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装备 名博

借黎小姐之书名,轻装上路
博主:苏铂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闻说双溪春尚好

不知不觉,进入我台已逾14年。14年前,我台刚刚度过了它10周岁的生日。彼时,我们都很年轻。

 

导演侯孝贤曾说,“生命中有许多吉光片羽,无从名之,难以归类,也构成不了什么重要意义,但它们就是在我心中萦绕不去。”回首过往,这些年度过的日子,亦萃取出许多专属于我的“吉光片羽”。

 

因为25周年台庆,我颇费了一番气力找回当初注册的第一个邮箱。互联网时代大浪淘沙,雅虎的邮箱服务器被迫在2013年关停。不知是不是巧合,就在雅虎邮箱关停的10年前,2003年12月22日,我发出了第一封寄往waitforxiaofeng@163.com的求职邮件。但我与我台以及《小凤直播室》的缘分,还要再往前追溯5年。

 

作为上个世纪末的青少年,枯燥的夜间晚自习后定点收听《小凤直播室》,是小城青年的风尚之举。1998年的小城镇里,最时髦的是街边游戏厅、录像厅,互联网还是完全陌生的词汇,通过电波收听小凤采访先锋人物,认识到闻所未闻的书籍、电影、音乐,简直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或者坐着火箭来到了地球外——哇,原来有这样的人生;哗,可以有这样的选择!

 

那样的新鲜探索与求知,一路保留到大学。大学生活中虽然多了校外网吧这种时代产物,但当时的我们,更多地将时间用在QQ聊天、局域网看影视剧、打游戏上,并没有在互联网上挖掘新鲜资讯、获取有益知识的自觉。所以,当我在2003年的冬天,听到小凤直播室招聘助理的消息时,简直是乐疯了——那种想见偶像的兴奋、与最前沿思想碰撞的难得,连同找工作的迫切混杂在一起,形成一种不可理喻的蛮劲。不管小凤姐有没有回信,我一口气写下十几封毫无章法的碎碎念,完全算不上什么正经求职信。但饶是如此,我还是得到了在小凤直播室实习的机会。直到今天,这仍是我20代最幸运的事之一。

 

2004年大学毕业后,编辑助理成为了我的第一份工作。懵懵懂懂,以一个从财务会计专业毕业的准门外汉身份,接触节目的剪辑、编辑、制作。那时的我,真是又快乐又“无知”啊。快乐来源于得偿所愿,“无知”是因为以当时的年纪和心智,还无法理解“工作”、“职业”、“责任感”、“使命感”这些词汇究竟意味着什么。

 

2007年,《天天读》节目组成立。这是我开始大量接触社教公众类节目稿件编辑的一段时期,虽然已经工作了3、4年,但仍是青涩的很。从选材到编辑到录制,不断地在犯错中积累经验值。我最感恩的,是藉由这个节目拥有了一位宽容开明的老师。那些在日常编辑、剪辑、制作中犯下错,都成为日后的“笑话”。可在当时,这些“笑话”鞭策着我成长。

 

再后来,我在我台逐渐接触到不同类型的节目,编辑做过、主持人做过、记者也做过。借“鲸彩”手机客户端这个平台,也做了与自己偏爱的港台文化有关的自媒体节目《随意登台》。

 

近几年,我做为记者参与过“最美乡村评选”、“纪念长征胜利80周年,我的长征继续前进”、“中国绿公司年会”、“品牌建设大会”等主题报道,深刻体会到作为记者的兴奋,与做编辑、做主持人都不同,记录好中国故事,是一件有意义又艰难的事。

 

一个人不可能永远懵懂、永远青涩。当做过一些节目、积累过一些经验,回头再看自己可能会比从前更客观。1998年,我只是一个爱听节目的小孩;2004年,我并不知道自己在求职的是一份怎样的工作;2007年,我对广播媒体的认知仍然称得上浅薄。但在我台的日子,十年倏忽已过,日复一日的工作慢慢会呈现出它该有的意义。

 

“在采、编、播一体的广播电台,我究竟适合做什么”曾是困扰我的一个问题,但最终,我得到这样一个心得体会——“一个人选择职业的时候,不仅仅是寻找一生的幸福,不仅仅是追寻你的信仰,还要看到你的能力”,2018年,我在某档视频节目里,找到了答案。

 

在创意25周年的宣传片时,我写道“与时代同步,不负每一秒光阴”,我台的25年里,我有14年与它一同度过。希望将来自己可以自信地说,没有辜负在这里工作的时光。

 

闻说双溪春尚好,看起来是歌颂春天,但却是一首颇为哀怨的词,因为虽然心里想的是“也拟泛轻舟”,但却载不动许多愁。

 

人生境遇,所逢种种,究竟是乐是愁,心中自有答案。

分类:艳.遇 | 评论:0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