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化人生 名博

超脱的三重境界:第一、无俗,超脱俗世;第二、无我,物我合一;第三、无道,甚而超越最高、绝对的理念。
博主:王绍叶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午后阳光:金色尘埃穿过我的眼

   午后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斜斜地照了进来。窗台下的阴气与窗外的阳光,构成了热带秋天的特有氛围,仿佛让我找到悠闲幸福的回味,那是秋天一种淡然而诱人的味道。忽然觉得,午后的太阳为我尽显温柔,躁动飞舞的微尘将我轻轻地扶了起来,午后阳光下的一切,都融合在我小小身体里面。

    

 临窗案几上,有水仙花无声地绽开,深绿的叶儿衬着白色的花朵。懒散中,眯起眼睛听一首梵唱,似醒非醒间,世事逐渐的遥远,又似回到无邪的童年,那落满秋叶的庭院,竹子花开的有点惨白,故乡那棵虬态的海棠树,向阳的山坡那燃烧的晚云。

    

 这是一个安静的午后。倚窗远望,淡蓝的湖里水波微微荡漾,那闪烁的波光让我眼睛觉得有些晕眩。不绝的蛙声,倾诉着无法诉说的烦闷;湖边一些垂钓的人们,安安静静的举着鱼竿;不知名的水鸟,带着似有若无的惆怅,从低空里掠过。我的缄默着,拒绝任何语言的侵扰,欣赏的是一幅无声的宽幅画卷。午后阳光下,再无新鲜事。

    

 低下头来,村上春树小说的章节,在头脑里无痕的划过,又似乎充斥我的心灵,用别人的悲喜,无谓地将我包围。只有午后阳光下的一切,如印象派图画一般迷离。但我可以感觉出,在那片淡淡的风景中,潜藏着一些至关重要的什么,而且我清楚:有人也在和我一样看同样的风景。由此,或许生怕孤独会划伤了寂静,或许生怕惊了鱼儿和鸟儿,或许生怕惊破我幽静的思索。

    

 在过去的整个夏天,我都在遐想和期盼着这样的风景,云淡风轻的日子。可是,那种躁动和轻浮,却一刻都没有离开过我。终于,在这难得的深秋午后阳光下,把一切抛开,在这个午后,给自己留一点点闲暇。

    

 有的时候,真想让自己迷茫,也想学会懒散。生命之于我,就是不断经历的过程和疯狂追求的结果么?其实这些都不是我想要的。我曾经跌跌撞撞,一路奔走,但是却从来没有在某一处风景游玩逗留。很难说自己追求的是什么,哪一样是自己该遵守的规则,总是勉强自己去奢求完美的结果,过了午后,才知道平和才是最后的完美。

    

 只有这一个暖洋洋的午后,隐晦的窗台,却是满目的灿烂。因为午后的阳光透过窗户射到我的屋里来。似乎隐约看到老子,庄子,还有村上春树,都在案前倚靠着,伴着我的慵倦,懒懒的不说话。

    

  秋日里午后的阳光,带着金色的尘埃,无数次穿过我的眼睛,大地的眼睛。那时,刚刚醒来的我,眼睛正被一只鸽子注视着。一种悠然而生的情感,停在每一个发白的屋顶。无数的窗户敞开,闪动着光芒,那些多彩的事物,红的,白的,在天空里相互交织着散落的颜色,被提升为一种奢华,阳光下有无数的人们聚集着跳土风舞。

 

   在午后的阳光里,如窗前的流水,无声地流过我们的身体,黄昏的身体,在幽黛的草地上,踯躅着,留下隽永的剪影。一颗属于默片时代的心,阳光滑落在青石上,化为宁静幽暗的虚幻,让所有喧闹全然蜷伏下来,唯有风在传送着我的名字,让远方的人儿倾听,这时有白云飘过,有点像,甚至非常像,天堂里那一群纯洁的羔羊。

 

   午后的阳光,在我迷离的眼里,是一处虚拟的花园,还有彼此相互模拟的我们。当阳光淹没在篱笆的边缘,唯有幸福的叹息,仍可以听见,即使沉没在死亡般的黑暗中,我们仍将伸出双臂,送出一个满满的拥抱,为了那短暂的午后阳光祷告。

 

   记得有人说过:在午后的风中,会听到精灵在歌唱;也听说过,午后花开的声音,象精灵的歌唱,但那种声音,只有超度淡定的心灵才能聆听。虽然我还没有听到,但我在努力寻找,相信有一天我一定会听到。于是,我才知道,疏散悠然的天性是前世修来的福分,云淡风轻才是人生最美的风景。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