

三、别以为,离开你影子覆盖的

别以为,离开你影子覆盖的

区域,我就迈不开步了

别以为,闻不到你的香味

我就没有呼吸了

别以为,没有你在身边

我看世界就没勇气了

别以为,你生气了

我就该向天下的人赔罪

别以为我只是以为

我看见一只鸟儿

飞回昨天

就再也没有归来

 

三、和你在一起

和你在一起

就是想和你在一起

就象小孩爱吃冰淇凌

没有别的意义

 

和你在一起

就他妈的分不开

就象吸毒的离不了可卡因

没有别的原因

 

和你在一起

咋就不能光明正大

就象嫖宿一样

难道没有别的选择吗

 

四、他用手抚摸你,微光中

他用手抚摸你,微光中

你没有躲避,而且还以

赤裸的眼光,看他的大衣及

扣子,然后他便以拥抱

包容你,你的灵魂,你的

呼吸,然后你就躺下来

面对他的脸庞,他的眼睛

犹如凝视至高无上的上帝

其实这是极为简单的事

而且发生在现代城市里面

但之后你在法庭上的陈述

却煞费心机证明他的罪过

以及男性对女性的歧视

当法庭判决下来,你唯有

承担败诉的结果,便极力

去鞭挞法律的不公,却忽视

一个事实,女人擅于投机取巧

以及天生的诡秘多变

 

五、野花的品性,不似

野花的品性,不似

水晶那样雅致,高贵

她们是另一种生命,带有

平民化的标识,却不乏活力

当水晶在宫殿里暗淡寂寞时

野花却在阳光中奔跑,发出

灿烂而绚丽多彩的笑声

她们的野蛮爱情更令人追慕

不管是游风,荆棘或牛仔

都可以招呼她们为伴侣

而水晶,只有在王族贵胄的

挑剔目光下,有幸得到局部的赏识

大部分作为无所事事的陪衬

当野花漫山遍野的青春

采取统一行动时,没有一种壮丽

可以比拟,没有一种目光

不被感染,而水晶

即使借助皇冠的威严

也只能使人敬畏,却无法

抵达自由的心灵,哪比野花

当她们象海洋般浮动起来时

牵动着千万张由衷的笑脸

 

六、如果你不爱我

如果你不爱我

就让我堕落吧

堕落就象一条

文明污染的河

 

而且,甘于沦丧

犹如荡妇

接受淫棍的蹂躏

 

于是,我不再想着

那道德的经典

祷告的晚宴

 

并且,远离那些

哥特式建筑,还有

拜占廷的教母

 

七、眼光在看着,晾在

眼光在看着,晾在

阳光下的音乐,旋律

变成黑夜般的故事

 

因此,退化的舌苔

感觉不到夕阳的腥味

还有恶鸟的咒语

 

古典的高山流水,被当成

儿时的襁褓,去缝补

那些返老还童的心

 

以丝绸织成的夜晚

千篇一律,而且稍无生气

没有人去理解谣风的秘密

 

时尚总带些疯狂,亚麻色发辫

及火辣辣的风暴,登临

挤满沙丁鱼灵魂的广场

 

音乐,是不安分的生命

被掏干躯壳,串起来

作为魔界流行的道具

 

八、黄昏散发淡淡花香

黄昏散发淡淡花香

太阳渐渐隐入西山

但我不想回家,不想

我在朝你走去

走近丢失自我的夜晚

一片叶子一棵树

寂寞么

还是两颗心更加惆怅

 

黑暗里享受迷茫

把人间所有遗忘

今夜没有星月

一片隐约的火光

象无数红狐狸

在远近处流窜

两个贴近的胸膛

倾听宇宙的此消彼长

 

九、风不会随你

风不会随你

雨不会伴你

结局如何

你自己拿主意

 

我再不会想你

即便离去一百年

并且带走最初的恋情

 

风是否会变成林海

雨是否会风化成硝岩

反正你我呆过的地方

已没有半点消息

 

即使古弩射穿世纪的夹壁

即使铁蹄敲碎历史的结论

但我仍然相信

你走了就不会再回来

 

十、夜啊,燃烧起来吧

夜啊,燃烧起来吧

把欲望的柴火堆得高高的

把行为的鼓风机拉得吱吱直响

把青春的肌体当作拨火棍

燃烧吧,带着放纵和绝望

给黎明留下悲惨的废墟吧

然后去重构白昼的模式和布局

 

十一、时间是否象朝露

 

时间是否象朝露

从草地,树梢及鸟的翅翼

蒸发了,其实我

无法描摹它的形态

也无法提供其诞生

存有及消亡的事实

臆想,是纪录时间

唯一手段,也是搪塞心灵的

妙方,人说,唯有在

弥留之际,才能看见

一道虹光划过,那便是

时间携灵魂向上,进入

永恒而没有起讫的回廊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