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站在世界屋脊上歌唱 名博

高山雪鹰,中国作家协会会员,1979年生于山西芮城,1997年进藏,著有《飞翔的梦》《用心触摸天堂》《触摸玛吉阿米的笑》,主编《相约西藏去放牧》《西藏情缘》《格桑花开——藏地诗人十人行》等。
博主:高山雪鹰

雅砻大地上的诗意和警魂

雅砻大地上的诗意和警魂

 

雅砻大地上的诗意和警魂

             ——序胡月花诗集《沉默的大地》

陈跃军

转眼,离开山南已经五年了。我回山南的次数并不是很多,但是无数次想起那些熟悉的人们和那片充满诗意的大地。还好,有格桑花开,我可以经常读到山南朋友们的作品,然后在他们的作品中一次次回家。胡月花就是其中最活跃的一位。今天,我再次跟随她优美的文字,走进藏源山南,回到这片充满梦想的土地。

我们在行署大院办公的时候,我的目光曾多次跟随她高挑飘逸的身影从院子里走过。但是我们并不认识,我不知道她在写诗,更不知道她是一名人民警察。格桑花开微信公众号开通后,经常收到她的来稿,当我看到她照片的时候,才把这个感情细腻的女诗人与那个曼妙的身影和那张被高原红涂抹的脸结合起来。这就是缘分,山南的缘,文学的缘,诗人的缘。

《拉姆拉错,情人的眼泪》《加查,在群山的怀抱里》《琼结,绣阁里的闺女》,胡月花的诗歌中,有雅砻的山山水水,有山南的春夏秋冬,有那片古老土地上的人们,有一个柔弱而又铿锵坚毅女子的爱恨情仇。在她的笔下,流淌的是诗意的山南,是古老的山南,是现代的山南,是烟火里的山南,也是明天和未来的山南。

“小草在荒原上诉说生命/屋宇在沟壑间填补空白/农田上飘散五谷的馨香/推窗便是鸟类的音乐会/第三极上的家园,谁可与之争锋”。月花的诗歌语言简明直快,像她故乡的花儿一样,朗朗上口、悠扬久远。她从来不会用晦涩的词故弄玄虚,也从来不会为追求语言的陌生化而无病呻吟。我喜欢她的这种直抒胸臆的抒情,因为它回归了诗歌和文学的质朴本质,这就像雅砻大地母亲一样,虽然沉默不言,但是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来养育了她的孩子们。

月花用心感悟着雅砻大地,热爱着她的第二故乡,讴歌和赞美着这片土地上的一切。在她的诗歌中,山南充满了一份别样的美丽,那是阳光照耀雅砻河谷后的灿烂与光芒,那是春风绿遍雅江两岸后的温暖与湿润,那是夜雨滋润万物后的清新与凉爽,那是清晨鸟鸣的快乐与自由,那是堆谐和卓舞的豪迈与勇猛,那是泽当姑娘莞尔一笑的温柔和羞涩。我一次次沉醉在她诗歌意象里,不能自拔。

作为一个女儿、妻子、母亲,作为一名长期在藏的工作者,她有爱、有眷恋、有思念,也有惆怅、愧疚、无奈。这是人生的真实,也是诗歌真实,也正是这份真实,增强了她诗歌的感染力,让人感同身受、浮想联翩,甚至泪水涟涟。

作为一名人民警察,月花热爱这份光荣而神圣的职业,并毫无怨言地投入到维稳执勤的各项工作中。风吹雨淋、加班加点、不分昼夜,长期高负荷的工作都没有能改变她的初心和使命。她嫉恶如仇,对暴力伤害儿童等违法犯罪笔伐口诛。这是警察的诗歌,也是诗歌中的蓝色警魂,爱民如子、捍卫公平正义,关键时刻奋不顾身、冲得上、打得赢,这是千千万万基层民警最真实的写照,我们没有理由不肃然起敬。

诚然,文学和诗歌是一个永无止境的事业。我们每一个人都在路上,都是学生。月花的诗歌也有含蓄隽永不足,诗意不浓,不够深入凝练的毛病,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对她诗歌的喜爱,因为正是这些不足,见证了她的成长和进步。

我又一次看见遥远的雅砻大地,那千千万万生长的梦想,在高原的风中飘摇,那是一碗碗青稞酒,沉醉了这个春天,沉醉了我们这些离家的孩子。

让诗歌见证盛世,让文学点亮生活,让生命擦亮希望的火光,让我们一起努力,与月花共勉。

是为序。

                 2019年3月23日于布达拉宫脚下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