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水寒写字 名博

王国华,笔名易水寒,现居深圳。已出版《书中风骨》《那些人,那些事》等十六部作品。本博均为原创,转载请先联系本人。手机,15999648246,QQ:651476448;电邮:rssj@163.com
博主:真正易水寒
日志存档

问道青城山

问道青城山

     到了成都,一定要到都江堰。县级的都江堰市有两个著名景点,一个是秦国蜀郡太守李冰及其儿子率众于公元前256年左右修建的都江堰,一个是道教圣地青城山。所谓“拜水都江堰,问道青城山”。

    到了我这个年纪,看风景的心思似乎不盛了;到景点瞧瞧新奇、去学点知识的意愿也不强烈了。那么,出去旅游的目的是什么呢?不知道。反正只要有机会出去走走,我还是兴高采烈。

    在都江堰,文友文佳君等人陪我参观了鱼嘴、飞沙堰、宝瓶口三大主体工程,看着湍急的、深绿色的雪山融水浩浩荡荡涌下来,我终于明白了都江堰的意义。所谓防洪、灌溉、水运和社会用水等,都建立在管住水的基础上。雪山融水激流而下,如果急拐弯,天长日久,极有可能将附近的山体冲垮。我理解的都江堰其实是个“人”字,左边的一撇,很短;右边一捺,无限长。而短短的一撇尤其重要,大水在这里分为两股,滚滚的冲动一下子被卸掉。再往下流,就平缓多了。

    下午我们去青城山上转了一圈。青山绿水间,上山的路直通云渺,爬到顶上时累得气喘吁吁。据说画家张大千在这里隐居过。我忽然想到,都江堰与青城山离得这么近还真有一定的道理,都江堰的内核正是“顺势而为”,它就像道教中的“太极”,四两接千斤,安抚着本难驯服的大水,化险为夷,为我所用,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这不就是“道”吗?

    傍晚,几个文人雅士在青城山脚下的清都书画院聚餐。大家亲自下厨,摆放桌椅。丰盛的饭菜刚吃了没几口,一个“老人”突然出现在我们后面。

    他佝偻着腰,动作迟缓,脸上脏兮兮的,嘟嘟囔囔地用本地方言说着什么,我们听了半天也没听清。后来才闹明白,他要找村主任。原来,书画院所在的这个四层小楼是从当地村主任手中租来的。在座的A女士告诉他:“村主任搬到其他地方去了。具体在哪里住,我们也不清楚。现在是我们住在这里。”“老人”嗫喏着,说:“要钱。”“村主任不在这里,你如果要钱请找他去要。”他站在我们桌子后面,不肯离开,反复说着“要钱”。他是回迁户?五保户?还是村主任真的欠他钱?无从知道。仔细打量才发现,他的年纪可能没有想象的那么老,只是穿着打扮太不讲究,胡子拉碴,显得老而已。在座的B先生拿了一张票子递给他说,我们要吃饭了,你到其他地方去找村主任吧。他把钱紧紧攥在手里,左看看右看看。C先生说,如果再不走,就把钱还回来。他犹豫了一下,不情愿地往门口挪去。

    这个人明显智力有问题。D先生沉吟着说,一个村子里,总会有几个各种各样的残疾人,或者呆子傻子等。你们小时候是不是都见过这样的人?我们说是。D先生说,如果村子里的人个个都精神伶俐,这个村子也许会遭灾。比如附近的某某村,就真的一个傻子也没有,但前几年发大水,只有他们村子被水淹了。为什么?这些呆傻的人承担了整个村子的灾难,他们是村子的泄洪区。所以,我们要对他们好一些。

    闻听此言,四座哑然。这可不是什么迷信,这是“道”啊。

    D先生是退伍军人,在青城山景区表演太极拳为生。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2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