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抒

电子信箱:wangshu1990@126.com
博主:汪抒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江洲》《在芜湖》《杀到广德》

《江洲》

 

 

“现在这是一个湖,与长江也相通。

几公里外才是长江呢,”

他转回了头:

“再往前,这条路就紧靠江了。

堤外就是江面。

 

初夏之夜如此寂寥,路灯

虽然密集,但与黑漆漆的天地相比

实在是太渺小了

 

不能将车窗摇开,风太大

风中混合的多重气息,难以

一一辨别。

车中再无一个人说话,困意来临

如果此刻月亮也来临

它就正好卡在

这江城深夜的零点。

 

刚才,在洲上一个朋友的家中

我看到了后院的树上

一颗颗混元的枇杷,在灯光的照耀下

就像是陶制的艺术品。

2017514深夜

 

 

 

《在芜湖》

 

 

缓缓驶离车站时,我看到

旁边的铁轨上

停着一列

每一节车厢都是红色的火车

 

而前天下午,车过长江大桥时

我看到宽阔的江面上

几艘货船恰好都是空的

太轻了,那一川汤汤的江水

无法被它们压住

 

空间如此浩大,让我任意来回

我在昨夜的街头

看到黄昏如此明亮

照耀街上每一个行人(汽车也染上

耀眼的色彩)

 

那时呵,那时我们正在痛饮

二十个人不拥挤

拥挤的只是幻觉中的江声,它为我们

伴奏,催促我火热的唇舌

更快一步地迈向浇灌中的快乐

 

我说的是灯光全亮了,当我们从酒桌旁撤出

拖在地上的影子,被来自不同方向的路灯

全都叠压在一块

“初夏中的星星全像浅浅的浮萍

在寻欢的天空上正璀璨地绽开

2017514深夜

 

 

 

《杀到广德》

 

 

我只要初夏的长江,和火车轮下

不断延续的

这东南一隅明媚的山河

 

我只要广德县,只要青山下

这一座竹影摇曳的小站

(谁在此刻的这儿,谁就熠熠地生辉)

 

我只要安安静静的站台,和空空寂寂的

几个人下车的

脚步声

 

我只要这反耀着夕光的绿皮的车厢

我拽呵拽呵,这铁轨就是我从远方拽过来的

越拽越长

源源不断而来

但再远的距离,也只是

到广德为终点

 

我只要广德的黑夜中与月亮一起浮现的美酒

只要第二日被晨光镀亮的

蛋炒饭

 

我只要这初夏的炫美和迷蒙

只要广德澎湃的李庭武

只要

飞扬的卢顺琼

2017515

 

分类:2014—— | 评论:0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