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水寒写字 名博

王国华,笔名易水寒,现居深圳。已出版《书中风骨》《那些人,那些事》等十六部作品。本博均为原创,转载请先联系本人。手机,15999648246,QQ:651476448;电邮:rssj@163.com
博主:真正易水寒
日志存档

海碗与醢碗

海碗与醢碗

    大概七八年前了,有个南方文友问我,你们北方人常用“海碗”这个词,你知道它的含义和出处吗?

    我说不清楚,海碗就是大碗吧?像海一样,那还不够大吗?

    文友感觉不过瘾,继续追问。我也莫名其详,不知该怎么回答,这个事就不了了之了。

    后来经常读古书,忽然想到,“海碗”是不是“醢碗”呢?两个字发音相同,前者是后者的讹传。

    对,那简直是一定的了。

    “醢(hai)”古代指肉酱,扩而大之,也指把物体砸成肉酱的过程。北方常见的砸蒜泥,应该就是典型的“醢”,把蒜瓣剥好洗净,放在一个碗里,用一个蒜槌啪啪砸下去,直至均匀成酱。碗最好是广口,砸的时候以免蒜瓣蹦出来。所以,今天的“海碗”,最初就是砸酱用的碗,特征是广口,比常用的碗要浅一些。

    此外,“醢”在古代还是一种酷刑,把人剁成肉酱或者砸成肉酱,只是“醢”的对象由蒜瓣换成了人。

   “醢”这个字今天其实还在用。北方人吵架,常说“小心我醢你一顿”,“你这人是不是欠醢啊”。东北二人转《情人迷》中,小伙子半夜偷情,对姑娘说:“就怕你爹搁那洋炮醢。”就怕你爹拿洋炮把我打成肉酱的意思。

    这里的“醢”,不仅仅是狭义的砸成肉酱,可以广义地理解为“打”了。这种用法,叫做约定俗成。大家都这么用,都这么理解,渐渐就成了这个意思。随着时代变迁,事物发生了变化。而且这种变化是永恒的,常态的。所以,把“醢碗”写作“海碗”也不算错。

分类:野史记 | 评论:3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