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化人生 名博

超脱的三重境界:第一、无俗,超脱俗世;第二、无我,物我合一;第三、无道,甚而超越最高、绝对的理念。
博主:王绍叶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冬至:一阳初动处,万物未生时

      冬至节返乡扫墓,想想扫墓祭祀之事,已经有五六年没有举行了。

 

      这几年,确是家中的多事之秋,几位老人相继离世,按风俗,诸如此类的事都不能做。先人的长眠之地也因多年未能整饬,而荒废得不成样子了。这次还特地请来几个乡人代为清理,由于相隔时间太久,以至于错认了先人的墓地,兄弟们每念及此,都不免顿生感叹,心底一片凄然。

 

      那些墓地,散落于方圆几里的山野间,有些被荆棘蓬丛遮天蔽日地包围着,有些通往墓地的道路,已经被野草淹没,难寻先人故地的踪影。满眼都是枯枝败叶,透着阴冷的氛围,显示着颓败不堪的局面。人置于这般境地,让我觉得愧对先人,心里隐隐作痛。在我的心里,那些荒废的墓园就是先人们的休憩地。

 

      那盘缠的枯枝,载途的荆棘,让我几乎难以靠近先人的墓地,就像梦中即使我经过多少艰难的跋涉,也走不到他们的身边。我只好沮丧地坐在地上,眼巴巴地看着镰刀,斧头在挥舞,在驱赶着荒芜和孤寂。而我几乎无能为力,不能对先人做些我应该做的事情。

 

       眼前不由映现出西班牙诗人洛尔迦的一首诗,枯枝。那遮掩的叙事,充满画面的碎片。他写道,早晨,沿着塔马里特那一片树林,我随银灰色家犬的指引,来到这寂静的墓地。

 

      为了等待那树上的枯枝,等待它们在风中折断。塔马里特的苹果树啊,不知道是谁种下,也不知道成熟的果实,已被谁收获;苹果树不再思念雨水了,它们早已昏昏入睡。黄昏,沿着塔马里特的树林,那些面孔模糊,而孤单的孩子们,为了等待那树上的枯枝,等待它们在风中折断。

 

      我不知道,在这不经意的咏叹中,爱与恨怨是否会愈加浓烈些?但是,当读到面孔模糊的孩子们,为了等待那树上的枯枝,等待它们在风中折断,我已经泪流满面。在我眼前的那些枯枝败叶,都化为先人枯槁的颜面,化石般的躯体,在风中排排倒下来,将我掩埋,让我无法动弹或呼吸,唯有手在枯枝丛中晃动。

 

     流落台湾的游子周梦蝶,于冬至日写下的一番感受,让我有了切身之隐痛。

 

      流浪得太久太久了,琴,剑和贞洁都沾满尘沙。鸦背上的黄昏愈冷愈沉重了,怎么还不出来,烛照我归路的孤星洁月?一叶血的遗书,自枫树指梢滑坠,荒原上造化小儿,正以野火燎秋风的虎须。最后,快烧上你的眉头了,回去回去,小心守护它吧:你的影子才是你的。

 

      我有一刻钟几乎窒息了的,耳边只有霍霍的刀斧斫木的声音,以及刀斧触碰到石头,而发出的厉响,却模糊了眼前的一切。等我回过神来,那些荆棘蓬丛,枯枝败叶,已经在乡人的披荆斩棘之下被清理殆尽,于荒芜中梳理出清朗的境地来。

 

      铺满落叶的红褐色地面,好像盖上厚厚的奢华地毯。先人们的墓地,因树荫而乍明乍暗、斑驳离落,如幻如梦,而近乎于神灵隐现。这情景深深地震撼着我,以致无法让自己从这境地中逃逸出来。

 

       终于,一直阴霾重重的天空,也露出了冬日暖阳,懒洋洋地斜挂在低矮的空中。此时,望着山坡上,到处人影瞳瞳,语声交杂,此起彼伏,一派热闹的冬至祯祥气氛。于是,我和兄弟们才得走进先人的墓园,然后培土,填写碑文,洒酒,烧香,祭拜,随着那一阵阵爆竹声响起,分明感觉有一种暖流正在天地间悠悠流荡着。

 

      据《易经》记载,关于冬至日的复卦爻辞是,初九,不远复,无祗悔,元吉。不远复,是说幸好还没有离得很远,就复还了;无祗悔,没有铸成大的悔恨;元吉,那便是吉祥如意的结局了。

 

      自此,我才明白,冬至其实是代表一种微妙奇异的希望。在群阴之中,只要一阳不死,而时刻跃动,犹如海底涌红轮,总有一旦之间跃出海面的时候。借用诗人郑愁予的话说,我就是北极地忍不住的春天,终究会如期归来。

 

      宋朝易学者邵庸,有诗咏复卦曰,冬至子之半,天心无改移;一阳初动处,万物未生时。玄酒味方淡,大音声正希;此言如不信,更请问庖羲。其中玄酒,是指自然的泉水,为何?因为祭天地,拜祖先,已经没有人间任何美酒可替代,只能用清澈至纯的泉水作为祭品,故谓之曰玄酒。

 

      而大音声正希,那充盈天地之大音是何种声音?那就是无声,但它却又是一切声音之源。玄酒或者大音,就好像冬至节气,那一刻才是一切生命,一切存在的本源一样。一切灵动从这里出发,一切生机从这里复活,一切故事从这里开始,所谓玄酒味方淡,大音声正希是也。

 

      前几年,曾多次跟村里的长者提出,把祭祖扫墓先人的日子改为清明节,他们却一直不予应允,也没有道出其中的缘由。现在我才明白他们的用意了。所有的玄机都隐藏在一阳初动处,万物未生时。可见,这是很忌讳被一语道破的。

 

     归来时, 回望那些先人的墓地,正静静地躺在冬日暖阳里,处处暗香氤氲,阳气浮动,天空中云霞游逸,仿佛有神明纷纷降临大地,令世间万般气象为之一新。

 

 

分类:随笔 | 评论:1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