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站在世界屋脊上歌唱 名博

高山雪鹰,中国作家协会会员,1979年生于山西芮城,1997年进藏,著有《飞翔的梦》《用心触摸天堂》《触摸玛吉阿米的笑》,主编《相约西藏去放牧》《西藏情缘》《格桑花开——藏地诗人十人行》等。
博主:高山雪鹰

西藏记忆之38:第一次送行

 

西藏记忆之38:第一次送行

 

走出那个大院后,扎西回头再看了一眼这个他工作了26多年的地方,突然有一种依依不舍的感觉。他在这里参加工作,在这里恋爱、结婚,然后到现在已经步入中年。这次提拔到民政局当局长,是一次全新的开始,也是一次对自我的挑战。

扎西很喜欢民政局这个单位,因为能直接为群众办一些看得见摸得着的实事,对于从事了20多年文字材料工作的他来说,也是一种解脱和释放。但是民政局的干部队伍建设确实也让扎西头疼,连写个通知,他都要改好几遍,但是慢慢地他也习惯了,按照他以前的脾气,不批评人才怪,但是现在每次看到下边干部无辜而忙碌的样子,他虽然忍无可忍,但还是一笑了之。

民政救灾和退役军人安置职能划转出去之后,民政工作更单纯了。只要把扶贫济困的工作做好,就是民政工作的不忘初心,扎西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在退休前,利用有限的工作为民政事业作出积极的贡献。

已经晚上11点多了。扎西倒好洗脚水,习惯性地从上衣口袋里掏出笔记本,用笔简要记录了一天的工作,并把明天的工作理了一下。20多年前,他给领导当秘书时领导交给他的这个工作方法,他受用了一生。他的体会是,“好记性不如烂笔头”,这个办法虽然笨但是管用。

洗完脚,正准备睡觉,突然电话铃响了。离开那个大院后,除了祝福的电话,半夜几乎没有接过什么电话。这么晚,打电话,会是什么事呢?他一看是一个以前领导的电话,赶紧毕恭毕敬地接起。“领导好!”“好什么好?你在哪里?给你们殡仪馆打电话,说司机喝醉了,你赶紧想办法把车子开到人民医院,把老林拉过去!”领导说完就把电话挂了。老林,老林——扎西嘴里默念了几局。不可能啊,上个周末,大家还在一起喝茶。是不是领导搞错了,他边想边穿衣服,边往外走。

打了出租车,一听说要去殡仪馆,师傅们都不愿意去。没有办法,扎西又给自己的驾驶员打电话。坐在车上,老林的影子一直在他的脑海里浮现。

84年第一次见到老林的时候,那是他和领导一起去山南看雅江防护林建设的情况。老林正穿着一身挖莲藕的雨衣,站在齐腰的水里补栽北京杨树苗。为了能把树种活,从西北林业大学毕业后,他已经在那里摸索了五年。年复一年,那些树苗不但活了,而且郁郁葱葱,成为了雅江边的一道风景,特别是秋天,层林尽染,那种金灿灿的黄,耀眼而夺目。那是老林这一辈子最伟大的事业,也因此他有了“老林”的称号。至于老林叫什么名字,扎西也不知道,他知道老林其实姓张。

老林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没事的时候,就喜欢翻看他的专业书。有一本造林学的书,他已经翻得看不出书的模样了,去年专门让女儿从网上旧书店又买了一本八成新的。他说,书还是以前的好,知识点全面。自治区提出有条件的地方消除“无树户”后,他又在他自己的院子里开始折腾了,而且还联系了一个那曲海拔4600多米的乡镇,准备试种高原柳。

到了殡仪馆,司机的老婆一句接一句说对不起。扎西直接让自己的驾驶员开着殡仪馆的车子就出发了。

到了医院才知道,早上老林感觉不舒服,医院帮他做了检查,肌酶还算正常,本来安排他住院进一步检查,结果他以为是老毛病,吃了几粒丹参滴丸就回家休息了。下午还是难受,但是到医院的时候,心肌梗塞已经很严重了,手术虽然做了,血管也疏通了,但是因为心肌已经坏死,医生也无力回天。

医院太平间里,老林静静地躺着,就像他读书时一样,一声不吭。

在车上,看着老林,扎西忍不住喊了两声,也不知道老林能不能听见。

把老林拉到西郊殡仪馆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了。扎西安排人给老林穿衣服、化妆,忙完天已经亮了。

老林的妻子和女儿一直在哭。扎西想过去安慰,但觉得一切又是苍白的。

当扎西捧着老林的骨灰交给亲属的时候。他仿佛听见老林沙哑地说:“谢谢了,扎西!”他使劲地掐了一下自己,确定这是幻觉。

回到家,躺在床上,扎西怎么也睡不着。满脑子都是老林的影子。

已是惊蛰,雅江边的杨树和柳树该绿了,这一切老林知道吗?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