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化人生 名博

超脱的三重境界:第一、无俗,超脱俗世;第二、无我,物我合一;第三、无道,甚而超越最高、绝对的理念。
博主:王绍叶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旧诗一束:梦像花儿开放

一、如果我此时死去

 

如果我此时死去

只想抚摩那些模糊的脸

昔日挨个在我枕边

春天般出现

 

如果我今夜进入天堂

上帝不许带走俗世的一切

只让我弥留间念叨那些名字

犹如天庭迎送的仙乐

 

二、冬日里做着春天的梦

 

冬日里做着春天的梦

梦见蟋蟀在拱我寂寞的门

 

紫荆花轻摇,可惜没有

飘着絮影的春水流过

 

冬天,睛阳照着麻木的臂

让我有尽脱重氅的感觉

 

只是暮晚的寒冷,似敌阵重围

一声冷枪打掉我的梦

 

如疾厉的风吹过

掠走窗前的花

 

三、黑暗似森然的荆丛

 

黑暗似森然的荆丛

包围我们的目光

阴影疯狂地生长

遮去天堂的明烛

 

白昼过去,灵魂出游

去吃黑暗的蒿草

或者撑一盏孤灯

到街边沽酌寂寞的酒

 

灵魂沉迷,唯天风清醒

把醉舟向黎明推

黑暗被霞光斫倒

浓雾似草垛一排排

堆放在街角或道路两旁

 

四、南国的初冬

 

南国的初冬

有夏天的清爽

女人罗衫飘逸

 

满目葱茏

隐约深红的花

在原上,在谁家屋檐下

 

虽没有燕儿来访

雀鸟殷勤捎来闲话

暮晚凛冽渐来

而街边小酌

让意念如夏天流火

 

五、到哪里去寻找高尚

 

到哪里去寻找高尚

在冷漠的城市

还是荒僻的乡村

人称,只有

一个去处

在国立博物馆里

那些碎布烂铁

那些陌生的遗容

据说,便是至高而无尚

 

六、我曾走过一条弯曲的小路

 

我曾走过一条弯曲的小路

好久不知哪里去寻找

也许它已变成通衢大道

也许芳草已掩没它的衰颜

 

我曾趟过一条无名小河

很久没有听见它流淌

不知它是否还在山谷中徊徉

还是巳投入大海的怀抱

 

当我踏上生命的归途,才发现

那条路正在脚下延伸

当生活的琴弦欲绝时,才觉得

那小河仍在我的心头歌唱

 

七、梦象花儿开放

 

梦象花儿开放

因为你

也因为我

在离别时间里

似花朵相约开放

你的梦,我的梦

踏同一片月色,乘同一阵风

 

在幽静的夜晚

梦对你说话

也对我说话

用同样的语言

表达同样的心愿

 

当有一天我们相逢

互叙别情时,才发现

说的都是梦里说过的话

走的都是梦里走过的路

于是我们面对面坐下

无需再想什么做什么

唯眼睛在追逐逝去的梦境

 

八、杀人越货的夜

 

杀人越货的夜

黑暗似沉重的墓石,压在

恶徒与不幸者的心上

峭壁,枯树及神秘小道

唯五指能感触

 

胜利大逃亡的人

于森林中喘息,唯夜风

窃笑,分享冒险的喜悦

躲过人群及狂犬

黑夜是同伙,把他

接应,遮掩惶恐的脸

 

当远处出现荧火的蠕动

慢慢变成辉煌的火把

渐渐逼近,他便知道

不必再惶恐不安了

而同谋也早已披黑氅逃去

 

九、谁知道,月圆时候

 

谁知道,月圆时候

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有人此时走向海边

为了一句美丽的约言

有人被古老的箴语就范

向天窗惴惴地窥视

有人在瓷盆里占卦吉凶

把月亮看成命运的潜影

有人举臂欲拥抱圆满

低头处却悲泪如飞瀑

 

千万种目光,便有千万种

揣想,千万颗心灵

装着千万颗不同的月亮

谁知道,月圆时候

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十、月光下,银色的树在跳舞

 

月光下,银色的树在跳舞

汽车在没有尽头的路上飞驰

失落的记忆在寻找归宿

 

夜晚翻开我的屏风

又见那片写满你名字的沙滩

多么希望你长成

沙滩上的风,自由自在

于白沙碧浪间

 

即使在荒村里

也听到你的歌唱

看你携月起舞的潇洒

多么希望你变成

冬天的白雪

一片没有涂鸦的土地

然后来了一群雀鸟

留下满地的足印

留下嘈杂的吵闹和欢乐

 

多么希望你长成

南国的花朵那么多那么多

不知名的花

相约在同一时间开放

引来蜜蜂,把你

从脚趾到丹唇舔遍

然后便软酥酥躺在阳光里

迷离的眼,不看也不想

那恋徒是贪婪的索取

还是无我的奉献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