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化人生 名博

超脱的三重境界:第一、无俗,超脱俗世;第二、无我,物我合一;第三、无道,甚而超越最高、绝对的理念。
博主:王绍叶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背对世界:走进一片暗晦的森林

     好的叙述文字,必定是这样的,让作为旁观者的我们,在毫无知觉中转换为亲历者的角色,书中那些真切的奇迹,就好像发生在我们身上。看德国女作家海登莱希的短篇小说《背对世界》,就有这样一种感觉,恍如亲临其境,让我回到充满躁动和欲望的青春年代。

 

     据说,海登莱希的作品有着明显的自传成份,正因为真实的生活经历,以及女性特有的细致入微的观察和表现,让她的作品具有强烈的感染力。小说的主人公是一个十九岁女大学生,还是个处女,这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并不奇怪。她刚刚离开父母独立在外生活,就拼命想着要让自己,尽快从一个处女变成女人,去体验那种来自宇宙洪荒的万有引力。

 

     为此,她曾跟男同学谈过恋爱,但到了两人可以甜言蜜语,并且到她主动暗示可以为他失身的时候,她收到他的长信,他说自己不敢,他怕会做错什么,他宁愿与一个有经验的妇人度过自己的初夜。还有一位是结了婚的音乐教师。她曾和他在她闺房中狭窄的床上,躲在百衲被下呻吟、打滚。她甚至脱得半裸,允许他在她裸露的双乳间,轻轻地吟咏我爱你。但他像一台烧过头的蒸锅,尚未进入她身体就早泄了,道过歉后,穿上衣服就狼狈地逃之夭夭。

 

     这是一个弥漫着青春荷尔蒙气息,少女的雨季里韵味悠长的故事。与其说她是在寻找一个能让自己心动的性伴侣,不如说她想在一次又一次的追寻中,一遍遍企图验证自身青春的价值。毕竟,她终于遇到了他。他站在门外,靠在墙上,一边傻乐着一边抽着烟。她想,就是他了。她径直朝他走去,拿过叼在他唇间的烟卷,深深地吸了一口,然后又把它放回他嘴里。这男人分明就是上天注定送与她的。

 

     他只是个钳工,而且比她大十多岁。当他开着车过来约她时,她激动得几乎动弹不得,最后终于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走到洗手池的镜子前,看到自己脸庞如此潮红,充满着渴望。而他能够立即嗅出,女人情欲燃烧时发出的特殊味道。他没有解开鞋带,就把她的的体操鞋拽了下来,把牛仔裤从她腿上扒下来,把她的体恤衫向上撩起。噢,他喃喃自语道,居然没穿内裤。接下来又说,多漂亮的胸脯啊。

 

     然后,他狠狠地吻了她的胸脯,迫不及待褪下自己的牛仔裤。而她则用双臂和双腿紧紧缠拥着他,呻吟着小声说,告诉你一个秘密,你是我第一个男人。而他却用淡淡而调侃的语气回复她,我的愚蠢而疯狂的女大学生,现在你终于如愿以偿了。

 

     此后的十天里,他们躲在一个小旅店里,除了做爱还是做爱。在床上、地板上、餐桌上、浴盆里,在树下、在车里,几乎所有地方都是他们练习情爱的场所。在这短暂的日子里,她学会了应该知道的一切,似乎今生都不会有什么令她恐惧和失望的了。她可以大胆地索求,也能够慷慨给与,更能够尽情享受。那是让她心醉神迷而终身难忘的十天。

 

     三周过后,她还约他见了最后一面,一起喝了几杯温度适中的威士忌。她望着他,想起了他们共同度过的那些充满激情的夜晚,她感激他,让她得到了比应该得到的更多,但他早已不怎么能够,让她燃起最初的激情。她拥抱了他说,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你的,这辈子都会感谢你。他吻着她说,你真是个绝顶聪明的好学生,现在可以勇敢地去追求属于你的一切了。

 

     而当他们沉迷于肉欲和激情,混合而成的多彩梦幻中,世界发生了剧烈的震荡,他们竟然一点都没有感觉到。就在这十天里,发生了六十年代最大的危机,谓之古巴危机,两个超级大国差一点,就点燃了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索,把世界引向毁灭。令她惊诧地意识到,当人们沉湎于儿女私情的时候,是可以完全背对整个世界,让这世上的一切与己无关。

 

     二十多年过后,她与他再次重逢的机缘,是她主动找上他去的。在她的鼓励下,他再次重燃了生命的欲望,他们又重新寻回那逝去的温存,然后是友好的告别,一种谢幕式的告别。对于他,她永远怀有感恩之心,让她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境地里甘心情愿地献出宝贵的贞洁,体验到生命真正的快乐,有如我曾体验过的,雨季里一种没有预热的裸爱,却比卿卿我我的爱恋,更来得热烈而永久,因为这是刻骨铭心的感受。

 

     他们重逢的日子,也正是柏林墙倒塌的那一天。她仍像一只麋鹿,蹦跳着快乐地玩耍在森林里。他们一点也没有察觉到,外面的世界发生了什么,真正做到了背对世界,或者说只一味沉浸在两人世界里。正如但丁说的,在人生途中,我发现自己已经迷了路,走不出那座幽暗的森林。迷路、漫游,是西方文学自古希腊神话时代以来,就有了这样一种永恒主题。生活中的人们几乎都愿意走进这样一片暗晦的森林的。

 

     相对于他们的初次相见,我更迷恋于他们的重逢,虽然没有初次的激越而亢奋,但是却更加隽永而深沉。来,她边说边把他拽到了床上,这张床又宽又大,中间连缝都没有。她像个大姐姐一般,说,我要让你看看当年你教会我什么,这样你就能温习当年那种情爱的美妙了。她抚摸着他的面庞,看到他那浅色眼睛中的泪珠,她也确实有些感动,躺在他的身体下面,痴迷地仰脸望着他,当年是你让我找回了自信,今天我必须馈赠与你。 跟二十年多前一样,他们只关注自己,不关心世界的变迁。但与当年相比,这一切进行得更安详、更成熟、更自信,体验到了更为深刻的幸福。

 

     这样的情景,让我不由回想起自己的故事。当我差不多步入花甲之年,而她还是个刚刚毕业的女大学生。在这之前,我们仅仅见过一面。在那座最具浪漫气息的滨海城市,我们一起吃过饭,然后我向她提出,是否到我临时寓所坐坐,她竟然没有拒绝或犹豫的意思。一时让我反而惶恐起来,但她的眼神告诉我,她应该不是个坏女孩。

 

     那一晚,我们只是搂抱,亲吻,不是她不愿意,而是我不忍。然后过了不久,她主动到了我的城市,事先并没有通知我。她说,我休假了,感觉还要见你一面就来了。三天三夜,我们都在一起,除了吃饭,几乎就没有离开过那张床;除了做爱就是睡觉。那时我刚刚大病初愈,她总是让我慢慢来,我们的情爱有如慢火熬粥似的,偶尔才有激烈的搏动,是她让我恢复了作为男人的自信,尤其在床上还表现出那样的持久性,着实让我自己都惊讶不已。我想,这也应该算是奇迹吧。

 

     然后,她回去了,几乎没有留下什么不舍。不过,她发过来信息说,你征服了我。我回复她,那种力量正来自于你,因你所赐。正如海登莱希所描述的那样,我们的相处时间,也是背对世界的时候,但跟海登莱希笔下的情境相比,我们的背对世界,更多了几层隔绝,我们把现实中的年龄差别,道德羁拌以及世俗的各色目光,都远远地抛在了脑后,丢进了深深的太平洋。

分类:随笔 | 评论:2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