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化人生 名博

超脱的三重境界:第一、无俗,超脱俗世;第二、无我,物我合一;第三、无道,甚而超越最高、绝对的理念。
博主:王绍叶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至暗时刻:闲云野鹤不是我的向往

      闲云野鹤般的生活,是我很久以来一直梦寐中的追求,如今,当脱去了俗务的羁绊之后,反而又多了几重踌躇。对于这个耽于俗世,受人间烟火熏染之身,真的可以轻便的脱去俗衣,就此别去吗?于是,我是越来越怀疑自己的向往了。

 

      想到苏轼的那首词,应该是他人生失意,尤其是官场失落的时候写的。词曰,清夜无尘。月色如银。酒斟时、须满十分。浮名浮利,虚苦劳神。叹隙中驹,石中火,梦中身。虽抱文章,开口谁亲。且陶陶、乐尽天真。几时归去,作个闲人。对一张琴,一壶酒,一溪云。

 

      独自一人面对清澈如洗,纤尘不染的夜色,月光静静地淌过。唯杯盏在手,可以一醉方休。想想追逐那虚浮的名利,是如何摧折身心;苦心孤诣写出的文字,又有几人能真的赏识?不如过一种天真无忧,陶陶然的人生。但又不知几时能够归去,作个隔绝尘嚣的闲人。就此月下对着一张琴,温一壶老酒,心随一溪清流,一朵淡淡的云影,在山野幽谷间游弋。

 

      这种人生苦闷的排遣,也是过去的我,心底常常发出的感叹。但现在终于可以远离樊笼,可以卸下俗务的时候,反而心境是如此惆怅而烦乱。原来过去的岁月里的闲愁,都只是一种矫情造作的表现。其实,这个俗身什么都不能放下,即使放下了,哪里可以安放这颗彷徨无措的心呢?故乡早就回不去了,而在这光怪陆离的都市,哪里又是我这闲人的归所?

 

     虽然早就有了准备,但还是无法去面对。也许过去的人生,总是因为有一些浮华的外表,掩饰着它内在的悲惨和凄凉,如今这些外表被剥离了,就剩下赤裸裸的内里,让我无法去直面。我甚至不敢长时间地仰望星空,在我的意念里,那里隐藏着生命太多的秘密,太多的真相,因为从中会看到人生的荒芜,冰冷,无意义。

 

     电影《至暗时刻》,写的是英国伟人丘吉尔,他政治生命的辉煌时刻,带领英国人抗击德国法西斯的侵略,并且取得了胜利,让英国从黑暗走向黎明。但在电影里,人们看到的是一个年已六十六岁的老男人,身体臃肿不堪,而且早就萎谢了,精神却一直硬撑下去。他还是一个酒鬼,一个神经质的老人。所以,当他赤裸着走出浴室时,年轻的女打字员不是在躲避尴尬,而是在躲避无法面对的慈悲。

 

     电影所展现的,是一种随时面临崩塌的伟大,起码对于丘吉尔的生命是这样的。从丘吉尔的生命状态,我想到自己的现状,不管生命光环曾经如何耀眼,但最终掩盖不了本质上的衰败。对于生命而言,结局总是这样的,往往是经历了难得的光明时刻,再慢慢地隐入黑暗之中,然后从黑暗里达到永恒的境界。

 

      也许,正如苏轼那首词中表达的,人们追求名利是徒然的,万物在宇宙中都是短暂的,人的一生只不过是隙中驹、石中火、梦中身一样地须臾即逝。然而,这种对生命虚无主义的想法,往往只是人们暂且的宽慰,而无法消除人们对于生命最后结局的恐惧,以及被动接受的无奈之感。

 

      中国的古典哲学,往往缺乏对于生命的终极安慰。除了教我们逃避归隐之外,别无他法,而那些乌托邦或者桃花源又是杳无寻处。正如李银河说的,只要像我惯常所做的那样,往深处想想宇宙和人生,想想宇宙的广袤,想想人生的无意义,这些貌似难以逾越的大墙,就会登时分崩离析,轰然倒塌,并且消除于无形。

 

     就连让人一想起来就热泪盈眶的爱情之火都可以熄灭,就连最令人心旷神怡的景色,都可以黯然失色。在宇宙最终的一片混沌中,所有这一切,都不过是一粒微尘而已,甚至连微尘都算不上,仅仅是人这种渺小生物的,一种无端的感觉或痴迷而已。

 

      现在,我感觉生命正处于一种至暗时刻,这是以前从没有体验过的。似乎在这种黑暗中,就再也没有边缘的寻求,也没有泅渡的可能了。人只有慢慢地沉下去,沉下去,直到进入深不可测的浑茫之中。也许在那片混沌中,还有苏轼的琴声,幽谷,溪水,云朵在,我也看不到,也不再需要了。生命没有了向往,就什么都不存在了。

分类:随笔 | 评论:1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