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化人生 名博

超脱的三重境界:第一、无俗,超脱俗世;第二、无我,物我合一;第三、无道,甚而超越最高、绝对的理念。
博主:王绍叶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于凤至:像野草那样活着,爱着

    于凤至,作为张学良的原配夫人,她的一生和少帅一样,同样具有传奇色彩。从北方才女、富家千金,到声名显赫的少帅夫人;从癌症患者到华尔街房地产商人……,她带着爱与执着,在艰辛的人生旅途中,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奇迹。但她始终像野草一样,落寞地活着,爱着,而最后又落寞地逝去,带着一颗落寞的心。

  

 于凤至是有名的美女加才女,美丽而又智慧,爱新觉罗博杰就曾盛赞于凤至长得很美,生就一张很古典的脸,清清秀秀的,宛若一枝雨后荷塘里盛开的莲。在帅府院内,于凤至当属小字辈,可她的彬彬有礼,博学多才,好善乐施和善解人意,却为自己矗立起一座受人仰慕的碑。张学良同于凤至的婚姻,是由张作霖一手包办的,这也决定了他们婚姻的悲剧结局。

  

 一九二七年,张学良结识了赵四小姐,他们一见钟情,双双坠入爱河,一时闹得沸沸扬扬。面对丈夫的情人,于凤至没有失却昔日风范,待她如同姐妹。这些深为张学良所感动,钦佩。所以,张学良对赵四提出,如果她愿意跟随他,没有夫人名义。对外国人称她为自己秘书,对中国人则可称其为侍从小姐。此后他们三人一起出出进进,愉快地生活在一起。凡是和张学良有交往的人,都羡慕他有个和美的家庭,称他有两位贤内助。

  

 自从西安事变以后,于凤至就独自担负起养育三个子女的重任。一九四○年春天,于凤至只身来到了美国求医。当她得知自己患上乳腺癌之后,眼睛里闪出一丝绝望。死亡,她似乎并不惧怕。一次又一次命运的打击使她对生命大彻大悟了,甚至有种视死如归的坚强。只是她舍不得已经送到英伦三岛留学的三个儿女,也舍不得张学良。这个在别人眼里的少帅,在她看来是弟弟,甚至是孩子,他有时候需要她的叮咛和呵护。在几经考虑之后,于凤至终于咬紧牙关,狠下心来,开始了痛苦而繁琐的放疗和化疗。

  

 人生就是一个炼狱,于凤至只觉得浑身的血脉都要被耗尽了,浑身的骨头都散了架子,像一堆烂柴火,横七竖八地躺在那里。最让她受不了的是掉头发。经过三次手术的于凤至,形容憔悴,连走路都佝偻着身子。连她自己都没想到自己会如此坚强,能像一棵野草一样活下来。

  

 为了子女,也为了证明自己是一个坚强的女人,于凤至带着死亡线上捡回的残缺的生命,投身于世界上没有硝烟却险恶异常的人生竞技场:纽约股市。从那以后,在那激动人心的拼杀中,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乐趣。凭着女人的直觉和敏感,于凤至在美国的股市上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一番天地。她做梦也没想到,自己是这样的富有经营的天赋。一个从中国东北小镇上走出来的女人,在美国华尔街的股市上竟然能处变不惊,玩得游刃有余。

  

 于凤至凭一个女人的直觉和敏感,炒股,炒房地产,使她的财富如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多。有时候她甚至觉得自己不再是女人,而就是一个商人,一个股市上的搏击者,一架赚钱的机器。赚钱让她激动,让她疯狂,让她热血沸腾。在人生的苦海中,她终于找到了一根救命的稻草。这种挣钱的感觉让她感到了温暖、活力。让她感到自己还活着,还有用。只是与张学良的通信越来越短了,到后来彼此间都有些无话可说似的,只剩下了“保重身体”,“保重”。于凤至每次收到那样的信,表面上微笑着,内心深处却是说不出来的隐隐作痛。

  

 于凤至至死也没能再见张学良一面,这成了她一生之中最大的遗憾。在美国比弗利山下的玫瑰公墓里,有一座黑色大理石的墓地。于凤至在其右边,恭恭敬敬充满深情地为张学良备下一个墓穴。在她的心目中,张学良永远是她的夫君,是她的天。作为一代才女,她在挚爱里活了一辈子,爱成了她一生的写照。用一种全新的理解,爱是主动的,不是被动的。爱是付出,不仅仅是获得。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于凤至是最懂得爱,最配用爱神来与其灵魂相守的人。

  

 历史曾经给了张学良和赵四小姐以及他们的浪漫爱情太多的关注,因而冷落了于凤至。其实作为一个女人,于凤至的人性光辉显得更加伟大而鲜明,这是我们必须补充的一点,当然,这也许和现代史是没有任何关系的。

  

 于凤至,一个象野草一样坚强活下去的女人,而她的爱情也象野草一样,烧不尽,吹又生。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