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交流天涯名博

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纠兮,劳心悄兮。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DayVisitCount$]
  • 总访问量:1399041
  • 开博时间:2007-10-16
  • 博客排名:1032
日志存档

老毒物:博落回

老毒物:博落回

 

后山是我们的宝地,就如桃花岛之于黄药师,古墓之于杨过小龙女。那里,各种草木缠绕成迷宫,错落有致。有的会开漂亮的花,有的可结甜美的果实,有的能做木材成大器,更多的能当驱病祛灾的草药。我们在草木间拱来爬去,无比亲密,唯独对绿筒杠畏而远之。母亲告诫,绿筒杠有毒,莫去碰。

其实,绿筒杠很美,叶子宽大似莲叶,背面覆盖着细密的白毛,开黄白的小花,一簇簇花丝羞涩地垂着,有种含蓄的美。初秋的凉风徐徐流动,满山的绿筒杠摇曳着碧绿的叶子,流苏般的花丝轻轻颤动,风致楚楚。它们的茎杆中空,折断有黄色的汁流出,像伤口化脓的液体,有种难闻的气味。夏天,气温骤升,雨水充沛,蚊虫滋生。屋后的粪池里蝇蛆成群,密密麻麻地蠕动着。奶奶这时会持着柴刀去后山,连枝带叶挖几把绿筒杠,扔到粪池。我们远远地跟着她,生怕老人家不小心沾着了黄汁,却又好奇,若真沾着了,手会烂掉吗?反正粪池里的蛆是越来越少了。原来这是植物农药啊。

那时,我们沉迷于《射雕英雄传》,听洪七公一口一声叫欧阳锋为“老毒物”,觉得这个称呼精准好记,便送给这些令人恐怖的绿筒杠。屋后的五爷告诉我们:绿筒杠的根有剧毒,可杀虫;其杆心空,干了可当喇叭吹。挑拣粗长的绿筒杠砍回来,待干透了就用锋利的快刀斜着一刀劈出号口,对着号口抿唇压气,能吹出“呜——”的声音来。那声音,浑厚、低沉、悠长,引得男孩子围观起哄,女孩子却不敢吹,怕那汁变成毒液流入身体。那时候,山村里的孩子没什么东西可玩的,这“号筒”就是男孩子最爱的玩具之一。

长大后,才知道绿筒杠学名为博落回,“博落回”一名首载于唐代陈藏器《本草拾遗》 :“博落回,生江南山谷。茎叶如草麻,茎中空,吹作声如博落回。折之有黄汁,药人立死,不可入口也。”“博落回”为古时的军中吹奏乐器“大角”,也叫中鸣,警戒之用,其声苍凉悲切。传说中,它是曹操北征时根据羌人的乐器改造而来。《本草纲目》将其归为草部毒草类,是一味以毒攻毒,治疗痈疮肿毒、跌打损伤的良药。博落回在我国药用已有一千多年历史,性味辛温,有毒,具有祛风、镇痛、解毒、杀虫、 散瘀消肿等功效。被蜈蚣、黄蜂咬伤的,可以取新鲜博落回茎,折断后,用其流出的黄色汁液就能够治好。也用于治疗水火烫伤,取鲜根切片,浸生桐油中半月左右,外搽局部。还可将其根适量烧灰存性,研末,麻油调敷,用于慢性皮肤溃疡及跌扑损伤、关节炎、蜂窝组织炎等症

老毒物绿筒杠虽是一味治疗痈疮肿毒、跌打损伤的良药,大多数人仍以野草对待,这并不为奇。大名鼎鼎的黄花蒿,但在屠呦呦发现青蒿素之前,只是用来治疗疟疾的普通药草。受制于传统中药的炮制方法,人们还不能揭开很多草木的真实身份,上天就这么喜欢与人类捉迷藏。日渐式微的传统本草如何兴起,这一过程甚是复杂,博落回无疑是幸运儿。20年前,为寻找室内杀虫剂的代替品,一直从事中药资源及综合利用的湖南农业大学一位教授把眼光投向了博落回,其果荚与叶杆提取物——血根碱有抗菌、杀虫作用,最初在室内杀虫剂领域得到推广。不仅如此,德国专家对博落回进行提取研究,生产了添加其提取物的动物饲料,在喂养的猪肉检测中,成功通过欧盟对肉质内抗生素残留的标准检测。天然的博落回提取物不仅完成了抗生素在猪牛生长中的促生长、抗菌、消炎作用,经过排泄后,几乎无任何化学残留在体内。于是,德国菲托百傲饲料添加剂公司与湖南农大建立了合作,在新宁县建立了国内最大博落回栽培基地,每年采收的博落回以果荚、叶片的形式从村民手里收购,烘干、打碎后进行复杂的生物提取。也许,在不久的将来,博落回能代替兽用抗生素。

欧阳锋阴险毒辣,为求夺得“武功天下第一”的名号不择手段,杀人无数,但因逆练黄蓉改的九阴真经而疯。最后,他与洪七公在华山比武,最后关头恢复了记忆,两人不由大笑相拥而逝。《神雕侠侣》以仁慈的大手笔作洪七公和老毒物的盖棺定论:相逢一笑泯恩仇,大限到头终归静。高处不胜寒,两个武功盖世的绝顶高手,不仅缺乏高山流水的朋友,连称职的敌人也寥寥无几。看来真正的知己是敌人。两人相争相斗了一生,其实仇恨的背后彼此却惺惺相惜,对敌人充满敬意与怜悯。

毒草是一把双刃剑,可以致人于死地,用得好却是良药。比如生于江南荒野的博落回和断肠草。人生亦需要和解,与敌人,与过往,与世间一切。就像江湖中的欧阳锋与洪七公。

 

老毒物:博落回

分类:秋思 | 评论:2 | 浏览: | 收藏 | 给他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