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化人生 名博

超脱的三重境界:第一、无俗,超脱俗世;第二、无我,物我合一;第三、无道,甚而超越最高、绝对的理念。
博主:王绍叶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白玉蟾:羽衣常带烟霞色,不染人间桃李花

    多年前,我伴游到了海南的道教圣地,坐落于古城定安边上的文笔峰,这座山或者叫峰的并不算高,也就三四百米的光景,正是应了那句话,山不在高,有仙则名。因为这是海南宋代道士白玉蟾归隐修炼的地方,因而成为琼北不多的人文胜景之一。虽然白玉蟾当年修炼的痕迹几乎寻不到了,但山中树木蔚然,气氛清寂,与道教所崇尚的静穆玄虚之境却是调和的,也让人对道人白玉蟾起了敬仰之心。

 

    说实话,古今的海南人中,我最崇拜的便是白玉蟾。与其他那些以官场上的虚名,而在历史上留其声名者不同,白玉蟾真正是以自己的横溢才华,以一生云游寻仙,修行问道,最终成为了南宗道教的创始人,被誉为道教宗师之第一文笔。而他在宗教教义、养生思想、文学艺术及书法绘画等方面都有很高的造诣和成就,其在中国宗教文化方面的贡献绝不能遗漏,他是中国历史上几个留名青史的宗教人物之一。

 

     我观白玉蟾,除了对他的成就无比仰拜外,还有一个因由,就是对他自由自在、飘逸无踪的生活充满向往。他漫长的修行生涯,与那些古刹青灯、皓首穷经的修行者完全不同,是一种悠闲自得,来去无牵无挂的生活形态,这自然也是道教修炼者的寻经问道的途径。林语堂说,白玉蟾这种悠闲生活,也必须要有一种恬静的心地和乐天旷达的观念,以及一个能尽情玩赏大自然的胸怀,方能享受和拥有。

 

   白玉蟾把自己书斋题名为慵庵,并对悠闲的生活竭尽称赞的能事。有诗曰,丹经慵读,道不在书;藏教慵览,道之皮肤。至道之要,贵乎清虚,何谓清虚?终日如愚。有诗慵吟,句外肠枯;有琴慵弹,弦外韵孤;有酒慵饮,醉外江湖;有棋慵奕,意外干戈;慵观溪山,内有画图;慵对风月,内有蓬壶;慵陪世事,内有田庐;慵问寒暑,内有神都。松枯石烂,我常如如。谓之慵庵,不亦可乎?

 

    他将生活的悠闲自得,仅用一个慵字就简括殆尽,而慵的归宿则在于清虚,何谓清虚?终日如愚。这种愚或者慵,正是老子之无为。慵懒无为、逍遥悠闲的处世态度,并不代表人生的堕落、颓废,而是建立在对人生,对世界丰富深刻的感悟之上,需要对自我性情加以千百度陶冶,才能达致的至高精神境界。

 

    林语堂在《生活的艺术》一书中,对这种东方式的悠闲做了很好的总结。他说,中国文化的最高理想人物,是一个对人生有一种建于明慧悟性上的达观者。这种达观产生宽宏的怀抱,能使人带者讥平心理度过一生,丢弃功名利禄,乐天知命地过一生。这种达观也产生了自由的意识,放荡不羁的爱好,傲骨和漠然的态度。一个人有了这种自由意识及淡漠的态度,才能深切热烈地享受快乐的人生。

 

    因此,这种爱悠闲的性情,由于酷爱人生而产生,以之来看白玉蟾的修行生活也是很恰切的。有记载白玉蟾十岁时,自海西来广城应童子科,主司命赋织机诗,应声咏曰,大地山河作织机,百花如锦柳如丝;虚空白处做一匹,日月双梭天外飞。主司意其狂,弗录,遂拂袖归。这篇记述关于应童子科的年岁与《琼台志》的描述略有出入,但都显示了少年白玉蟾横溢的才华,和飘逸自在的个性追求。面对俗世的功名利禄,少年的他早就不放在眼里,一副旷达不羁的潇洒风度。

 

    而且,林语堂把中国人之爱悠闲,以道教为源头。中国人的性情,是经过了文学的熏陶和哲学的认可,并受了历代浪漫文学潜流的激荡,最后由一种人生哲学,大体上可称它为道家哲学,承认它为合理近情的态度。中国人能囫囵地接受这种道家的人生观,可见他们的血液中原来就有着道家哲学留下来的种子。

 

    真正的悠闲生活,不是浑浑噩噩,不是放浪形骸,而是一种以浪漫作为底子的活法,是一种浪漫的崇尚。而白玉蟾的生命底色中,就有着天生的浪漫气质。《千家诗》中有他的七绝《早春》,诗曰,南枝才放两三花,雪里吟香弄粉些;淡淡著烟浓著月,深深笼水浅笼沙。在山中修炼时,他题了首《山居》绝句,松竹成林云气深,洞门风冷绿苔阴;落花飞尽春山在,幽鸟声中动客心。还有自写胸臆的诗句,道人天地便为家,惯见溪山眼不花。 竹月光中诗世界,松风影里酒生涯。 如此率性天真、动人心扉的诗句,竟是出自一位修为深厚的道士之手。如此浪漫道人,又该有着怎样一份悠然自得的生之情怀呢?

 

    所以,林语堂说,要享受悠闲的生活,只要有一种艺术家的性情,在一种全然悠闲的情绪中,去消遣一个闲暇无事的下午。这种样子的心情是一种超脱俗世的意识而产生,并和这种意识自然地联系着的;也可说,是由那种看透人生的野心、愚蠢,和名利的诱惑而产生出来的。

 

    真正享有悠闲生活的人,必须有丰富的心灵,有简朴生活的爱好,对于生财之道不大在心,这样的人,才有资格享受悠闲的生活。一个热爱人生的人,对于他应享受的那些快乐的时光,一定爱惜非常,然而,同时对生活,对这个世界却又须保持流浪汉特有的尊严和傲慢,那种超然物外的姿态,一颗不被世尘垢染的心。

 

    如果一个人真的要享受人生,人生是尽够他享受的。到了生命的后期,白玉蟾跟许多道家修炼者一样,也是行踪难测,莫知所终,让生命与那些幽寂的山水融为一体,我觉得,这才是真正的悠闲自在。道家的成仙得道,跟佛教的生命轮回,都是一种窥透生命之后获得的清醒意识。

 

    有人说,白玉蟾仅三十有六便英年早逝;也有人说,他九旬来地,尚且是童颜。未下飞升诏,且受这清闲。不管生之暂短或长久,生命对于他都是一场清闲,正如他诗中所抒写的,满室天香仙子家,一琴一剑一杯茶;羽衣常带烟霞色,不染人间桃李花。生命如一缕烟霞,一霎芳华,悠悠的,淡淡的,来去无影,梦了无痕。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