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汉

浓淡墨色映竹影横斜……现在的问题仍然是那个时候的问题——如何从艺术的观点去看学术,如何从生命的观点去看艺术。