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化人生 名博

超脱的三重境界:第一、无俗,超脱俗世;第二、无我,物我合一;第三、无道,甚而超越最高、绝对的理念。
博主:王绍叶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莫言:哪里有人,哪里就有荒诞

     近日,与少时好友茶室品人生,遂生感慨。人生至此,该经过的都经过了,该明白的也似乎明白了。而那些没有经过的,以及未明白的,只有留给百年之后去品尝了。人生意犹未尽,才是我们眷恋人间的理由。有如对待自己,对待生命,往往觉得自己的不完美,甚至龌鹾俗陋了,才是完成自省及精神升华的动力。

 

     我们在一起,并没有说及人生的成功或失败, 却少不了回忆起少年的盲目和任性,然后对这些曾经的往事,付之释怀的笑。还有互相心目中的那些坏毛病,或者不良嗜好,竟然几乎都没有改变,就连彼此眼里的形象,也几乎还是原来年轻时的模样,只不过像是一件东西,用久了粗糙了,染上了灰,黯然失色罢了。

 

     归来时,借着一时兴致,又拿出少年时留下的日记本,看看旧时记录在案的种种糗事,不禁哑然失笑。其中记录着读高中时,经同学纵容,学会了手淫的快感及恐惧;因为买不起书,而在书店里窃书的行径,表示深深的自责;还因为饥饿难耐,而去偷别人家的鸡蛋,当面对大人的责问,可以装出一副冤屈的神情。

 

     小时候,我在师长面前,都是一个乖巧伶俐的好孩儿,也许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我竟然背着人们,做了那么多糗事坏事。人们常说,是环境造就改变了人。其实,我觉得人的成长,人格的完善,都是自我冲突的结果,这种冲突往往贯穿整个人生。而且,自我矛盾越突出,人格便越凸显,心地也便更加深刻而丰厚。

 

     莫言说,哪里有人,哪里就有荒诞,也就是说,人本身就是一种荒诞的存在,人的生活就是一出出充满荒诞的戏剧。人与人其实并没有多少本质的差别,但在一个特定的历史环境下,每个人都有可能是罪犯。人要认识到自己灵魂深处的阴暗面,认识到自己的多面性,才有可能产生真正意义上的谅解和宽容。

 

     因此,人只有赤裸裸地在众人面前暴露无遗,才是一个真实的人,完整的人。 我一直以卢梭为榜样,觉得人的内心都有一部忏悔录,都有难以启齿的隐私,就是这种秘而不宣的事实,才是人真实的表现。正如莫言所披露的心路历程,八十年代时,我把好人当坏人写;九十年代,我把坏人当好人写;现在,我把自己当罪人写。人生之终了,每个人都是罪人。

 

     近日,看蒋中正的日记,最能引起共鸣的,也就是他日记中记录的隐私, 日记中写他初次到香港,他对自己说,香港乃花花世界,余能否经受考验,就看今天了。然而,他实在很难克制自己的情欲,当天晚上还是上了妓院,回来后又自责道,我的毛病就是好色也。在他的日子里,淫欲难制、邪僻又起的字眼比比皆是,明知是丑态,也无法制御之。

 

     堂堂的蒋中正,一个风流倜傥的年轻军官,竟然在青楼女子面前屈膝以求。日记里写道,接介眉覆信拒绝要求,大失所望,青楼之无情亡义,不知害死多少英雄矣。当我们不能再放纵,再没有挥霍的资本的时候,才知道欲望是人性中特别有意思的一部分,就是人性当中越是不可控的部分,像一种痼瘾,竟然越有一种华丽的艺术性,越是有一种奇迹般的魔力。

 

     最为精采的还算现代学者胡适, 逛了窑子回来,还和友人谈到自己的事后感受,娼妓中人阅历较深刻,从痛苦忧患中出来,往往善于谈情说爱,过于那些生长于安乐之中的女子。为了对付自己的种种不雅癖好,如嫖娼,抽烟,酗酒等,他常常发誓要痛改前非,而深度剖析自我,有言云,不知其过而不改,犹可言也。知而不改,此懦夫之行,丈夫之大耻。人即不知,汝独不内愧于心乎?汝乃自认为懦夫耶?知过而不能改者,天下最可耻之懦夫也。亏体辱亲,莫大于是矣。

 

     他甚至将对付不雅嗜好的斗争,提高到哲理的高度。在真理与谬误的冲突之中,个人和国家都要面对这样的时刻,究竟是从善还是为恶,一定要在此刻进行抉择。要使过去的事情不再重演的唯一办法,就是在发生之前尽力阻止它。到最后,这些高深的招数,也尽悉失效。连他自己都不得不哀叹,吾年来志力之薄弱极矣,屡戒屡复为之,真是懦夫无志之为。到了晚年,因身体原因,虽然酒,嫖虽然戒了,烟瘾却陪伴他终生。

 

     当看完自己以前的日记,也只能像胡适一般哀叹,那些年轻时很多的不端行为和嗜好,到现在也不曾改过。不过,人生便在这种内在的冲突中,不断地深化和丰满起来。只有这样,才会理解人性中那难以抗拒的诱惑,才会坚定成为自我的捍卫者,也才会懂得,所谓的人生,要在灵魂的风雨背景下,才能够美丽地绽放。

分类:随笔 | 评论:5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