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水寒写字 名博

王国华,笔名易水寒,现居深圳。已出版《书中风骨》《那些人,那些事》等十六部作品。本博均为原创,转载请先联系本人。手机,15999648246,QQ:651476448;电邮:rssj@163.com
博主:真正易水寒
日志存档

哪个故乡,是你心中模样

   哪个故乡,是你心中模样

   很怕读那些关于故乡的文章,无论怎么写,怎么怀恋,最后的立意常常落脚在:我回到故乡,已不是旧时模样。心里不免有点失落,旧梦难寻。

    千篇一律,毫无新意。

     再说,我根本产生不了共鸣。我的故乡河北阜城县蒋坊乡,从记事到现在得有四十年了,基本没什么变化。那一条破旧的,坑坑洼洼的街道,两边都是平房,连座两层小楼都罕见。四十年前,被老人领着来赶集;四十年后,领着自己的孩子来赶集,唯一称得上变化的,可能就是两旁的店主,已更换了一代人。

    故乡就像被孙悟空点了个定身法,或者是被白展堂使用了葵花点穴手。

    这可倒好,我每次回去基本都看到一模一样的故乡。

    我曾经愤愤地想,这么多年,地方长官换了不下十几茬,他们是干什么吃的,连条破街都不修好。或曰,不就是面子问题吗?只要大家有吃有喝就好了。我答,在这么注重面子的社会,连面子都不肯顾及,哪还有里子的事。老百姓的收入,全靠在外打工做生意支撑。

    这种情形,按说这正合了某些文人的意,我的困惑恰在于故乡的没变化。

    其实我也不知道该不该让故乡发生变化。如果日新月异,一年一个模样,变得我不认识了,我也许和某些人一样开始怀恋?

 

    我所居住的深圳市宝安区是个老城。有人说,流塘路的尽头,宝安公园附近的七十三区,二十多年前还是坟地。平整土地时,一车一车地往外面拉白骨。骨头是谁的,也不知道。马路的下面原是一条河,名曰流塘河,上面加了盖,就成了一条路。世上本没有路,加盖的河多了,路也多了。

    而现在,那里早已是成熟居民区,房子也显得比较老旧,据说很快要拆迁了。这才多少年,了解这些历史的已经寥寥无几。几个夕阳下的老人,白发宫女在,闲坐话玄宗。

    那些当年还是懵懂少年,如今只会喝茶怀旧的人,是不是也不愿意看到故乡的变化,他只是希望在涨潮的傍晚,坐在海滩边上看夕阳。但他能决定故乡是什么样子吗?这些高楼大厦,这些创新高科技,无情地碾轧了他的童年,他有什么办法?

    那些改变他故乡的人经过他允许了吗?我们每天都这么无奈。

    他的故乡,包括他的生命轨迹,都是由别人掌握的,他哪里有得选择?

    我,还不是一样。

    变与不变,我们能感受的,也只是那几十年而已。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8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
  • 头像
    童小谣2017-07-25 22:25
    写的真好!
  • 头像
    童小谣2017-07-25 22:25
    写的真好!
  • 头像
    来去我自己2017-07-27 17:31
    人来到世界上就是个寄居,如果连个能容下自己身躯生活的空间都没有,即使是故乡又如何?
  • 头像
    来去我自己2017-07-27 17:33
    你老家不是衡水吗?貌似几十年不变样,也真是不容易,要说在我们大拆特拆的年代,还有地方几十年如一,恐怕很少吧?我老家我想寻找下小时候生活的那些地方,几乎都没有了。
  • 头像
    真正易水寒2017-08-18 17:13
    @童小谣  2017-07-25 22:25
    写的真好!
    -------------------------------
    谢谢小谣,居然还有人看博客。
  • 头像
    真正易水寒2017-08-18 17:14
    @来去我自己  2017-07-27 17:33
    你老家不是衡水吗?貌似几十年不变样,也真是不容易,要说在我们大拆特拆的年代,还有地方几十年如一,恐怕很少吧?我老家我想寻找下小时候生活的那些地方,几乎都没有了。
    -------------------------------
    衡水可能变化很大,但我所在的那个乡,没什么变化。
  • 头像
    来去我自己2017-08-19 00:36
    @真正易水寒  2017-08-18 17:13
    谢谢小谣,居然还有人看博客。
    -------------------------------
    还有人看啊,只是你不写了
  • 头像
    成都弹绷子2018-06-27 22:00
    昔时人己没,今日水犹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