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化人生 名博

超脱的三重境界:第一、无俗,超脱俗世;第二、无我,物我合一;第三、无道,甚而超越最高、绝对的理念。
博主:王绍叶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希望:清醒着做的白日梦

    在我看来,人跟别的动物的区别,不在于心智的高低,不在于手脚的分工,而在于人会做梦,而其他动物则不能。而且,人不但会夜晚做梦,而且会做白日梦,才是人最了不起的地方。据考究,白日梦的内容往往是开放和非常有新意的,是充满期待的,是看好潜在的因素的,而晚上做的梦则往往是退化保守的,还有更多的是充满不祥之兆的噩梦。人因为思想常常堕入空幻,因为欲望的不满足,因而有梦。人的梦想也就是希望,希望就是清醒之人所做的白日梦。

 

    人的处境的困惑,人的所有快乐,忧伤,痛苦,都是因为有梦所致,内在的心灵与外在的世界常常处于不协调,甚至矛盾之中。因此,在这种梦想和希望之上,人们建立起许多海市蜃楼,如宗教信仰,向往的彼方,作为对现实的否定或补偿,让人们在残酷的现实之中,看到彼岸微妙的光芒。

 

    尼采说,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无端的辜负。因此在我眼前,常常会出现这样一种情景,一群原始的先人着兽皮的装束,在黄昏的篝火旁翩翩起舞,他们全不在意篝火将会熄灭,黑暗会吞没他们。因此我相信,人是所有动物中最难以满足的,与其他动物相比较,人身上有一种非常特别的驱动力,即一种追求可能的激情,这就是人类常常抱有的希望。原始人的舞姿代表的就是这种带有希望驱动力的表现。

 

    希望是什么?希望是一种追求可能的激情,哲学家克尔凯郭尔如是说。因此,强烈的希望,比任何一种已实现的快乐,对人生具有更大的激奋作用。但在我的意象之中,希望往往不是产生于辉煌,或者生机蓬勃的事物身上,希望只是一种空幻的想法,一种飘忽不定的冲动。对于现实而言,希望是一个不更事的少年,带着一种任性的挑衅。

 

    黑格尔说,我只甘心做一只仅仅在黄昏时分才会起飞的猫头鹰。也就是说,他愿意错过斑斓的晨曦,错过辉煌的白昼,仅仅希望生活在黄昏,在光明和黑暗之间的缝隙里,寻找一些星光和夜露。也许在黑格尔看来,世界的希望,就隐藏在这光明即将消尽的时刻,这就是黑格尔美学的真谛所在,也是他的所谓世界合理性的集中表现吧。

 

    有如我的感受,当我于午后时光,躲在一处僻远的木屋里面,温和的阳光透过简陋的木板缝,洒在斑驳的墙上,舒展的四肢有如生出翅膀来,似乎又可以做回童年的梦想了。我可以化身为儿时任何一种熟悉的东西,人,猫狗牛羊之类的动物,或者屋前屋后的树木,花草,总之,那些曾经给我的生命带来快乐的东西,让我难忘的东西。

 

    现实与美好之间,总有一种敌意或者隔阂。里尔克说,总有那么一些时日,我们周围的一切事物,都会显得那么晶莹透明和轻逸缥缈;它们在明亮的空气中简直无迹可寻,而同时又清晰可辨。那些近在眼前的事物,也仿佛与我们有了距离,显得遥远起来,只能远远地观看,而不能触摸。

 

    也许在他的眼里,于生活的百无聊赖中,看到了飘忽的希望,还有远方的诗意。这种感觉,跟哲学家眼里的世界是一致的。有哲学家说,世界是尚未完成的,因为世界还包含着客观现实的可能性;客观现实的可能性是一种存在的方式,因为这种可能性在现有世界中是非常微弱的,因而常常被人所忽略;充分的和完美的存在具有一种存在方式,因为这种存在处在现实世界的发展之中,由此具有一种客观现实的可能性。

 

    在有希望的心灵里面,在诗人的心目中,世界绝不是由已经形成的事物构成的,树木或者石头,人或者野兽,那些我们看到的都不是真实世界的存在。世界代表的只是生命的能量,趋向和潜能,甚至是悬浮于万物之上的诗意,而不是世上万物的本身。

 

    然而,希望也是最大的灾难,因为它延续了人的苦难,因为有希望的追求,就会有希望的破灭。因此,我完全理解鲁迅心中的希望,是产生于这样一种心境。他写道,我的心分外地寂寞。然而我的心很平安;没有爱憎,没有哀乐,也没有颜色和声音。我大概老了。我的头发已经苍白,不是很明白的事么?我的手颤抖着,不是很明白的事么?那么我的灵魂的手一定也颤抖着。

 

    只得由我来肉搏这空虚中的暗夜了,纵使寻不到身外的青春,也总得自己来一掷我身中的迟暮。但暗夜又在那里呢?现在没有星,没有月光,以至没有笑的渺茫和爱的翔舞;青年们很平安,而我的面前又竟至于并且没有真的暗夜。可见,充满希望的心灵总会跟黑暗有温柔的妥协,让人相信,欲望和情感往往是面向不可知的未来。

 

     于是我终于懂得,人总是活着而死去,向死而再生,而希望也大抵如此。

分类:随笔 | 评论:1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